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心理与疾病

守护秘密好沉重

作者: 熊玲 时间:2006-10-22 浏览次数:4719

字体变小 字体变大
               

如果说心里有魔鬼令人毛骨悚然,那么,心里有秘密也会令人恐惧不安。有一种神经症,就是因为隐藏秘密或隐藏感情所致。怀揣秘密的人,就像怀抱定时炸弹一样,不知它何时爆炸而心虚。如果当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了,而因秘密事件的伤害所造成的懦弱、敏感、强迫等个性特点,却成为了缠绕一个人一生的恶魔。贾小欢和强强的故事,让我们明白,守护秘密等于是在设置心理障碍!让我们呼吁:父母们,请学习“教育”知识、善待孩子!

          

秘密的形成

贾小欢今年36岁,她曾谈过5次恋爱都不成功,便决定从今往后再不谈恋爱了。她总是怀疑一切、强迫思维、怕见熟人。小欢曾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在她6岁时,有一天放学回家,无意中撞见了父亲正与一个陌生女人睡在一起。童颜无忌的她,问:“爸爸,她是谁呀?”被激怒的父亲义正严词:“混蛋!不准说。你什么也没看见!”“我看见了,为什么说没看见呢?”父亲吼起来:“告诉自己,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伤心又委屈的小欢便去问母亲:“妈妈,我明明看见一个阿姨在爸爸的床上,爸爸怎么那么凶说我没看见呢?”母亲略带责备地说“小孩子不能乱说!”“我没有乱说呀,”母亲无语,呆呆地望着小欢。小欢急了:“妈妈,我真的没乱说。”妈妈也急了:“别问了!只能告诉你别乱讲,你看到的不是真的!”小欢懵了,不明白平时很温和的父母是怎么啦?过了几天,她还是愤愤不平,又一次质问父母“你们教我不能说谎的,为什么硬说我看见的不是真的?”父母的态度与回答丝毫没变,母亲还多了叮嘱:“小祖宗,你不能再问了。这事也不能对外人讲,不然,你就不是我的女儿了。”小欢傻了、害怕了,她似乎也明白了点什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恐惧感萦绕着她。从此,她变了,变得沉默、抑郁、孤独。

强强今年17岁,读高三,他跟小欢的年龄差异虽大,但表现的问题一样:强迫思维、人际交往障碍。他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去,9岁时他与另一个男孩一起,偷别人的钱包被抓,学校对他们作了记过处理,并在班上做了检讨。一贯开朗、成绩较好的强强,从此变得内向、寡言。他的父母也没少在他面前数落、责备。半年后,父母把他转到了另一所学校,并严厉叮嘱:“不准向任何人提起那件不光彩的事!”环境变了,强强的情绪却没有变,依然那么沉默、甚至回避社交。

          

恐惧真相

贾小欢和强强的故事,让我们理解了他们产生心理障碍的原因所在,但不能让人谅解的,是父母对待孩子“过错”行为的态度和教育方法。孩子的种种行为本身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关键人物(父母、老师)对孩子行为的评价、态度和行为反应!因为这些决定了孩子的继发行为,也影响着孩子个性心理的发展方向。

在小欢的故事里,透露着她父母婚姻和谐背后的隐秘与裂痕、她父亲对隐私恼羞成怒的内心冲突、她母亲回避真相背后的性格软弱与无奈、尤其是父母双双处理“孩子看到真相”的无知无能!小欢的童年,经历了说真话被歪曲、讲真实挨骂、求公正被威胁的心灵创伤。她脑海装了许多疑问:什么叫秘密?什么叫真相?说真相为啥要遭殃?她说,从那以后她就没有开心过,尽管父母对她很好,但她再也感觉不到被爱,挥之不去的是一种混乱的感觉:父母是恶魔、还是天使?她内心总是冒出一种冲动:誓要你们为我的屈辱付出代价,同时会冒出压抑冲动的想法:说真相的后怕!她在这种冲动与反冲动的重复中较量着,又产生了一个让她奇怪的念头:如果真相等于罪恶,我岂不更恐惧真相?

            

守密的代价

贾小欢和强强,从小就感知了隐藏真相的必要。小欢是因说出真相遭逢恐吓时,父母“教会”了她不得不守护秘密。强强是自己犯错后,产生了羞耻感,以及他父母的态度对他耻感的强化,使他认为,那件事是他蒙羞的永远的秘密。

分析贾小欢的个案,其守护秘密的动因显得复杂一些。她小时候向父母说的真相,是真正的秘密,那是属于她父母的秘密。父母确实需要孩子为他们的事保密,但却用了“否定孩子说真话”的愚昧办法,强制孩子保守他们的秘密。不幸的,孩子会以扭曲的心态来感知父母的教育,感知这个世界的真实、虚无、谎言等东西。于是她有了许多解不开的谜。长大了的她,理解了人都有不可告人的隐私应该保密,因此也在试着原谅父母。可她仍然不能让自己振作起来,总感到浑身沉甸甸的。

其实,对小欢来说,并非不可接受父母的隐私,而是不可忍受父母对她说真话的惩罚。这像冤案一样背负在她心里,没有洗雪,以致她苦思冥想“我是冤屈者、父母是恶魔”。后来,她又认为这个想法才是她感到可怕而不齿的秘密。

人在强迫反强迫的冲突中,必然陷入个人与个人斗争的内耗,陷入所谓强迫思维、强迫意向的怪圈中。小欢对“是真相、还是秘密”等问题的强迫性思维,是无意识在重复申诉一种冤屈:我没撒谎!是无意识在表达一个深层愿望:还我公正和清白!她视“父母是恶魔”的想法为不齿的秘密,道出了她仇视父母,又为仇视父母感到愧疚的内心冲突。她不能正常释放恨意,使攻击冲动转回自身,比如她经常偷偷地哭、扯自己的头发、划伤手臂皮肤等,正是她变相表达怨恨的自虐行为。她害怕见熟人,是她潜意识恐惧真相的自我防卫(熟人,意味着彼此熟知,象征她“我看到、我知道了”的早期情节),她回避熟人和社交,并非是她对人的恐惧,而是对早期“看到真相”情节的厌恶和抵抗。她多次恋爱失败,是她敌视父母情感的反面投射,更是她人性中的率真与诚实的秉性遭遇挫败、丧失信任感所带来的结果。

而强强的情节是“9岁时偷过一次钱”,他之所以把这事作为秘密守护,主要因为他父母无意识的态度和行为(将他转学、对他人格的道德否定)所暗示的“隐藏犯罪”。偷钱,是他童年时的过错事件,但它始终在影响当事者,那就不仅仅是这个事件具有的隐秘性,还有就此事件的处理方式给他造成的自尊伤害,没有得到修复,使他长时期陷入罪感和沮丧中,阻碍了他的个性成长。我们看,他总是那么谨小慎微、强迫性控制自己做事不能出错的处事态度,是多么虔诚地在表达他为过错赎罪的潜意识动机啊;他害怕和回避人际交往,也无不在表达他对早期秘密曝光的恐惧。

他们都是秘密的守护者,也是秘密的受害者。对于任何人来说,或许不可避免有秘密,但秘密太多或太深,会成为人一生的负担。尤其当保守一个恐惧性的秘密,就好似埋下了一颗腐蚀的锈钉,它势必慢慢地将一个人的身心腐蚀,让你疼痛难忍!

       
              

泄密的价值

类似这样的情形,除非当事者找人倾吐,或找机会流露愤怒感,否则过去事件成为秘密,它将无揭露之日。你以为它早就过去了,但它所产生的怨恨与愿望,始终在你的潜意识里,且秘密地在发挥它们的作用。

因此,要修复创伤,就必须卸去守护秘密的包袱,给秘密找到一条通路,让它流露出来。对贾小欢来说,需要学习跟父母对话,可以有这样一些内容:“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还是小孩时,你们的秘密和无理伤害了我。我怀着对你们的恨,却又不能表达恨的痛苦到现在,好累好累。我想释放给你们。”“亲爱的爸爸妈妈,我接受你们,也接受你们对我的爱”。对强强来说,你是不是该原谅自己9岁时的错误、学习宽恕自己?

如果说魔鬼的原型是天使,秘密的原型是真相,那么,对于害怕魔鬼的人来说,需要把魔鬼想象成是天使生了怪病,只要你轻轻地靠近它、怀着爱心呵护它,它终会还原成可爱的天使。对于恐惧秘密者,实际是恐惧真相,因此需要把秘密等同于真相看待,借助积极的想象,输出和完成这样的句子:我怨恨的是…… 我曾经历过…… 我想要做的是…… 我现在是…… 真实地道出心中的秘密和愿望,还原真实的自己。

对于所有因不同“秘密”制造出心理痛苦的人,都需要以公开的方式来处理情绪,这是复原过程中既简单又很难,但却是很有效的方式。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   熊玲

    熊玲相关文章:

   给心里的坎通条路

   总希望有人窥探的心理正常吗?

   回复关于生命的思考

   痛苦的悖论

   欲望着舞动的欲望

   你移情了谁,投射了啥

   你在为谁而活

   妈妈能释怀些吗

   宅男的世界

   口才不好有根源吗

   你为谁而死

   莫名担心为哪般

   凋零一切的永恒之死

   梦的隐喻与约拿情结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