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为谁抑郁为谁落泪

作者:熊玲 时间:2008-11-27浏览次数:4858





诗雨的求询:



熊老师您好!今天我是无意中看到了你的博客,看到了其中一篇抑郁症的文章,深有感触。    

 


我已而立之年,从小到大一直非常顺利,大学毕业后当了老师。那时候年轻气盛,非常自我,自己找了一给对象,家里人不同意,因为他爱赌博,我却太幼稚了,总想能改变他,坚持与他结了婚,生了孩子。结果就是自己非常痛苦的生活了五年,还是结束了这段婚姻。

 


离婚后我一心教书,教学取得很大的成绩,多次获奖。

 


不久经人介绍我和现在的男友交往。他刚离婚两个月,有一个两岁的男孩。没有想到,这就是我噩梦的开始。

 


我们交往后,觉得都比较合适,两家家长也都是一个单位的,开始我父亲不同意,因为都知道他妈是一个泼妇,非常难缠,但我俩都愿意,爸爸最终没有说什么。去年底,他给我打电话说他前妻给他打电话了,问他们还有复婚的可能吗?他说绝无可能。因为这件事,我专门问他,我说我们感情浅,为孩子想,如果有一丝希望,我希望你还是考虑复婚,你考虑好慎重答复我。他没有犹豫,直接说没有可能了。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就是房子没有装修好,还没有办手续。今年初我怀孕了,人流后7天,有一天中午在他父母家,他妈和我有了冲突,我总觉得是老人,就是不对,我也不能和老人争吵,可她越来越欺负人,说我就不喜欢你们知识分子,有话不直说。我能说吗?因为她无理,我不同意她的观点,但我不能说呀!她的老公和儿子都不敢说的,以前她和那个媳妇是常常对骂的。他前妻离我们住家较近,常带着孩子来纠缠,与他和他母亲争吵。在这样的环境我很是生气,许是压抑太久发展成了抑郁。去年夏天,我很严重了,我的父母问过他,说我现在生病了,他还愿意吗?他说是愿意的。而且我父母坚持他把我生病的事情告诉他父母,他一直瞒着,并且催我领结婚证,我说我这样,不能害你,坚决不领。在巨大的压力下,我承受不了了,割腕自杀了一次(这里还有庸医的误导),这样父亲和他带我去了大医院看病,我就稳定了。

 


我刚出院,他父母知道了,坚决不同意我们的事情。我想让他坚持,他说他坚持的事情在他父母面前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说他父母坚决不同意,他又怕我不肯分手。本来我想给老人亲自解释一下的,看到他这样,我就同意分手了。没有想到的是,我家没有说任何的话,他妈却见人就说:xx是抑郁症,都要自杀,我家能要这样的媳妇吗?   听到这样的话,我真的受不了,我真的没有伤害你们,你家自私的行为,我家接受了,却为何要这样伤害我?

 


几个月前,他们复婚了,熊老师,你能告诉我吗?我真的不如这样一个女人?从分手到现在快一年的时间了,我至今无法走出这个阴影,非常痛苦。我该怎么办呢?我还有一个7岁的女儿,想到她我就难受,孩子已经没有了父亲,我再这样,孩子太可怜了,帮帮我!

                                                                                 




回复:              

  


看得出诗雨是一个内心丰富,有个性有思想,事业有成的女性,不幸遇到了很多人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情感痛苦。或许,人生在世最躲不过的是情感之苦。对此,究其原由和寻找解决办法,我们的文明或理性显得那么软弱无力。这是否提示我们,当情感困难来临,我们只有不讲理地去接受?当我们相遇不讲理不讲情的对象,要么坚决坚持自己的理,而坚决不理睬他的非理,要么远离非理者?当然要做到,又绝非是“说”这么轻松。

 


根据诗雨的情况我想与你探讨的是,你的抑郁为何而生,你的眼泪因何而涌?

 


诗雨的痛苦与愤怒相连。从表面看,你的愤怒之一是“我真的没有伤害你们,你家自私的行为,我家接受了,却为何要这样伤害我”。既然你了解并界定他及他家人是蛮横无理、自私的人,就需要追问你自己:他们为何要伤害“没伤害他们”的你?你的被伤害感,是否正是你家“接受了他们的自私”但实际不是真的接受?你因何与他有缠绵悱恻的情感纠葛?更需要弄清的,究竟是他在伤害你,还是他的父母在伤害你,还是你心中的怨恨在伤害你?

 


要追问的话其实有很多。我只想对诗雨说声,如果你是清醒和自满的,谁也伤害不了你。这并非我不同情你的遭际或责备你的不是,也并非想为他们的无理辩解。而是想指出,往往受伤者容易忽略,如果苦难是他人的“坏”所致,那肯定有受苦者本身“自愿”的配合。“自愿”类似某种志愿者,在冲突的婚姻关系里,象征受伤害一方无意识充当了富有牺牲精神的拯救者。只不过,这种牺牲与付出背后有心理平衡需要的强烈渴望,当面临对方的反应与你的“牺牲”意图相悖时,挫败感即临。人的压抑或抑郁情绪,正是来于情感挫败下怨怒的累积。

 


从诗雨的第一次婚姻看出,你是有想法的性情中人,个性里有认真执著、不服输的拗劲,这是你的优势,也是你在关系里“制造”不平衡的因素。因为这个因素,它一方面容易令对方有压力感而滋生对抗情绪,另一方面它又是驱动你要拯救对方,如懒惰、赌博等行为的动力。当然你的优势和你的善行并非有错,而是有时候我们对人和事的看法以及处理方式制造了问题。比如,你认为前夫的好赌是恶习(不知是他与你婚前就有的爱好还是婚后的行为?),依你的个性与价值观必然要帮他改邪归正,他在你正义的态势下,其心理会感觉自己是一个很糟而被你改造着的恶人。



如果你改变他的努力一再落空,不一定是他太顽固,应考虑,可能与你只顾发泄你对“他赌博”的愤懑,没顾及他内心的苦楚或真正需要什么有直接相关。这也反映了你们的婚姻关系,是强与弱、指教与躲避、否定与反否定的配对关系。这样的关系里,你的抑郁和眼泪,不能不说你是在为自己的善良遭遇无赖的哀伤,你后来的生病,不能不说是你压抑了自己正义的付出无回报的愤怒爆发。

 


再比如,你认为现在的男友他妈“见人就说:xx是抑郁症,都要自杀了,我家能要这样的媳妇吗?听到这样的话,我真的受不了”,说明你自己也讨厌或不能接受抑郁症,否则你不会听到别人说你抑郁症会那么受不了。既然他们很自私、爱背后乱说,那你的伤害感也与你缺乏自我信念有关。如果你能这样看待:“抑郁是人常见的情绪,我曾抑郁过,抑郁得想要自杀,那又怎样,现在的我不还是好端端的?他们怎样做,都改变不了我完全可以作主我的情绪”,那么别人的言语就不存在任何意义,因为你是生活在了你自己的心中。



如果你说我做不到这样看问题,因为他们还继续在背后伤害我呢。那么,你现在的抑郁和眼泪,不能不说你是在为你的自尊败给了他们而不平,是为自己的面子失落而悲伤而不依不饶。

 





诗雨的愤怒之二,“我真的不如那个女人吗”!如果你清楚你是怎样的人,也知那女人是怎样的人,何须把自己和她相提并论?或许该女人更适合你眼里的自私无理的他。



这里谈一点关于你和他。你说“我想让他坚持,他说他坚持的事情在他父母面前从来就没有成功过,父母坚决不同意。他又怕我不肯分手。看到他这样我就分手了……”这看出他的婚姻是由他父母在决定。而你是否清楚,他真是一个不能自主的人,还是真有想与你分手之意?如果是前者,除了说明他是由他父母塑造成了一个依赖、服从、缺乏独立当担、活在原生家庭的孝顺儿子,还说明他现在复婚或与人联姻的目的,是在为父母找媳妇而非为自己。那么诗雨可以谅解他的心理退行,当一个婚姻中男人还是“儿子”状态时,他只能依附母亲的强大与控制,而无能对你有保护,对婚姻尽责。如果是后者,说明他借“父母坚决不同意”来掩饰他羞于表达本意的冲突,这样可规避他抛弃你的内疚。那么诗雨是否可以接受他的选择?理论上这是不由你的选择,只能去接受,而你感情上种种不平衡的恨,就需要你用时间和理解来消化它。

  


诗雨的愤怒之三,“至今我无法走出这个阴影,非常痛苦”,仍说明你深埋着对他和他家人的怨恨,阴影就是怨恨之情。你憎恶被他们伤得太深,害得太重,但你想走出阴影就必须是你自己学会释怀怨恨,除非你执迷痛苦,或没有走出阴影的意思。

  


你“想到7岁的女儿,已经没有了父亲,我再这样,孩子太可怜了。我该咋办呐?”确是最应考虑的。知怎么办,需先了解自己“我为什么而活”之类,如,我究竟要什么?我为谁抑郁为何愤怒?我为了什么,为了谁而要结婚?当你比较清晰这些以后,就有可能去接受,甚至承受如何活的种种方式。



知我为什么要,要什么?是对目标方向确认,就如一个司机出发前,他必须知道他要去哪里。不过当人心处躁郁时,注意力总指向各种担忧、我该咋办,而忽略了看清问题的本质。思考、定位你的人生价值与目标,就是你目前要紧的办法。

 


一个人不清楚他痛苦的真正原因,或不知道他究竟需要什么,他为解痛而问“我该咋办”也仅仅是“我在痛苦”本身的一种盲目呼喊。看似你也在痛苦挣扎中作了许多努力,比如你宽容他、跟他分手等,但你还是那么抑郁那么痛苦,本身也提示你,怀恨做努力是难达解痛之目的。

 


诗雨真要为走出阴影寻找到办法,真要为了孩子不可怜,你不郁闷,除了要思考我们前面所分析的以外,还需要你放下对他及他父母的恨。因为抑郁是来自对他人不给爱的敌意。若说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抑郁,还不如说你是在为你不被爱而义愤,在为你又成了“牺牲者”而伤感落泪。



而孩子是否健康成长,重要的是她跟谁在一起的监护人的心理状态、以及抚养方式是否健康。所以诗雨,当你真正接纳了你自己,真正宽容了他们的作为,你的状态好了,女儿自然有了好的关系环境。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