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青少年心理

陈侬:挣扎(1)

作者:陈侬 时间:2013-08-25 浏览次数:1136

哭泣的小洁

    18岁的小洁最近常常哭泣,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感觉无法控制,泪水就是不断地涌出。上午上完课,中午回到寝室,她就开始莫名的哭泣。但在内心,她觉得眼泪是悲伤的表达,是弱者的标签,所以她讨厌这样的自己,认为自己本该是坚强的,就像她强壮的身体,而不是总抹眼泪的柔弱女子。

    第一次远离家乡,第一次独自生活,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生活用品,第一次过集体生活,全新的大学生活本该是小洁人生迈向独立的开始。没想到的是,从小就渴望自由、渴望独自面对生活的她,在真正拥有了梦想中的自由之后会有如此多的沮丧和不安。早上总是无法自己醒来,需要同学喊才知道;教室总是搞错,东南西北搞得她晕头转向;银行卡跑了几趟都没办好。这些日常琐事对大多数同学都不是问题,她却困惑为什么对她来说这么困难。

    一天中每天下午6点的篮球训练时间是小洁感觉最开心的时候,运动场上的小洁觉得自己像换了一个人,自信又洒脱。篮球是小洁初中开始就喜欢的运动,虽然妈妈对她如此热衷篮球颇有微词,但对小洁在学校的活动也只有接受。

    从小,小洁和妈妈就是死对头,却没离开过妈妈半步。妈妈有时出去打临工,生活中还是会替她打理一切,为此小洁也常和妈妈抗争,可惜妈妈性格执拗,小洁只有服从。为了家、为了孩子,妈妈总说自己受了太多的苦,小洁也听爸爸说过。虽然觉得妈妈好辛苦,想帮助妈妈,至少自己的事情学着做,但妈妈不允许,说她什么都不会、帮不了。哪怕上初中后有了弟弟,妈妈仍旧一如既往为她收拾一切,妈妈说离开了家她就没办法活,但小洁心理很不服气。

    家里爸爸总是沉默寡言。作为一名普通教师,爸爸是一个坚强的人,无论多大的事都从不喊苦、喊累,爸爸也要求她要坚强,比如打球受伤了,无论有多痛都不能哭,要学会忍耐。

    同学说小洁是幸福的,父母即使负债累累也要让她读书。可每当想到高昂的学习、生活费用,她都感觉自己像在犯罪。

    常常夜深人静时,小洁却思绪万千、无法入睡。她感觉对不起父母,内心非常愧疚,这种感觉如此沉重,常常让她寝食不安。

    回想高中三年,小洁总结说是游戏了三年。当她以从未有过的高考低分结束了高中生活时,她明白,这意味着父母要以更高的学费来负担她的大学生活。仿佛一夜之间,她开始体会到长大了,真的要面对生活了。

    大学开学不久,小洁时常接到父母的电话,那种反复叮咛却让小洁感觉哪里不舒服,好像父母在一遍遍提醒她,为了学费,爸爸妈妈要再受多少苦和累才能供你继续读书!

    这种感觉加重了小洁对自己的恨。恨自己要花父母那么多钱,恨自己是父母受累的根源!一想到父母受的苦,深深的愧疚好似万箭穿心,令她窒息。此刻的小洁感觉自己像一头孱弱的小鹿,无力、痛苦又孤独。

    深陷困境的小洁,决心自救,要做最好的自己,再不能像高中一样游戏生活。她要求自己做好课堂所有笔记,决不能拉下一丝疑点;她要求自己要记住校园每一条路,决不能再糊涂半点;她要求自己要做好每一件事,哪怕付出所有。

    可是现实却很残酷,小洁几乎做不好她希望的所有。一次次的挫折、不满意,也让她的心一次次跌入谷底。

    每到中午,小洁就开始哭泣,止不住悲伤的眼泪、颤动的身躯,也困扰了周围的同学和老师。

    小洁到底怎么了?同学都不能理解,论家境她家不算贫困,论身体也算强壮,更别提篮球场上那个虎虎生气的女孩。

    可是,她为什么哭泣?

 

      陈侬相关文章:

    曾轶可,教你怎样做父母

    缺失的亲情可以在恋情中得到补偿吗?

    陈侬:挣扎(1)

    陈侬:挣扎(2)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