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谁杀了自信

作者:熊玲 时间:2012-02-18浏览次数:667

   

 

 

 

    自信,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对它的定义似乎简单又不简单。就跟“幸福”一样,简单到每个人都能说什么叫幸福,最近成都电视1台连续播报对全省人民的“幸福大调查”结果,证明了这点。但人们对幸福五花八门的说法本身,说明幸福是没法定义的东西。换句话,幸福非简单,它有无限多的定义,且在每个人那里的地位和感觉不一。

    所以也可说,自信是幸福,我自信故我幸福。

 

 

 

   

 

    不幸的,我们总听到的说辞是:我很不自信,我感觉不到幸福。这并不夸张,在心理咨询的执业中,你几乎每天都听到这样的表达。“不自信”凸现在各个方面,但常见有以下:

    情感不自信。例子,女孩林某的哀叹:我29岁了,至今感情没着落。不是我不敢交往,而是谈了4次朋友最终都被对方甩掉。从大学起,我就渴望拥有恋爱和婚姻,可现在的我,对感情一点自信都没有,甚至感觉有恋爱恐惧。。。。  

    人际不自信。例子,34岁的吴先生说:我虽已成家立业,但心里始终有结:害怕人际交往。工作以来,发现自己从不敢拒绝别人,老是憋屈自己讨好别人,开会时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与朋友一起害怕暴露自己的缺点。为此我失去了几次晋升的机会,也换了好几家公司。现在,凭我自己的技术和表现,好不容易晋升为部门主任,可我的担心更重了,怕自己做不好,怕我的心结影响今后的前程。。。。

    事业(或学业)不自信。例子,很有人缘,看起来活泼开朗的小允,表达了令人诧异的心声:别人看起我很自信也快乐,那只是表象,是假象。但我心里清楚我并不快乐。学生时代,无论我怎么努力成绩都上不去,在家在校总感觉抬不起头。现在我依然自信不足,害怕的东西很多,怕别人超过自己,害怕工作做得不好,害怕没有业绩。。。。我一直生活在自卑中。

 

 

   

 

 

    以上例子,呈现了“不自信”的表现以及表象之因。透过人们对情感、人际和工作领域所体验的不自信感,可以看出不自信的表现虽有别,但本质一样:都与外部关系有关,都是内部恐惧的反应。

    如果说,自信是一种对事的胜任感、对人的信任感。那么关于自信的得与失,(从上面例子)若深入追问,人的自信从何而来,那些不自信又跟什么有关呢?

 

    自信的不幸

 

    林女孩的情感创伤。她出生在书香家世,从小乖巧成绩又好。在她6岁那年,父母因为父亲的外遇而离异,她跟随性情暴躁强势的母亲长大。母亲称她为了女儿给予了高昂的付出:一辈子不再婚,吃穿、课外培训、学校选择必须是最好的,同时也给了女儿高昂的要求:绝不跟“坏爸爸”来往;必须学习第一;大学毕业前不许谈朋友。概要说,小林是一个是典型的敏感、多疑、依赖型控制人的女孩。

    其实,单亲必不可怕,怕的是那单亲家长的可怕教养。在小林的原生家庭和她成长的路上,充满了缺失和禁忌。小林的性格特点,以及今天的恋爱恐惧,无疑是跟她身后两条脆弱的感情关系直接有关:断裂的父女关系,粘连控制型的母女纠缠关系。而后者更具剥夺“自主自信”的杀伤力。

    如果自信是跟快乐在一起,那么小林的幼年因乖巧和成绩好,她是快乐、有自信的。如果说维持自信与快乐的动力,来自获得情感信任和爱的能力感,那么小林内心世界的能力感,伴随她成长中——父爱的缺席、温柔感受的匮乏、母亲对她高昂的要求、恋爱受挫、被抛弃感的侵入。。。而被慢性吞噬着。

 

 

   

 

 

    这里说的林女孩的情感创伤,并非她早年有过什么情感苦难,或情感的重大打击,而是指最需要情感注入,并需要认同父亲(或感受父性力量)的童年,她却不仅经历了与父亲的分离,还附加了一个“坏父亲”的心里意象。分离的被弃感、对情感连结的禁锢才是她曾经的情感创伤。她长大后的四次恋爱失败,表面看每次都被对方甩掉,仿佛她重复经历了情感创伤,但实际上是她“曾经被弃的情感创伤”的重复感觉,更是她的“敏感、依赖、控制性”性格所致。

    因此,小林说她对谈恋爱没有一点自信,不如说她对异性没有一点信任,也没有好感。但她并没意识到,这因为在她无意识深处有着被弃的孤独与自卑,也潜藏有对(坏)男人的敌意。

    吴先生的人际不自信,其心底是胁迫恐惧。自信跟努力在一起,从吴先生的表达看出,他并非没自信,相反他是靠坚实的自信与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家庭和事业。但他确实感觉在人前的不自信,并称谓是自己的心结。

    那么,他何以害怕与人交往,又何以将它等同不自信呢?从他对过去的经验描述,可以找到答案。“我有堂兄妹有4个,除了我内向不善言表,其他几个是古灵精怪,更糟的是我成绩不如他们。在我的记忆里,自小学开始就有两大惧怕伴随,一怕父亲的板子和痛斥;二怕过年跟家人的聚会,那是我‘老鼠见众猫’被批斗之日。至今我这脑海里总是回荡着父亲在兄妹面前说“就你,没出息没自信的家伙,真给我丢脸”。那样的训斥,诅咒一样令我背负着罪恶感。。。越感觉不如人,越不敢与人来往。但我暗地发誓必须活出个模样,不然我无脸见人。。。不幸的,我终究还是没自信见人。。。

    答案也可以这样表述:吴先生本来生长在一个自信满满的家族,可不幸遇到了自信摧残性的胁迫:首先是来自父亲善意动机下,源源不断的“没出息没自信”的威吓;其次是在他人聪慧强大的对比下,映照出“不如人”的弱小。威吓与弱小感,成为他恐惧被人看见的深刻记忆,同时也成为了他要活出摸样的强大动力。从深层动机出发,在吴先生的潜意识埋藏了一个给父亲丢脸的“有错之人”,所以在他的人际世界里有个雷区:生怕说错话做错事;他的内心也内化了一个给父亲长脸的“理想自我”,那就是在别人面前显得威风荣耀之人。只是他在时刻提醒自己要自信,自信的同时,又生怕自己不自信,也唯恐自己被人否定。。。他是在无意识的胁迫恐惧驱动下,又无意识地强迫自己成为压倒别人的人。(案例3小允的“工作不自信”的心理机制,跟吴先生一样)

    自信是一种心理上的能力感,或称心理能量。在成人,它首先来自自我的成就,再是被他人被社会的承认;在小孩,它首先来自他人的认同和重视,再是自己对自我能力的欣赏。可在许多人际不自信,或叫人际恐惧的案例中,我们无一例外的发现,在他们心路历程的过去,都有着自信的不幸际遇。用精神分析的话语说,人际自卑是有很深的对人的恐惧,这源于幼年的自恋(或自尊)创伤。

 

 

 

   

    自信与有幸

 

    人的自信本应是天生的,犹如同情和善良,这是人生来具有之。但我们看到的,自信原来有着隐蔽的杀手,它们潜藏在个体内心的旮旯角落。人之所以想活下去,是因为有愿望、有追求,之所以能活下去,是因为有实现愿望的自信。然而,人对愿望很迷惘,因为追求它很艰苦,人的自信也很不幸,因为有那些隐形杀手,自信稍不留神就给夺走了。不过,理解可以使我们变得清醒和强大:

    ——理解自己的过去。人现在的生活,是由你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期待所构成。你活得怎样,取决于你对过去记忆的看法,和对未来期望的态度。自信也好,自卑也罢,这都是人常态的情绪感受。无论你在哪方面有深刻的自卑,它都可能跟我们过去的经历有关,我们需要看清它的来历和面目;更需要理解,伤害我自信的“他者”内心也深埋有自卑,他不懂怎样给予人信任。所以不是“他者”在伤我信心,而是外部世界弥漫的虚荣、竞争、嫉妒、面子在迫害我的自信。然后,需要学习放下,包括放下对造成不自信原因的了解。

    如果你能这样理解自己,那么重拾你的自信是有希望的。

    ——理解现在的不自信跟自己有关。尽管我们分析种种不自信,是跟过去关系人的无意识伤害有关,但必须理解,也是跟自己性格缺陷有关的。虽说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过去,但我们的现在,有无数选择可以自主,比如选择理解还是否定自己的性别,选择谅解还是仇恨父母的养育方式,选择承受还是逃避痛苦,选择坚守还是改变观念,选择固恋还是分离过去。。。。

    看待人生,如果你能这样回归自我,那么你的自信没被曲解。

    ——理解为自信争取权力。自信是自我内部的事情,它的存在,需要自己为自己履行责权:自信是一种成就的副产品,其获得,你得先对某成就有目标,有付出。比如与人交往的成就感,你得先确立目标是被人接纳,是流畅的表达,还是其他?为达到目标,你先要做到认同与接纳自己,而不自责自怨。。。。无论你想拥有哪方面的自信,记住,它都是人在运用能力过程中的情绪体验。可以说,自身能力是要点。也无论哪方面的能力,其能力是主导自己的之高权力。

    若你能这样理解自信与能力的关系,那么你将从在意他人看法的催眠中醒来。

    人,也只有在这样的清醒中,才可能防范自信的杀手锏肆意伤害自信。或说才有力量获取——自信与幸福。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2012.2.18

 

    熊玲相关文章:

 

    感觉这东西

    感觉的诱惑 

    浅谈心理咨询师的个人成长与个案水平的阶段特点

    论痛苦与改变

    内疚,美丽的恶魔

    面对他,我很纠结

    我被处女情结纠结

    何为双面人,怎样应对?

    有一种感觉叫不服输

    梦给你答案

    他人眼里我是谁

    我暴食暴饮该咋办

    关于丧失的解读

    我该如何振作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