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心理治疗动态

熊玲:需要,欲求与亲密关系

作者:熊玲 时间:2011-05-22浏览次数:1413

               ——感受舞动里的精神分析(3)

           

    精神分析强调为了有效利用(语言)这个工具,分析师就必须让语言来说主体,而不是主体去说语言,也即是分析师从主体不断冒出的语言,来读懂说清主体。同理,精神分析式的舞动工作坊,分析师是让舞蹈来说主体,而不是主体去说舞蹈。其实作为多数的心理学学员,既是被分析的主体,也是带着分析师身份在“仿同与学习”真正的分析师苏晓波。故此,学员是被置入在微妙而复杂的关系中,到底能体验到什么、学到什么、悟到什么,惟有学员自己心里才清楚。

    如果说,一切都得回到需要和对需要的看法上,那么任何需和欲求要都是一份动力,它推动人去建立与外部世界的关系。我们参加《双人舞》亲密关系工作坊的学员,之所以参加,是否首先或唯一是因为(了解如何建立或修复)亲密关系的需要呢?这点于第一天第一个环节的“自我介绍”暴露出是淡然。但几天的舞蹈舞动体验,还是明显感到大家,有不同程度的对亲密关系需要的新领悟。

    例举1,父亲舞动的隐喻。一位有两个儿子的父亲,因为被他关禁闭的大儿子(15岁)弄得焦头烂额,欲觅良方而参加工作坊。他请求讲述他儿子的成长经历,被苏晓波切断,但准许他以舞蹈表达。他多次欲求“儿子问题在哪里,我该如何办”之答案,苏晓波给以模糊回应的同时,提示学员领悟舞动的隐喻,在于透过行为的觉察,感受到他者或自我的潜在需要。我们以观察者的身份看这位父亲,感觉他俨然像一匹活力四射放荡不羁的牛犊,其体能之震慑叫人惊诧叹服。而他的舞动传达出,被他关禁闭的儿子的样子——激情、冲动、沉迷网游、任性、抗争,似有一种能量无用武之地的抓狂。当然亦推演出他们父子关系——控制与反控制的互动模式。

    从关系精神分析的角度看,他们像是“被控制被激怒的小孩—控制性的父母”关系配对。尽管当事者说他跟儿子是朋友式的关系,也尽管他否认有控制与被控制。但他的舞动说了是那样一种“控制与被控制”关系配对,这隐喻着强大的父亲,欲望以自己的力量“成就”孩子成为他所期望的人。这位父亲也毫无例外的期望孩子:惟有成绩好将来才有出息。可当自我的期望在对方身上看不见时,父亲的控制欲会一再被唤起,以他强者身份要挽救(而不是成就)孩子,因目前孩子已到了不学无术、失去自制力、把精力投注到了背离“父亲愿望”的悬崖边上。

    往往,家有破坏性的小孩,少不了有一个惩罚性或施虐性的父母,家有易激怒冲动性的小孩,少不了有一个操控性的父母。这样的亲子关系,象征着争夺权力的共谋关系,它首先意味着父亲的精神需要,是以扼杀或忽视孩子的需要而满足自我潜在的需要,包括未实现的成就需要。当然,这一切是无意识的。

    这位血气方刚,犹如青春期(孩子般)的父亲,一直不放弃追寻挽救儿子的招,苏晓波亦不放弃对他“回归自我”的路。我体味着,苏的那样一种不明示或模糊的回应始终在说:你的孩子很了不起,你应向你的孩子学习;信任和放手孩子,认识和用好自己的潜能,等于解放了孩子的潜能。

    由此带给我对亲子关系的深入思考:

    精神分析的魅力在于,把人诱向对你无意识深处的人性悖论的认识。

    若简单解读我们的为人父母,在“可怜天下父母心”伟大的付出与牺牲背后,其实隐藏有很深的微妙的施虐与受虐欲望。一个家庭,若父母一方太强势就是控制是施虐,无形中会剥夺对方的权威、地位,而处幼小的孩子会倾向认同(或拯救)处弱势位置的父母,那是一种潜意识的替代受虐。许多孩子是在父母的需要、欲求培育下,无意识地成为了自己父母的内外模样。

    只有当做父母的能够做自由的自己,则可影响小孩成长为他自己。换句话,只有当父母学会给孩子成长的自由与空间,才不会为了孩子而活得可怜。

    许多的关系中,我们看起来有一方很有毛病(如软弱拖沓),其实是有另一方隐性的病毒(如太强势)感染。如孩子的游戏成瘾,可以说是缺失父母爱的毛病,具体说是孩子的被关爱被认同被欣赏的需要总遭受挫的结果。矫正孩子的毛病,不如矫治父母“致病”的教子态度:别向孩子强加成人意志,懂得“学习孩子的对事物的依恋、好奇和专注”,而能给你孩子情感的依恋、关爱,那么孩子的游戏依赖“病”会逐渐好起来。

    孩子身上的激情、攻击性、创造性等很天赋很人性的东西,在许多成人身上已不复存在,甚至幼小时就给抹杀了。因此说“你的孩子很不错,向你的孩子学习”本是一种人生态度,是为人父母的智慧,更是一种构建亲密关系的要素:尊重与接纳。

    如果说关系是一切,那么亲子关系则是一切关系的基础,它是亲密和谐还是冲突紊乱,决定了今后的人际关系尤其两性关系的模式。成人的两性关系与亲子关系一样,可用四种模型概括:亲密型,控制或依赖型,回避或排斥型,敌对共生型。亲密关系,应指那些和谐、健康、幸福等称谓的关系类型。

    构建亲密的亲子关系和建设亲密的两性关系,其魅力和所需的能力一样:信任和给予。但,欲求对方给自己信任,首先能给予和满足对方的信任感需要。

    也因此说明,面对亲子关系中的需要或欲求,是对需求者有需要的,需要你反思——有没有实现你们亲密的亲子关系,所需的魅力和能力?

 

    例举2,双人舞及其隐喻。《双人舞》亲密关系工作坊体现的舞动,自然更多是不同性质不同形式的双人舞,如:真实的夫妻舞动,象征的夫妻舞,被安排或自由组合的双人舞,带领与跟随的双人舞。透过各类双人舞的舞动呈现,和探索过程,我们感受到的是同一个反应过程:怎样从先前的紧张、羞怯到轻松、大方;从拘谨、回避到洒脱、主动;从很不自在、不协调到很自由、从容自在。。。。。每对双人舞的舞者,既是他者的舞伴也是自己的舞伴;舞动下既有身体探索,也有心灵的探索;舞者依靠动作的回应与交流,停留与继续,一起与分开,抚摸,捶击,翻滚,爬行,流动,联接。。。。进入他人领域,目的是感受自己与人的配合,协调,亲疏,信任,接纳,包容性。。。。舞动把你带入建立关系的内心体验。。。。

 

    由此,双人舞带给我对亲密关系的深入思考:

    •双人舞她隐喻地在表达,人类对关系对自我的探索需要,既是在当下也是在整个生命历程中的存在。

    有人说人一生只有两个主题:亲密关系;钱。但是,许多成功人士能体验到工作的乐趣和价值感,却无法在家庭及亲密关系中体验到价值和幸福感。
    •人都是带着自己的需要进入关系,也是受自己的欲望驱使,期盼对方能满足自己的种种愿望。正是愿望、需求这些粘合剂,才把人互联为双双对对。

    配对而言,有些夫妻是用脑子在一起,那是他们只看重自我需求,成天计算“需要、需求”的利益得失,这样的关系是棋逢对手的配对,比较精明,也比较累心。这样的个体,其肢体或舞动特征,多显得木讷、僵硬;

    有些夫妻用身体在一起,那是他们轻看欲望,相互很依靠,很平凡。有些夫妻用心灵在一起,那是他们懂得彼此的需要,很亲密也很独立。这样的个体,其肢体或舞动特征,多显得自如流畅;

    有些夫妻用埋怨在一起,他们无视对方的需要,彼此感觉很麻烦和辛苦。有些夫妻用仇恨在一起,那是他们相互伤害了对方的需要,为了雪恨而紧密地战斗在一起,关系的发展趋势,多半是不停的冲突—冷战—冲突。这样的个体,其肢体语言更多是主动或被动性攻击,或是一身的疾病。

    也就是说,人们对愿望和需求的态度,决定了不同类型的关系配对。

    •心理学、佛学告诉我们,关系是人的命脉,建构关系的能力决定了你生活的质量。马丁.布伯则说,关系有两种,一种是我与你,一种是我与它。当我将你视为满足我的需要的工具与对象时,这一关系就是我与它。当我没有任何期待与目标,带着我的全部存在与你的全部存在相遇时,这一关系就是我与你。

即,那些用脑子在一起的夫妻或朋友关系,就是我与它的关系。那些用身心在一起的夫妻或朋友关系,就是我与你的关系。

    •双人舞隐喻的亲密关系,正是我与你的关系,总是起冲突或不协调的关系正是我与它的关系。可是生活中,似乎罕见我与你的关系,而随处可见我与它的关系,缘由何在,发人深思。

    很表层地看,当我们尚未发展一种全然接纳的能力,便无法建设出亲密关系。

    深层次看,人性的局限或人有无法超越的缺陷(如孤独、无助),决定了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是贪恋索取的,自然不自觉地发展出我与你,甚至是爱恨纠结的紧密关系,而非亲密关系啊。

    在双人舞中,我体会到一种跟随的力量感,若你能把对方视为你全心接纳的人,你就没有对对方的期许,而很快能感觉到一种宁静和彼此舞步的协调。(注:我是很挑剔舞伴,这意味着我双人舞时,对对象的动作是有期盼或要求的。换喻地讲,我也是以满足自我需要为前提的“我与它”的关系,还未达到我与你的关系境界),我轻易地发现,当我以全然接纳的姿态,即便我相遇的对方是一位舞动拘谨、僵硬的伙伴,我亦能先放下自我需求,用心去跟随对方,偶尔也会带领对方,然后,对方竟然是很快地也变得轻松、自如起来。。。。我相信对方也感受到了一种亲密的,全然链接的感觉。
    象征的说,双人舞是一种境界。她象征着,是人类向往的“天地合一”,一种阴阳、刚柔之力量融合的境界。相对主体,双人舞象征着自我内心的从容与自在,象征人格力量的整合;相对主体与客体,双人舞象征着我与你的关系,象征亲密无间的和美。

    我继续感想着,关系中那份亲密的亲,是感觉你有温暖,是可以令人放松而想接触靠近你的一种吸力;密,是感觉你有能量,有我可放下戒心,愿向你敞开心扉的一种信任和包容力量。而所有的亲密关系核心,都在于全然接受的“共情”基础,这意味着首先有一方是用全然接受的姿态进入,不是部分。而心理分析的咨访关系,犹如双人舞时的配合,也只有跟随和带领两种。正如亚龙曾说过:我不跟你的问题再一起,我要跟你这个人在一起。这足以道出实现“我与你”的关系需要,是对需要者有要求的:能信任和全然接受。而全然接受主要是能跟随,但也需要扩展到带领,才可能使被分析者(或舞伴或其他对象)既有自主感也有依靠感。若不愿或不会跟随,你就想带领、指挥、教育,关系则会变得我与它的关系,或是发展到“操控与被控”的关系,迟早被控制方会想尽办法逃离关系。

    感想之后冒出一份感慨,要构建“我与你”的亲密关系是既简单也高难,简单在你只需给予伴侣一定的信任和自由。高难在,做到这一点给予其实很不简单,因为你得具备“带着我的全部存在与你的全部存在相遇”的能力,这得放下你对自己,尤其对他人的许多期望、欲求。而这不易啊,得经过长期修炼而才成呵……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    熊玲   2011.5.22.

   熊玲相关文章:

    从“艳照门” 事件看真实需要的社会心理意义

    梦说“中药与精神分析”

    你有多少无意识 (上)

    你有多少无意识(下)

    分享快乐体验

    浅谈心理咨询师的个人成长与个案水平的阶段特点

    欲望着舞动的欲望

    你移情了谁,投射了啥

    需要,欲求与亲密关系

    黑暗中那束幽光

    关于不确定

    关于似是而非

    为代谢欲望说点什么

    心理学中的象征与象征作用(课件)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