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怎么思维怎么活

作者: 熊玲 时间:2007-03-18浏览次数:7081

   

 
    
 
    如果你遇到“天为什么要打雷?地为何要颤抖?海为何要咆哮?婴儿为啥在夜里要哭啼?”之问题时,你会怎样回答呢?
 
    如果一个人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时,一般会说:“这要看自己怎么看问题,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回答。”没错,面临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我常爱用《秀才赶考》的故事,来说明有关思维与行为的话题。故事是这样:清朝某一小镇,有两位学识相当的秀才,他们结伴而行去赶考。途中,遇到迎面而来的抬着棺材的送葬队伍。顿时,秀才张的内心“咯噔”起来:不好!今天犯冲了?出门就碰到死人棺材,难道我今天考试死定了?秀才李的内心也“咯噔”起来:哈!出门就看见棺材,这意味着我要升官和发财,好兆头!考试时,秀才张的脑海不断闪现棺材、死人的画面,内心涌动着“糟糕,我咋一点自信都没了?若考不上多没脸面”的不祥之兆,他感到思路阻塞,笔尖沉甸甸的。秀才李,是情绪高涨、才思敏捷、笔下生花。结果是秀才张名落孙山,秀才李红榜有名。这个故事就是想说明,是人的思维在影响人的心态,是人的心态影响着人的行为及行为结果。
 
 
 

   
 
 
    生活中类似的故事还说明了,导致人痛苦的东西,并非是人的不自信和自卑,而是人们对事情的看法,人们的某些信仰、某种价值取向等因素,通过消极的心理暗示和投射所形成。
 
    许多人在面临解决问题或痛苦时,会陷入一种思维误区,其解决问题或痛苦办法也是不对路的。比如,秀才张那种人,对考试失败,他自己会觉得是当天的心情不好、考试时缺乏信心。他的亲朋好友或许会劝导:“没关系,不用悲伤,下次自信一点就是了。”或许会指责:“你本来能够考好的,就是到关键时你胆怯了、没自信了。”这无疑在把一个人的痛苦来源,归结为他的自卑和不自信。其帮助解决的目标要点,也会定位在如何加强人的自信心。我们的许多来访者求助心理咨询时,也不断在表达“我做什么事情都缺乏信心”,急切地想获得自信的妙方。
 
    要求自己自信,或者说要求自己解决不自信的问题,怎么解决?这又是一个语言暗示,起着负性的心理暗示:你的问题和痛苦,是因为你不自信(或自卑)所致,所以你必须克服自卑。你身边的人也不断告诫你,要自信一点、自信一点!然后,在你的脑海不断浮现“蔚蓝的天笼罩了阴霾,希望的彩虹在消失”的画面,心理上“这一切都是不自信惹的祸,我胆怯、我自卑”的概念进一步内化、强化。
 
 
 

  
 
 
   “解决自卑、不自信”的说法与做法,是把问题的因果颠覆而再生问题的一种混沌思维和行为。你会发现,陷入很糟糕的联想的人,他们是不断在解决问题,却不断在痛苦,戴着不自信的帽子,却坚强地活着的人。尽管活得很累。
 
    这些人中,大致有这样几类:
 
 
 

   
 
 
 
    1、焦虑和强迫性思维的人。如果按过去、现在、将来的生命时序来看,焦虑和强迫症性的人的现在,是生活在将来中的,属于那种“100岁还没活到,却在为1000年后发愁”的人。他们焦虑着无穷尽的事情,感到有操不完的心。他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烦恼,写着忧伤。他们的行为动作,总显得那么仓促紧迫、躁动不安。日子久了,焦虑的人失眠了,然后他会说,因为失眠,我才那么焦虑!日子久了,强迫性的人陷入纠缠不清的思考问题的怪圈,然后他会说,因为强迫性思维,我才如此痛苦!
 
    他们究竟焦虑什么呢?为何那么焦虑?这两种类型人,表面上他们焦虑着生活琐碎的事,所谓鸡毛蒜皮的事。但在不值得操心的事物背后,有着他们各自的未了事情或情结。
 
    这些未了事情,大多发生在人的儿童时期,是那时的重要愿望受挫或愿望压抑所致。比如,一个6岁的孩子受了同伴的欺负,浑身又脏又有伤,哭啼着回来,家长见状,气急败坏地数落:看你窝囊、没出息的鬼样子。此时,孩子的内心愿望本是想获得父母的安慰,但孩子实际受到的是鄙视、活该的自尊受挫。如果孩子在外面闯了祸,家长不分青红皂白,首先痛打孩子一顿,痛斥孩子的不是。此时,孩子的内心愿望本是想获得父母的理解,或评评理再说,但孩子实际得到的是惩罚、被辱的委屈。这种教养模式下,孩子经常体验着情绪挫折和怨恨,心理创伤没能得到修复。那么,一种不服气的情绪(或一种没解决的遗憾)潜抑在内心深处。换句话说,那种强烈的想被人理解的情绪需要,会成为一种情结潜抑下来。长大以后,这种人在人际环境中,对别人的看法、对自己的言行是否被人误解,存在高度敏感。敏感多疑,是焦虑和强迫性人的个性基础,其极端的发展,就是所谓的焦虑性神经症或强迫性神经症。渴望公平、合理,渴望被理解,会成为他们精神内容中一生的追求。
 
 
 

 

   
 
 
    我们常见的焦虑和强迫症性的人,他们并不明白自己究竟在焦虑什么,又为何焦虑。实际上,他们的焦虑性面容和总操不完心的感觉,是他们的一种人格特征反应。由于早期的情绪受压,或愿望受挫,使他们自然形成了保护内心不再受挫的精神驱力和行为取向。这种驱力和取向,生动地体现在他们的思维模式和处事风格上。
 
    比如,他们在面对两难、困难、风险等问题时,一般会绞尽脑汁、谨慎地分析。思考问题以“不要出错、不要有误、不要紧张”为前提,一切行动为防止失败而努力。他们最显著的特点,是把困难看得太清楚、分析得太透、考虑得太详尽,然后是举步维艰、作决定太难。其行为方式是防守性的,取向是朝向无法实现的未来的。他们的内心现实是:为未来事情忧心忡忡。因此,他们的现实生活始终是忙碌的、徒劳的、疲惫的、容易失眠的。
 
    焦虑性个性的人,是忧生活之忧而忧的人,是活着“好烦”的人。
 
    强迫性个性的人,是思考着不该思考的思考型的人,是活着“好累”但很有毅力的人。
 
    2、内心抑郁和恐惧的人。仍按过去、现在、未来的生命时序看,抑郁和恐惧的人的现在,是生活在过去中的。他们的生活中没有未来,或者希望没有未来,因为他们恐惧未来。
 
    人的内心为何有抑郁和恐惧?是一个很深沉的心理学问题。抑郁症和恐惧症患者,其根源性原因,还是与人的早期心理创伤或缺乏内心安全的个性基础有关。在此,我主要想描述生活中容易抑郁和恐惧的人,是怎样在思维又会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
 
 
 

   
 
 
 
    有一个心理故事,《你到底有多高》道出了道理。故事说:早晨,一只山羊在栅栏外面徘徊,想吃栅栏内的白菜,可是进不去。它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因为太阳是斜照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我如此高大,一定能吃到树上的果子。”于是它奔向很远的一片果园。还没到达果园,已是正午,太阳照在头上。这时,山羊影子变成了很小的一团。“唉,我这么矮小,还是回去吃白菜吧,凭我这身材,钻进栅栏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它往回奔跑。跑的栅栏外时,太阳已经偏西,它的影子重新变得很长很长。“我干吗回来呢?”山羊很惊讶,“凭我这么高大的个子,肯定能吃到树上的果子!”山羊又返了回去,就这样直到黑夜来临,山羊仍旧饿着肚子。
 
    抑郁和恐惧症的人,就是这样一种典型的活在自己的影子里的人。他们的内心结构,是被影子(人格阴影部分)扭曲了,思维完全被影子引领着。形象地说,故事里斜阳下的“长影”,是抑郁恐惧症患者的理想自我,它高大、无所不能;正午下的“缩影”,是他们自卑自贬的现实自我,它渺小、无助无能;他们找不到真实的自我,也不了解实际的我。
 
 
 

 
   
 
    这两种类型的人,由于内心的极度不安全,他们特别害怕自己的重要关系和生活意义的丧失。因此,对被冷落、被拒绝存在高度警觉和敏感,极易受负面的心理暗示,在负面暗示下哀怨自己的种种不幸,然后因自恨而愤怒,且又极易压抑愤怒。这就使得他们常表现得情绪不稳、喜怒无常。
 
    他们是用过去的经验来看现在的世界。而他们的过去,意味着伤痛泪痕的记忆,意味着所有未了情结的存在。这就注定了他们的内心现实充满了悲情色彩,他们的所思所想,必然要围绕心理现实服务,注意力会研究防御性策略,行为目的以避免遭逢侵犯和伤害为己任。因此他们的思维里,多半装的是小心、怀疑、倒霉、命运、可怕、万一、咋办等消极的词语,脑海常常浮现的是与这些词语相关的图像。也因此,他们的情感指向似乎永远沉迷在自怨自怜的自恋状态,容易看到生活的阴暗层面,容易感觉到生活中那些冰冷、凄凉的东西。难怪在艺术领域,某些颇具抑郁气质的人,会创作出颇具文学价值的人间悲情故事。
 
    内心抑郁和恐惧的人,他们的思考方式是怀旧的退行性思维。他们记忆着不该记忆的记忆,联想着幻想世界的联想,悲哀着过去阴影的悲哀。他们的行为方式跟强迫焦虑症一样,是防守、回避性的,只是取向是朝向原地和过去的。他们的现实生活弥漫着“桃花落泪,流水无情”的哀怨情愁。活着,有点无奈的感觉。
 

 
 
    3、偏执型的人。生活中有许多属于偏执型人格的人,这是一类气宇轩昂、为捍卫自己的真理而上下求索、永不反悔的执着人。他们喜欢论是非,喜欢较真,喜欢抱不平,喜欢嫉妒人,但更喜欢对异己意见、异己分子耿耿于怀。尽管这些都是无意识的 。
 
    偶尔你会看到这样的偏执型人:他们受了一点冤屈,竟会用十天的时间讨要说法,来洗雪自己的不白之冤。有的会为两毛钱的错误,不惜花上两千元的代价去打赢“犯错”的官司。他会说他看重的不是利益不是金钱本身,看重的只是人的那口气。那口气是指正义、正气的东西。
 
    偏执型的人是一根筋的人。那根筋里面,只有对与错,只有自己的幻想与正确。他怀疑别人看法的正确,不相信别人也会有自己那么正确。他看待现实世界,是富于幻想和主观投射的。他的思维模式是两极分化、线性、而又非常有逻辑的因果思维。他的行为,主要受那根筋的支配和指挥。因此他很单纯,也很固执。
 
    偏执型的人,又是容易激动容易躁狂的人,是在某些方面很有天赋、可以成为卓越的人。我们看到许多成功人士,多少都有些偏执狂的气质——我虽不完美,但我很超越。
 
    我们也常会看到,偏执型人的种种苦恼所在:他们会因为别人的“错误”而大惑不解;会因别人的不理解而焦虑不安;会猜疑到别人有不良动机而怀恨在心;会因被驳斥而恼羞成怒;会因被拒绝而感到受排挤和孤立;会因为这个世界的正义太少而感觉悲哀、感到愤怒……
 
    大千世界有太多的正确、太多的矛盾,生活的本质是多样、是变化。所以偏执型的人,在他们一根筋思维的统治下,注定会痛苦地顽强地生活着,为着他的正义和正确的世界观而生生不息、战斗不止。哪怕是孤军奋战,或成为孤家寡人,他也会痛并快乐着。只要不偏执到疯狂的程度。
 
    下面我们再来看快乐者的思维与活法。快乐,是一种心理感觉,是那种舒服、美的感觉。它是人一生的追求。人是否快乐,凭他的内心感觉,别人也可以从他的脸上和躯体行为中得知他是否快乐。
 
 

   
 
 
    快乐的人,是懂得生活的人,是既现实又不乏幻想的人,是个性较健全、且有智慧的人。
 
    仍按过去、现在、未来的生命时序看,唯有快乐者是生活在现在的人。他的过去,永远是人生的财富,他回忆过去,可以找到于现在有用的经验,可以挖掘到现在仍可利用的资源。他的未来,也永远是他人生的方向,他幻想未来,是为了给现在注入更多的希望与动力。回忆、联想、思考、幻想都是一种思维活动,唯有快乐者是很会思维的人。会思维的人,生活格调就是不同。
 
    面临同一个处境或场景,抑郁焦虑的人,会敏感到它实际不存在的危险,会联想到相关的意象,准备着相关的应对办法;快乐的人,会用心感觉到它所蕴含的意义,唤起新异的联想,准备采取有意义的措施。就如同“两秀才赶考”所反映的那样。
 
    同处在骄阳下,快乐者会接受光照可帮助人体钙吸收的功能;抑郁焦虑的人,会警惕阳光里的紫外线会杀伤人的皮肤,而采取防御措施。同遇到细雨绵绵天,抑郁的人会联想到霉雨、眼泪、霉运到,心沉甸甸的;快乐的人会联想到,那是云儿化作的珍珠彩带,在向人们诉说天也有烦恼,便以平常心来接受它们的飘飘洒洒。
 
    面临同一场竞赛,抑郁焦虑的人总是在告诫自己:我不要出丑、不要出错;快乐的人所想的是:我要赛出水平、考出好成绩。
 
    面临选择婚姻对象,抑郁焦虑的人会反复思考:他(她)适不适合我?有没有陷阱?他(她)会不会变心?迟迟无法做选择;快乐的人会考虑到:珍爱双方的优点和优势,接纳双方存在的差异。
 
    面对恋爱对象,抑郁焦虑的人会说:因为我需要你,所以我爱你;快乐的人会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需要你。
 
    生病了要吃药,抑郁焦虑的人会反复掂量药物的副作用,担心不良后果,拿着药丸举棋不定;快乐的人会选择药物的七分治疗作用,同时也接受它的三分副作用。
 
    这就是快乐者与烦恼者的区别。他们的思维与行为的不同,若举例下去,犹如“话说长江无尽头”。
 
 
 

   
 
 
    真正快乐的人,是心灵自由的人。纵是现实生活有太多的陋习、束缚和无奈,快乐者他能知进退,能决定自己选择拥有,还是选择放弃。他知道自己的长处,也明白自己的局限,清楚自己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有能力在不同的情势下,根据需要而修正自己的决定、观念或信仰。他的行为方式始终是主动的、建设性的。他是心中有未来,但却能脚踏实地生活在当下的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2007.3.16

 

 熊玲相关文章:

 

心理医生谈日常生活中负性情绪的处理

自由选择的痛苦与神经症人格冲突

她为什么一见陌生男性就脸红

人际嫉妒与早期亲子依恋缺损

感悟四季与心理障

怎么思维怎么活

真实与谎言的对话

谁让你不快乐

病着的健康人

害怕说“不”的心结

希望的陷阱

借着控制,你觉察了什么

感言如果

理解与不解

小是大,薄是厚

心愿会伤人吗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1

      论认同与接纳情结(2) 

      谁使你变态,谁又能救你

      为什么老是脸红

      可以除掉自卑吗

      她为什么会晕血?

      怎样面对别人的非议

      脆弱的本质

      犯案幻想的心理分析

更多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