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心理与疾病

梦与自我心理分析

作者: 熊 玲 时间:2006-07-01 浏览次数:4340

自我分析的实现之路
    我们知道,要成为一个精神分析师,自我分析是必需的一个过程。在西方国家,自我分析的时间大约是600—800小时。而在国内绝大部分同行认为,缺乏有自我分析经历的心理治疗师是我国心理治疗事业发展的一个瓶颈。有人说“这一问题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我们的患者不能等,心理治疗的事业不能等。我们因该也必须找到一种相当于自我分析,甚至可以替代自我分析的方法。”这话没错,于是,对梦的解析工作成为了心理治疗师最主要的自我分析方法之一。
    我在网上看到一篇题为“心理治疗断想”的文章,作者说他曾经问过德国资深精神分析师贝克教授:弗洛伊德(其实还有荣格)没有在别的治疗师那里做过自我分析,但这并没有影响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分析大师,这是为什么呢?贝克回答说,弗洛伊德通过长时间不间断地分析自己的梦理解了自己的潜意识,从而达到了甚至超过了在其他心理治疗师那里做自我分析的效果。作者在文章里面还说到,这一回答不仅巧妙,而且也是事实。这个事实对中国的心理治疗师来说几乎是乌云缝里透出的一丝希望的阳光,因为这一来,我们就至少有两种方法使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精神分析师了:一种是现在各个国家通行的作自我分析的方法,另一种是像弗洛伊德一样分析自己的梦。后一种方法,想做的人都可以做,不必飞越千山万水、背井离乡,也不必付高昂的费用,当然心灵需要付出的艰辛很可能要稍大一些。相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还能够找到很多的自我分析的替代品……这番话,也给了我通过释梦实现自我分析的信心与安慰。
    说实话,自我分析了多少自己的梦,我从没有统计过。在同行中我们经常相互分析梦,也在一起分析和讨论来访者的梦,以促进各自的专业成长和自我成长。多数情况下对梦解析之后就撂开了,没有记录。自己认为比较经典、重要的梦才作以记录。我最近的一个梦,我认为就是这样一个梦。
    梦的呈现与分析
    梦 者:小熊猫(我自己)
    做梦时间:2006年2月19日
    梦境一:在一个较大的郊外院坝,我和许多人坐在院坝周围玩耍。我吐了一口口水,掉在坝坎上。口水慢慢变成一只青蛙。此时我有点担心和不好意思别人发现这口水是我吐的。慢慢地,这只青蛙的嘴里吐出一条蛇。此时我心理是害怕。
    梦境二:我和那些一起玩耍的人在院坝的中央。我担心我的衣服里有蛇。其他朋友想帮我抖出身上有可能存在的蛇。其中有一位年长的医生叔叔(他是我刚进医院时同科室的主任医师,也是我爸爸的好朋友)主动来帮我。他说,去掉衣服看有没有蛇。我觉得好像是抖掉了,又好像是身上没有蛇。然后叔叔抱着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我感到,是叔叔很想抱我翻滚几下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
    梦境三:在写字楼的一个有三人位的女厕里,我在中间位,右边是一女性,左边好像是我老公。我心想,老公难道不知道这是女厕?我是解大便,但身上没有纸,我准备向老公要。此时我感到老公知道了这是女厕,忽然就不是他了而变成了一个女的。我感到为难,不好意思向那位女的要纸。
    做梦前一周的生活与心理:白天主要做咨询。一周来的情绪很好,因为业务量和咨询效果,让我很有成就感。做梦的当天下午,和同事一起讨论、分析来访者的梦“女骑士和马”,之后,我对荣格关于集体无意识、原型与原型意象的概念,感悟了一番。
    2006年2月20日,梦者的心理活动:
    早上醒来,我感到这个梦很奇怪。然后又首先感到是一个性梦,觉得我有潜意识的性厌恶和恐惧。中午休息时想到此梦,还是觉得是反映我性心理冲突的一个梦。当我开始记录此梦时(下午2点),我感到此梦表面上反应的是性问题,但实质上是反应的是我人格(精神)结构的冲突现象。我对梦取名为“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我决定抽时间好好分析我这个梦。
    2006年3月16日,我对此梦分析的笔记:
    关于对“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的理解,到目前为止,我内心涌动的仍然是荣格的告诫:通过原型与原型意象的理解中对梦进行分析;梦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梦没有伪装,也没有说谎,也没有歪曲与掩饰,它们总是在尽力表达其意义。
    我的梦,对我的无意识世界究竟表达了什么呢?我 首先还是对梦境里的主要意象作了联想:
    郊外——旷野、自然、纯朴、集体无意识;
    院坝——休闲场地、舞台、个人潜意识;
    口水——细胞分泌液、精液、个人潜意识;
    青蛙——益虫、受保护、阴柔、母性;
    蛇  ——男性、阴柔、攻击性;
    厕所——隐私、宣泄;
    叔叔——父亲;
    老公——依靠、安全、力量;
    纸  ——工具。
    结合梦前的心理活动,我认为此梦表达的意义是:我的恋父情结影响了我人格的整合发展。(在一个较大的郊外院坝,我和许多人在院坝周围玩耍)我的充满了原始朴素的无意识世界。(我吐了一口口水,口水慢慢变成了一只青蛙)水意旨我的无意识,充满精神要素或人格要素的无意识内容。口水变成了一只青蛙,也即是我人格与精神要素主要是阴柔的母性成分。(有点担心和不好意思别人发现这口水是我吐的)说明我对无意识某些东西的压抑和不愿暴露。(青蛙嘴里吐出一条蛇,此时我是害怕)蛇象征性、男性、智慧等等。在我的印象和对此梦的联想里,蛇意味着男性的东西,特别是阴险和攻击性。这个梦境表达了我无意识对自身男性意识的厌恶和排斥。梦境二的内容,更具体表达了这个意思,并表达了是什么东西让我对自身男性东西的排斥。
  (我担心衣服里有蛇,朋友们都想帮我抖出身上可能存在的蛇)说明我的许多心理特点和观念都不接纳自身的男性东西。(年长的叔叔主动来帮我。蛇好象是抖掉了,又好像是身上没有蛇)这位叔叔是我敬仰的医生、我爸爸的好朋友,他的个性品质很像我爸。我觉得,这反应了在我精神层面里,只接受像我爸爸那样的男性或是具有我爸爸身上的某些特点的男性。(叔叔抱着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我感到他很想抱着我翻滚几下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这是我恋父情结的一种典型的退行表现。与叔叔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是只有儿时才能享受的亲子关系游戏。在我的实际生活中里,我有4姊妹,我排行老二,父亲也的确是从不掩饰地偏爱于我,我心理很得意,也有担心其他姊妹不高兴的感觉。我早已知道,我存在较重的恋父情结,特别是去年5月份父亲突然病重,好转出院才两个月又突然发病猝死,给我的痛苦和复杂感受,让我觉得恋父情结对我的影响很大,并有负面的影响,也明白了一点我为何排斥自身的男性精神成分(留在后面分析)。
    梦境三里面的厕所,不应该是性或性场所的象征,它与后面的“解大便”相关,应该指我有不想要的东西,但又羞于做到不要。也就是说,厕所代表我的那种隐藏和羞怯心理:我不愿暴露我的自恋、我对自身男性精神的讨厌。(三人位的女厕,我在中间,右边是一女的,左边好像是老公)这是我性别精神的正常结构,女性成分多于男性成分。老公是我心理的也是我现实的阿尼姆斯对象,梦里出现的老公意味着我自身的男性存在。(我是解大便,但身上没有纸,我准备向老公要)大便是一种人体废物,解大便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轻松、愉快的活动。我解大便,意味着我要排出自身不要的东西,而且是令我轻松的。如果说,我把自身男性成分(如坚强、攻击性)视为废物而排泄,那么我用“大便”表达了我对自身具有的男性成分的厌恶。但要实施排泄,需要借助老公的帮助(向他要纸),这意味着,我接受自身具有像老公这种男人的男性成分。(忽然就不是老公了,而变成了一个女的。我感到为难,不好意思向那位女的要纸)其实,我还是不愿接纳我内在的男性属性。这种内心的冲突使我并不宁静。我的扩展联想和体验告诉我,做一个纯粹的女人或修女,我更不愿意,因为我实际上是一个很依恋,甚至很依赖男人的女人。
我和我的潜意识沟通
    时至今日是2006年6月16日(农历5月21日),正好是我父亲去世的周年日,我的亲人们在老家要去父亲坟前祭奠。近日来,我总感到内心酸楚,不忍心回想去年此时送别父亲的幕幕场景。我今天在异地,只能从心里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亲爱的爸爸,您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为了使自己人格更好地成长,我想再次通过“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来认识我自己、发展自性。
    通过“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的梦,展现了我的口水变成了青蛙,青蛙吐出蛇……口水作为精液、液体的象征,它蕴育着青蛙和蛇象征的精神本质的东西,即母性柔情和男性力量。这些本质的东西,本来是共生于一体的,就像人体本身就有雌、雄两大性激素一样。可是,青蛙吐出蛇,意味着作为女性的梦者,其代表精神本质的雌雄成分在共生中分裂,似一种内在人格冲突或分裂的表现。为什么有这样的冲突?我该怎样去理解和调解?我想到的是我要和我的潜意识沟通,其实也是我和我的心灵对话。
    1,认识和理解自己的情结
    父亲意象与恋父情结。我的梦里出现的那位叔叔,是我的父亲意象。他是一位集男性力量和慈父之爱于一身的长辈。在与他共事的几年,我感到了他给我的父爱般的力量和父爱的温情。在梦里,他抱着我在地上打滚,寓意了我恋父情结的固着;他好像有意作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的这份心理感受,揭示了我为什么有此情结的固着。回顾我的心路历程,我与父亲的感情非同寻常(在此,我想简要地陈述)。
    我父亲家系是一个很显赫的大家族。从集体无意识层面看,大家族的人继承有种族的高贵的精神素质,这挺让人欣慰的。但在中国的解放初期和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样家族的人,却是经历的心灵压抑和精神摧残。60年代是我的儿童和少年阶段,我深切感受到了父亲受政治迫害的心灵创伤,而我在4姊妹中,是唯一受到家族成份(大地主)株连的一个。我知道爸爸因此对我有内疚、因此非常疼我。我也因此更疼我爸爸,并想尽办法为减轻爸爸的痛苦而努力。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几件事和情景留给了我永久的印象:
    我8岁时的一个晚上,父亲把我叫到他面前,他拿出一张存折,叮嘱我说:“孩子,如果爸爸没有回来了,妈妈需要用钱的时候,你就把这张存折给她。”我好木然!内心害怕。后来想起这事我总也想不通,为什么父亲当时不叮嘱哥哥?为什么父亲不把存折交给妈妈?我感到了我在爸爸心里的份量。
    我6岁左右,父亲经常当着我和哥哥,对哥哥训话:“你必须照顾和保护好你的妹妹!”每当那时,我心里既感受到温暖又感到纳闷。心想:哥哥才大我两岁,他也还小呵,为啥要他保护3个妹妹?难道男儿就是男人,女儿是弱者、天生就该被照顾?儿时的我已深深感到父亲、哥哥是我安全的靠山。
    父亲是一位坚强、刚直不阿的男人,而他对老人的孝敬、对妻子的关爱却是让家族人感动的。最让我感到温暖的是,每当我生病了,哪怕一些小毛病,父亲都会迅速地配好药、端起水杯送到你的面前。
    我12岁时,因家庭成份不好差点上不了初中,父亲为争取我能读书,费尽周折、险些丧了命。那时,我再次体会了父亲的伟大,并在心里埋下了“这个世界上,唯有父亲是可以让我付出生命的人”的想法。
    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余震也波及到我们家乡。有天傍晚,能感到床强烈的晃荡,我吓得大叫。我们家当时只有我和爸爸在家,爸拉起我飞快往外跑。在马路上,父亲非常镇静,他抱着我的肩膀不断地说:“孩子,有爸爸在,别怕。这是余震,一会儿就会过去的。”我心里的恐惧顿时没了,仿佛有着只要跟爸在一起,就是地震了也心安的感觉。
    父亲给我留下的感动有很多很多,我不能一一列出。而父亲的威严、暴躁一面却是令家族人望而生畏的,我也很畏惧他这一面。可这并不影响我对父亲深深的依恋。我发现其原因还应该有:在姊妹中,从精神上,父亲给我的赞许、慈爱更多,而给其他姊妹的严厉、否定多。他这种偏爱,在亲朋好友中是从不掩饰的,以致我有一种特殊和特别被爱的感觉。我也能觉察到,父亲因为我的懂事和优秀而给他带来的欣慰。我因为有父亲的宠爱而沉浸在一种幸福的感觉中。
    在我结婚的头几年,我的一些心理现象让我觉得很不正常。比如,我常常担心我爸和我哥有矛盾、有痛苦。他们真的有不愉快的时候,我内心非常难受,这种难受超出了他们不愉快事件的性质和他们自身不愉快的程度;每当特殊日子里,全家人在酒桌上,我只要给爸爸敬酒,我的喉咙就像堵塞了什么一样,要么说不出话,要么眼泪汩汩流。1994年我进修了临床心理学后,我认为这种不正常的心理得到了调整。但有两件事始终还是让我奇怪:一件是我刚工作时,有人追求我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情书,我却高兴地把信拿去给爸爸看,请他作参谋;另一件事是我怀孕5个月时,有几天不知是什么原因,老爸对我很不高兴的样子、不理我。我好像第一次受到了屈辱一样,特别难受,又不敢问他为什么,我心理难过了很久。
    去年夏天,我父亲病重、不久去世,我忽然觉得心里的灯塔熄灭了、精神支柱倾倒了。我甚至产生过,人生好没有意思、想陪伴爸爸在那静静的山岗上的想法。按照荣格的理论,我那段时间已被恋父情结所拥有,我受困在情结里面。
    2,沟通我的阿尼姆斯和阿尼玛
    梦里的蛇,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一。我用蛇象征男性力量,而蛇是我不喜欢的动物,这意味着我对男性力量的不喜欢。不过,这份男性力量不是针对异性客体的力量,而是我主观客体的男性力量。许多的感受告诉我,我从小对父亲的感情,使我只认同跟父亲一样的异性;父亲和哥哥对我的关爱和照顾,使我有女性天生就应该被照顾的观念;父亲对我的宠爱与付出,和我对父亲的情感依恋,使我无意识保持并强化了“柔弱女孩”的心理角色。我无意识不想关照和发展自己的男性意识,甚至会排斥。对我来说,如果发展男性力量,就意味着我要变得独立和坚强,那样的话,就不能也不好意思享受特别的宠爱了。这潜意识的动因,怎舍得割断依恋的亲子关系?因此,无意识的“柔弱获益”成为一种内心驱力,使我抑制了自我男性意识而满足了恋父情结需要。难怪在我以前,只要有人说“你是女中能人、强人”之类的话,我就特别反感。事实上,我也的确不喜欢现实中那种个性强硬、或是那种男性化的女人。
    梦里的叔叔,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二。他是我现实中认同和依恋的阿尼姆斯对象,也是我的阿尼姆斯情结。在我刚认识这位叔叔时,就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倾慕,而他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体会了儿时的父爱。梦境里的他,主动帮我抖出身上可能存在的蛇,以及他抱着我在地上打滚,很直白地表达了我受恋父情结影响的爱情幻想。梦里的他好像有意做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揭示了我潜意识对情结的认同和炫耀的幻想。
    梦里的老公,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三。就阿尼姆斯原型的本质上,叔叔和老公意象都是父亲意象的再现和延伸。梦里我向老公要纸擦屁股,也说明我身上的负面东西,想依靠老公解决。帮助擦屁股的事,是只有幼儿时依靠父母的行为。如果说,此梦揭示了我潜意识认同恋父情结,那我进一步体会了荣格关于情结的理论。在荣格看来,情结有着它自身的规律,往往不受我们的意识支配,甚至支配我们的意识自我。情结在无意识中形成和积累,若是一个人认同于自己的情结,那么往往也就表现出某种特定的心理病症。
    我终于理解了,在我的婚姻家庭中,我确实有无意识情结的病态表现。从婚姻开始到现在,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把老公当成了一个较完美的父亲形象。好像在我的人生中,就没有断裂过父亲般的异性、就没有间歇过父爱一样。也许正因为这样,让我一直感受着恋父情怀,并且无意扮演着被关爱的柔弱女孩角色。这个角色,有时候真是苦了老公、对他很不公平。比如说,在初婚的几年,我只管我个人的感受,如果我认为他的举动让我不舒服,我会好几天不理他;有几次我们开玩笑在“婚姻与父母”中选择其一,我会对他说“我肯定选择父母”;我们曾经有过很艰难的时候,老公把压力一个人扛着。我心里尽管明白,但行为上很少为他分担,如果我向他要钱他不能满足我,我就不高兴并在心里埋怨他“为什么不能让我愉快?”那时的我,感觉好脆弱好委屈似的,特别想念原来的家,幻想着回到小时候能在父母身边永远不受苦该多好。我知道,我现在好像仍然像依恋父亲那样,依恋、甚至依赖着丈夫(比如,家里许多事情都是他做,就连我喜欢的书籍,大部分都是老公给买回来,他知道我爱读的文章,他会搜索所有心理网站,耐心地寻找,然后下载或打印出来)。可我也相信自己,虽有情结,但不会再被情结所左右。
    叔叔的医者身份,是我潜意识的治愈者原型。在我的现实生活里,有几个像我父亲那样的长辈,但在此梦里出现的是医生身份的叔叔。我感到,他不仅是父亲意象的象征,他的医生角色,是我内在治愈者原型被唤醒。医生叔叔,在表现我恋父情结固着的同时,也唤起了我必须治疗这一情结固着的觉醒!去年,父亲逝世给我的心灵创伤,让我明白了受情结影响的幼稚心理。那时开始,我有意识地调整着我的心理结构。我将对父亲的情感依恋,意识化为对父亲的思念,对父亲的思念里,我将吸取父亲的人格意志为我的精神动力。我会更加意识到在老公身上的恋父情结的投射,还原老公非父亲的形象。我可以像依恋父亲那样依恋老公,但我不再会受情结支配而只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事实上,在我写这篇自我心理分析的文章之前,我已经认为我成熟了许多、心理成长了许多;我也深深感觉到我从心里越来越爱我的老公。
    治愈者原型的唤醒,使我认识到我潜意识阿尼玛原型的青蛙意象——被保护的益虫——被呵护的弱女孩——被关爱的母体,需要作以调养和调整。青蛙本身具有转换的功能,而通过分析我感到,医生的治愈者素质和青蛙的转化意义,意味着我有能力、并正在走向人格整合的努力之中。
    按荣格的“从临床意义上来分析,情结多属于心灵分裂的产物”的理解,“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之梦让我清晰地看到了,我内心情结的病理性以及它的转化和治愈的存在。我真实体验到了荣格的名言:今天人们似乎都知道人是有情结的,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情结也会拥有我们。我也更深入理解了荣格关于自性化及其发展的含义:自性化的目标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为自性剥去人格面具的虚伪外表;另一方面是消除原始意象的暗示性影响。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   熊玲  2006年6月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