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婚姻躁郁症

作者: 熊玲 时间:2007-04-06浏览次数:7823

  



(一)何为婚姻躁郁症?



这个时代,有一种类似躁郁症的婚姻:夫妻关系呈现出躁狂、抑郁双向发作的交互模式。这种婚姻很不好玩,双双犹如身陷水深火热的苦海中。由此,让这个时代诞生了诸如离婚公司、复婚公司、婚姻侦探公司等怪异的机构。他们或许有了赚钱的门路,但不知是否真能拯救那些婚姻苦海中的人。

   


要认识婚姻躁郁症,还得介绍一下什么是躁郁症。



躁郁症是一种情感性精神病,患者循环性表现出躁狂、抑郁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情绪,临床上称之为双向情感性精神障碍。抑郁症状为:患者情绪低落,内心空洞,没有生气,无价值感,耗竭感,无法作决定,对任何事情无信心无兴趣。躁狂症状为:亢奋,易激惹,情绪变化无常,有过高的本能内驱力和过多的冲动,苛求,好争吵,好斗或富有攻击性。



精神动力学对抑郁症形成的解释有:基本需求受挫,特别是由于母亲的缘故口欲冲动未得满足,口欲与攻击欲受到抑制以及共生性依赖。早年的这类经验在以后相应的经历中敏感化,并形成一种抑郁素质。躁狂症具有同抑郁症一样的基础障碍,其产生只是对于基本冲突和抑郁的抵抗与防御,躁狂是对抑郁的逃脱。

 

    

临床心理学,并没有婚姻躁郁症这一说法。只不过婚姻现象有太多像个体躁郁症的表现,我便借用这一病名,来剖析婚姻的症候。

 

    

案例:大洋31岁,小绢28岁,他们结婚4年也吵闹了4年,有个2岁的儿子。两人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不错的收入,曾有过一年的甜蜜恋爱生活。儿子出生时,大洋的父母从小城镇住进了他们在大都市的家,小绢开始跟公公婆婆闹别扭,跟丈夫更是吵架、打架不断。

 


大洋是个很孝顺的儿子,行动派,不善表露感情,原则性强,较真。他谈过两次恋爱,都是女方提出分手,他很防卫提及此事。小绢的个性较张扬,处事急躁,婚后越发显得刻薄、强势。每次吵闹几乎由小娟发起,起初,因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后来都因为丈夫打牌、两人无法沟通而开战。每次大战一场后,小绢就要回娘家呆两天,被母亲规劝后才回家。也因为不是大洋接她回家,小绢憋着怒火,回家后又会小战几场,疲惫之后两人陷入一段时间冷战。多数情况下,是小绢耐不住而主动理会大洋。日子久了,他们吵架之后小绢会说:既然大家都难受,那就离婚吧。大洋会冷冷一句:随你的便。小绢气急败坏、哭笑不得,心里琢磨:离婚吧,岂不便宜了他?不离吧,这日子真不好过。就这样,两人既不分离又没法和好地耗着。


他们的婚姻,是现代婚姻躁郁症的写照:躁狂时,一方歇斯底里,一方出口不逊或大打出手,以两败俱伤而告终。抑郁时,一方含冤诉苦或孤独落泪,一方忍气吞声或封闭自我,以防守冷战而收场。

 

    

躁狂抑郁症,因它是一种情感性精神障碍,故用来形容婚姻的情感障碍,既表达了婚姻问题的形式,也道出了婚姻问题的缘由。躁狂症或抑郁症,是个体的本能攻击性抑制后自己跟自己的内心较量与挣扎。可是上帝爱戏弄人,将个人的本能攻击性战争放在了婚姻里进行,把两个原本不相干,身怀各自家庭建构的人格素质和爱恨情结的人拴在一起,让他们,要么是继续建构并享受他们的人格与情感大厦,要么是持续的发泄他们未曾解决的爱恨情结的战乱。结局多是后者,婚姻生活变成了他们躁狂、抑郁发作的持久轮回,家庭成为了他们任意释放敌意、满足爱恨愿望的安全港湾。究其深意,多有以下几点。



(1)躁狂、抑郁是新关系的逆转



异性结为新伴侣的年龄大多在25岁左右,这时人的心智已趋成熟稳定,其生理结构和精神结构,均承载着各自家族的血统和文化基因素质。寻找新伴侣时,正是个体携带原生家庭构建的“品味”被激活之时,很容易按内心理想去找到另一半。恋爱时,双方均能被对方身上具备的自己向往的素质吸引,进入一段甜蜜共生的爱情生活。如果结婚不久,为一些琐碎事相互猜疑、误会、责备时,战争便拉开了序幕。婚姻的头5年,如果两人的性格不够成熟,战争会向躁狂、抑郁的循环演变。当然也有10年以上的平静婚姻,因同样原因变成了躁狂、抑郁症循环。躁郁的婚姻,显然是个人情感欲望在新伴侣关系中的幻灭,他们受各自人格与情结的影响,将他们新结合的伴侣关系,推向了属于各自原生家庭的关系模式。在心理层面上,当事者究竟在原生家庭关系里还是在新伴侣关系,是模糊不清,一种混沌没有边界的状态。


   

如案例中的小绢,自她出生到5岁时,跟母亲相处,父亲在外地工作。父亲回到母亲身边后,时常也因各种原因不回家,夫妻关系一直很疏远。小绢从小就感受着母亲那深沉的孤寂、哀怨情绪。她对父亲,没有什么感觉,相处时是陌生感。这样的情绪里,潜藏有对父亲“遗弃”母女的怨恨。因此在小绢的内心深处,存在共生依赖的缺失和幻想,也有着对异性父母爱恨交织的双向情感。在选择恋爱对象时,大洋的诚实和稳重,足以给她情感归宿的信赖感,这是她找对象的首要标准。但进入婚姻后,发现大洋并非她想象的那么可靠,那么自私(指他只顾父母,不顾她的感受)、冷漠(指打牌夜不归宿)。她的心理退回到恋爱时,深感大洋才有她理想中的父爱力量。她很依恋这种被爱,舍不得放弃曾经有的或许依然还存在的感情。回到现实,大洋的沉默,让她倍感孤寂和愤怒。不料,她的躁狂症状又把大洋推向了更沉默和逃避的状态。小绢在他们的新关系中,无疑体验着她在原生家庭里那种母亲与父亲、自己与父母之间若即若离的慌乱感。

 


婚前,大洋被小娟身上的活泼开朗、温柔单纯的女人味所迷恋,沉侵在终于找到心仪对象的幸福中。婚后,他不断感受到来自小绢的狭隘、尖刻,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她对自己父母的生硬、冷漠。渐渐地,拉开了彼此攻击-反攻击的互动模式:大洋的沉稳沉默的反应方式,在他们关系中,不断地唤起小绢对冷漠、被遗弃的不安全体验,她好像只能用生气、冷漠应对他的父母,才解自己倍受冷漠之恨。大洋又用更厉害的不回家、或视而不见你的冷攻击,报复小绢对他父母的伤害。

    


由此看出,他们的配对很像是男人还维持在儿子找妈妈的状态,女人维持在女儿找爸爸的状态。这种配对,也许很融洽,但因各自的不成熟人格而迟早会出状况。关系的初期,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自我缺陷,潜意识里都想获得一些无法从父母那里得到的东西,寻找的是父母亲。可婚姻里的他/她,永远不可能是理想的父/母,当一方不能继续感受到另一方父母般的爱,或者一方在另一方面前,充分表现出了自己讨厌的父母般冷酷、唠叨、控制时,新的连结关系便开始朝向质变,或裂变。

 

    

伴侣从热恋到婚姻,迅速转变成了原生家庭式的亲密纠葛模式,他们不断躁狂、不断抑郁、又不能走出婚姻之现象,似一种斩不断理还乱的控制性关系,其背后,映射着他们各自人格中,与原生父母控制与反控制的内在模式。

 




(2)躁狂抑郁是一种内伤害

作为一种情感性精神障碍,躁郁症患者,病在他的情绪、感受损害范围。躁狂、抑郁都说明一个人有早期基本愿望受挫、表达受阻的攻击性抑制,身体里印刻的不良感受,会形成一些性格特质,如谨慎、易怒、孤僻等。婚姻中,夫妻的相互怀疑、跟踪、抱怨、暴力等都是一种躁狂症候,一种凸现的战争。双方就如闷久了的火药包,一遇导火索,即刻开战。若他们的躁狂势均力敌,说明彼此感到的伤害程度差不多。那是什么受到了伤害呢?定是脆弱的自尊。当双方弄得疲惫而歇息了很久,躁狂再次卷土重来,双方又都愿接招开战,说明他们都伤得不轻,并深感自己委屈、对方太蛮狠。两人决不妥协,本身说明都在捍卫自己的正确,都在表达自己那脆弱的心被你刺伤的愤怒。

 

    

婚姻若是出现抑郁症候,两人已陷入了更深的伤痛。一般男方表现出精力不支、工作倦怠、酗酒、性功能障碍等,女方常表现为孤枕难眠、自我封闭。双方以一种凄凉而超级平静的冷战僵持着。各自抑郁的背后是同一心境:无趣无助。自闭在家的一方,体验着孤独、冷落、愤恨。逃避在外的一方,压抑着焦虑和恐惧,焦虑的是家有太多麻烦与无奈,恐惧的是家隐藏的风险与伤害。他们内心的痛,以各自特有的方式,默默地隐忍着。婚姻抑郁期,表示夫妻双方既无分手的勇气,也无相处的能力。 

    


(3)躁狂抑郁是一种情感需要



在婚姻的战争里,躁狂和抑郁使交锋达到了白热化程度,关系陷入了敌对共生状态。这时,如果婚姻没有因常态或极端方式而终止,那么双方都还能在关系里找到一定的满足。至少他们可以在对方的失败里感觉到一些快意,在对方的错误里寻到挑衅的目标以满足自己的攻击欲。

 

    

躁狂、抑郁还可以体现夫妻更深层的情感需要。如案例中的小绢,她从小那份对父母和谐、恩爱的渴望,在大洋的父母关系里感觉到也部分满足了;她内心潜抑的对父亲“遗弃”她们母女的怨恨,在她的婚姻里,以歇斯底里发泄给了自己的丈夫大洋,无意识满足了受压的攻击欲望。而大洋,坚持不解地以冷漠还击他妻子,是想惩罚小娟的情绪暴力。双方不离弃,既可以满足报复欲,也可满足期盼回到过去甜蜜共生的幻想。

 

    

婚姻一旦进入躁郁的痛苦,又不能以分手而结束痛苦,那这份痛苦蕴藏有双赢价值。不是吗?好像只有在痛苦里,人们才有正当理由将敌意外泄,这是个人解决因愿望受挫之苦的合理渠道。有点像以毒攻毒。夫妻双方在相互敌对中,不仅能得到某种程度的畅快,还能把自己受苦的责任统统移置到对方身上。事实上,有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些好处才相互接近。

 

    

致婚姻裂痕的因素虽很多,但若伴侣是带着个人情结在婚姻里战斗,躁狂抑郁便会成为他们互害的武器。躁狂状,是发泄着各自妒火的矛,抑郁状,是呈现出各自疲惫的盾。然而,这都是他们对柔弱心灵的防卫需要。如果一方认为自己的感情被对方所伤,那么一定要为抚平创伤而努力。抚平创伤的任务,理应由伤害者来承担(受伤者也是这么想的),但往往受伤的一方控制不住躁郁发作,使承担者防备都来不及,便无力发挥疗伤者的功能。接下来,未能愈合的伤口之疼,将成为伴侣一方,乃至双方继续讨还“血债”的动力。糟糕的关系,疗伤的可能性也许有,毕竟欠债的冤头还在。

 

    

可以说,婚姻中的躁狂、抑郁发作,确是人们对情感需要的两种非理性表达。美好感情是人们的需要,报复也是人们的情感所需。“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你让我不快乐,我要让你不好受”,通常是人们泄恨的方式。但若在亲密关系坚持使用,将是具破坏性的方式。

 






(二)婚姻躁郁症的治疗

     


个体躁郁症,是通过药物锂盐治疗。神经性抑郁症,是通过心理治疗。婚姻躁郁症,自然要通过婚姻心理治疗。当然也可以学习自我治疗。



(1)学习协调纷争。躁狂,意味发怒的主动攻击,抑郁代表被动进攻。两者都深动说明,夫妻脆弱的心都被对方所伤,都有满腹委屈。知道了这一点,停战则是明智之举。本是同病生,何须自相残?停战后,需要相互疗伤:首先查询对方的伤情在哪里。打闹留下的表面伤痕不算,应确认对方内心的痛点在哪。比如,是否有被羞辱,或被欺骗?其次,应充分交换意见。若伤害来自误会,或无意识的,通过澄清、理解而化解;还应交换双方妥协的诚意,表明“我的伤,跟我有关,你的伤,我会负责”。这样的姿态,能使同病相怜的人成为彼此的疗伤者。

 


(2)告别原有的关系。原生家庭中没有处理好的情结,是婚姻出现障碍的主因。改善婚姻关系,就须慎重地评估原生家庭带来的价值取向、关系模式,以及对现关系的影响。若觉知到自己的情感处于幼儿心理年龄,可以跟自己对话:该分离幼稚我的时候了,放下原始的亲密之爱恨的互动模式。

 


(3)认识与改变自我。人类的情感发生是有缘的,所谓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恨的情感反应,很大程度上是缘起人的思维与智能。无论是躁狂抑郁的人,还是婚姻躁郁中的伴侣,都显示着个体较差的心智水平,或性格缺陷。因此,婚姻躁郁症的治疗,根本上,是要从认识自我、提升自我做起。



婚姻是一个容器性的关系系统,有太多的责任与要求,需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怀以真诚之心善待彼此:既能接受对方我所需的,也能赋予对方他想要的;需要接纳对方我不喜欢但属于他的特点,也能容下彼此的缺陷。这是婚姻的本质所在,既有爱的奖赏,也有爱的代价。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