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化焦虑为清风

作者: 时间:2019-09-25浏览次数:22



在外企工作十余年,常感觉莫名焦虑的J,有一种安奈不住的欣悦,用文字抒发了她的心境:


我曾经是个抑郁症患者。记得从大学开始,就经验着失眠的折磨、抑郁的滋味....家人和同学都不理解,说你那么优秀,怎会不开心呢?我也不知,为此我接受过心理辅导,大三时住过医院。毕业后虽有了称心的工作,也开了始恋爱,可总还时常陷入莫名的焦虑,开心不起来,为此我又接受了两年的心理治疗。去年开始,整个人越来越轻松些,有了力量感,但感觉上还是不够自我,尤其在人际交往时。


今天,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释然,这因为看了两条微博所获的感觉,在对焦虑啊抑郁啊,本来有了理解和接纳的基础上,产生了再理解并用文字表达的灵感。




第一条微博:现在的人们,烦恼习气都比较粗重,心思都较为复杂和偏颇。人与人的信任缺失,总有些潜台词般的伏笔,等着彼此解读和揣摩。一句简单的话,人人都像打“太极”一样的过招,能不累吗?累就累在,所有简单的事情非要复杂化、多虑化、甚至偏激化……这就是内心虚妄的结果。如果,大家都以这种“醉翁之意不在酒”方式生存,那就真的无法“如梦初醒”了。——嘎玛仁波切


这段文字,令我整理出了一个问题:我如何不焦虑?即,如果我不放下执意完美,那么我始终弥漫焦虑。


因我发现,我们职场,包括很多人际圈子,都如嘎玛仁波切所言...信任缺失下的“太极”一样过招,能不累吗?我不仅深有体会,也更深的发现,我的自我早已陷入这奇怪的人际方式中,感觉紧绷、不自由。


原来,人活得累,累的背后是满身忧虑。而我深埋的忧虑,源于我一直感觉骄傲的自我,其实是我脆弱的自尊,曾经被又害怕再被那些说话的“太极高手”们打击,很是受伤,很不服气。我伤心他们的打击,也伤心自己不敢反击;不服他们的嘴皮厉害,也不服自己被人语言攻击,自认为也可以语言反击啊,可为何没呢?于是我压抑着自愧不如的憋屈。这似乎在表明我无意识是想成为他们。


然后的我,自觉与不自觉地卷入了一种执着:努力练就潜台词般的说话,努力适应和把握“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交往方式。可承受的代价却是,抑郁焦虑。原来,我那放不下的力求聪慧表现、完美形象的执意,确是我不愿承认、不容忍自我缺陷,和不如人的自卑。所以我,才那么紧张别人比自己好、那么害怕自己不够好;才那么看重别人的看法,那么轻贱自己的内心....这叫我如何不累呢?


这些自我发现,算是新的觉悟吧,我顿然轻松,打算从此放下复杂的、不真实的“太极”式交往,回到简单的我。





第二条微博: 以前就算了,往后我最想要的生活是:“我想做一个很有钱的孤独患者 ;走我乐意的路 ;做我乐意的事 ;说我乐意的话 ;孤我乐意的独 ;做一个真正随性的人 ”。——哲学生活


本来,我很不削这类鸡汤似的语言,但今天看了这条,感觉生动可爱,我由衷的笑了。如果说这是鸡汤,那它的材质都是灵性,喝它着实轻快,我笑自己被“汤”言中,因我最近真切地在思考:如何做一个随性的人?


尽管想的多,也很明白,但做起来很有困难,困难在哪?还不太明白。觉得“说我乐意说的话;孤我乐意的独....”就是我心底的路,必尊重它。我决定,只有去做,哪怕做错了、败了,也要做我自己。


熊玲老师,我仍然在自我发现的路上,但已逐增了自我实现的勇气,想说,这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您的帮助,所以很愿将我的抒发与您分享。我还体会到,与人分享,既是感恩,亦是化焦虑为风轻、化抑郁为云淡的途径。——爱您的J

我没啥可说,只有为J 感到高兴,她率性的表达,让我们分享了她的本真和成长;只有祝愿,J往后的生活,都是她自己想过的生活:做一个很有钱的孤独患者 ;走我乐意的路 ;做我乐意的事 ;说我乐意的话 ;孤我乐意的独 ;做一个真正随性的人。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 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熊玲相关文章: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二:选择不能的焦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三:失 眠

    希望的陷阱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四:谁在强迫我(一)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四:谁在强迫我(二)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四:谁在强迫我(三)

    给心魔一条出路

    寻找恐惧的力量

    为谁抑郁为谁落泪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四:谁在强迫我(四)【上】

    解读神经症现象之四:谁在强迫我(四)【下】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