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神经症的童年

作者:熊玲 时间:2009-07-15浏览次数:4922

 

 

 
 
 
 

 
     1 神经症的产生
     2 神经症心理结构的内容与性质
     3 案例学习(现场活动)
 
 
 

    1神经症的产生

 
    神经症的本质是焦虑与冲突体验。
 
    神经症的产生分诱发性和根源性原因。其根源性原因及表现形式有:
 
    a 生理性。包括个性与疾病的遗传因素,个体生理疾病或器官残疾所致的心理障碍。以身体不适,躯体症状为主要表现。
 
    b 创伤经验。个体在往昔经历过重大的创伤事件(如自然灾害,亲人丧失,精神迫害等)。此事件和当时对此事件欠妥的处理,对当事人烙有深刻的创伤痕迹,埋有未了情愿。
 
    c 社会心理性。恶劣的社会环境,如战争、专制、欺诈、贫穷、政治压力等;恶劣的工作环境,过强的竞争等,对一个人所构成的心智摧残。
 
    e 负性情结与人格。主要指负性的俄狄浦斯情结,依赖(情结)人格,自恋(情结)人格,施虐受虐情结,偏执人格,反社会人格,分裂样人格等。
 
    负性情结与人格,又产生于一个人早期的负性关系环境。人就像一棵树,树苗是否长成大树,取决与它脚下的土壤是否肥沃,以及园丁对它养护的好坏。人早期的生长背景犹如土壤,与抚养人的关系犹如树苗与园丁的关系。
 
 
 

   
 
 
 

    一个神经症的形成,主要是因他早期所处的土壤有问题。我们用“劣质土壤”象征早期的负性关系环境(主要指亲子关系,是一种缺乏情感关注或安全感的关系):


        

 
  
    用通俗的话来理解经症的产生(或“我是谁”之问):你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谁在一起。古有“孟母三千”可说明人要成为什么,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很重要。乳狼若靠喝羊奶并在羊群里长大,会“爱上羊”成为温柔善良的情种,雏鹰在鸡窝里长大,就会丧失飞的本领。什么样的土质,培育出什么样品质的树木。
 
 

   
 
 
    人早期的“土壤”不由自己选择,只能听天由命。神经症的早期自我,是神经症性父母自我的影象。
 
    用心理动力学理解神经症的产生:神经症是幼年时生殖本能滞留的结果。
 
    具体说,生命本能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生存自保本能,这是生命存在的前提;一部分是生殖本能,这是生命延续的目的。高质量的生殖任务意味着:成为心理成熟的社会人,性心理成熟的男人和女人。(苏晓波:如果两大本能发生冲突,机体的力比多能量首先要满足对生命攸关的生存自保本能。当本能的感觉系统滞留过多的不安全的记忆,生存自保本能就会掠夺过多的力比多,用以应付强烈的不安全感,以及不安全感的记忆,而供给生殖发展的力比多就严重不足。)这能解释有人总也实现不了理想自我,原来是有深层动因的。
 
    所谓“童年决定论”的基础,正是童年经历的环境,为我们的感觉系统填写了安全与否的记忆,可以决定心理动力学的方向——健康或变态。
 
    童年环境,正是指人早期的抚养与关系环境(土壤),其土质的优劣,势必能够影响一个人的人格和行为。
 
    相对神经症个体,要正视自我的现在,必先要理解过去的自我;
 
    相对每个成人(尤其是准备做父母的成人),必先要正视自己的个性是否成熟,是否有建设婚姻关系的能力,以避免制造或培植出下一个神经症的关系土壤。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2009.6.29

 
   

 熊玲相关文章: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