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亲密的互害

作者:熊玲 时间:2016-04-29浏览次数:339




借连续剧《爱的阶梯》谈论亲密的互害,或叫,爱在恨的关系。前50集都在反映人际间的虐情或爱的扭曲,作为大结局千篇一律的需要,近尾声才仓促地演绎了爱如何化解了恨。虽说剧情有些奇葩,但整个剧在表达人类“爱恨关系”的主题上,还是比较深切。



   

下面以《爱的阶梯》中的三兄弟,谈谈什么导致亲密的互害?


   

先介绍下三兄弟:张皓天、宋子杨、路峰,是亲梅竹马、共甘苦的好兄弟,其中张与宋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他们风华正茂的而立之年,却被上辈人的恩怨,分裂着他们纯真的友情、撕裂着他们各自的亲密关系。三兄弟的爱恋取向,反映了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三类型的爱情关系。


    

(1)虐情到成熟的爱    

    


张皓天,是该剧塑造的有能力有当担的完美男子,是现实中女人心中的偶像。他跟陈秋妍之间,从虐情式的爱,发展到比较成熟的爱。所谓成熟的爱,指双方均能给到对方依恋和独立需要的满足。所谓虐情,指对感情的索取和虐待。

说张皓天有虐情,是指在爱情和兄弟情发生冲突时,他把爱情让给兄弟的做法。这一做法,仿佛是他更爱兄弟情,但后果却是:兄弟宋子杨因是一厢情愿而并未获得被让出的爱情,陈秋妍因被“转让”而深感被弃之辱。三人都陷入痛苦的深渊。

    


看出,张皓天以宽厚之爱,辜负了爱情的同时,也纵容了兄弟的自恋,这迫使他们三人,在充满尴尬与怨恨的关系中互害着。

    

   

爱情,本该在两情相悦的关系里存在。相爱的人,若感受着压抑、怨怒,只能说他们把爱扭曲到了一个虐情的境地。



张皓天和陈秋妍在经历了爱的波澜曲折后,有了爱的醒悟。如,陈对张的表达:“浩天,我们犯下的错误,就是牺牲自我去成全他人的幸福”。这句台词揭示了:他们曾经的牺牲精神,即虐情式的爱,未必成全的是他人幸福,反倒是对人的中伤。

   

    

感情走到后面,对张皓天而言,无论是对亲情还是爱情,他都是一个有责任、有爱的能力的男人。而陈秋妍的爱,却有点怪诞不经。



顺便说说陈秋妍。编剧把她塑造成了一个苦难、坚韧、柔情,被男人爱到死去活来的完美者。完美者的爱有点可怕,因她完全以牺牲自己而成就他人,尤其是她得了白血病之后,对爱情的颠覆性表达:放过我吧,因我不爱你,以前的爱都是假的。明白人都知,那样自虐的放弃爱,对他人未必是幸福可能是重创。若真是怕拖累对方,完全可对爱人表达真实:我患了癌症,我对你的爱没有变,但我拒绝跟你结婚,或说,我尊重你爱我的权利,但我有拒绝接受的权利。


    

更虐情的是,陈秋妍患癌后,并不怕拖累爱她的宋子杨,让宋呆在自己身边很长(近20集)时间。尽管这是编导的虐情剧所需。但借此,我们要对爱正本清源:爱是单纯的,不应混杂其他目的。陈秋妍与张浩天是互恋,那么病患中接受恋人的陪伴与爱护是天经地义。所以,陈以不爱张为名而接受宋子杨的陪伴与爱护,实际在伤害张的自尊。 

    

    

爱的本质是真实。陈秋妍隐瞒真相的爱,我不觉得很高尚,倒觉得是虚伪的圣洁。亲密关系,如果涌进太多“为你好”而谎称“我不爱你了”,那也不是道德,而是荒诞的救助。

   

    

影视编导总是很垃圾的呈现“伟大牺牲的爱”,却不顾,爱是情感的真实流动,不是高大上的誓言。在爱的关系中,如果你的爱没有使对方感觉温暖,或是令人感觉的负累,那不叫爱,那叫满足你自己“完美”需要的托词。


    

不过现实中,的确难有单纯的爱,也的确存在奇葩电视剧所演绎的奇葩爱情故事。这只能说明,人们对爱的理解有很多误区。 





(2)自恋的爱

  


宋子杨,一个胸有志向但能力欠缺、情商偏低的富家公子。爱的关系里他是轻度自恋狂。自恋有健康与病态之分,病态自恋主要指有夸大的自我价值和优越感,缺乏对他人需求的感受力。

    

    

宋的自恋式爱反应在两方面:一是,他毫无边界的施爱。他跟张皓天同时爱着陈秋妍,但兄弟两爱的方式迥异,张对感情比较成熟:因为我懂你所以爱你,并尊重你。宋是一厢情愿:因为我需要你所以爱你,并想占有你。

    

    

二是,他自恋的爱着他的理想幻象。似乎他为了爱可以放弃一切;他沉溺在爱的索取中,不管对方被他的举动弄得多么愠怒,都不影响他一意孤行的爱到底。他偏执的相信他自己:绝对是被自己看上的“完美者”所爱,陈秋妍就是他自我理想的完美投影;自己决不能也绝不会输给被他嫉妒的张皓天。

    

   

说宋是轻度自恋狂,是因为他对爱情有股傻劲的执拗,爱得坦荡而单纯,未有伤害性后果。生活中的情爱关系,其实有很多是自恋式的爱,以及病态的亲密关系,最终受伤的人是自恋者本人,但自恋者会固执的归因是他人的无情在伤害自己。




(3)偏执的爱

      


路峰,一个高智商但有偏执人格障碍的男子。亲密关系中他是有满腹仇恨的角色。撇开他的商业才能和复仇行为、以及复仇所伤害到的各种亲密关系,单从爱情看他,他对张乐美的爱,是深切而执着的。但因他的偏执人格,他对张乐美的爱又是极端自私和控制性的:你是我的就要绝对服从我,我可以背叛你,但你绝不能背叛我。延伸到其他关系是: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你若负我,我誓要你以十倍偿还。



偏执的爱,是因其自身缺爱。一个人在生命的早期,若父母缺位,或父母扭曲的养育方式,会使孩子的内心情感、被爱的感觉,始终是一块匮乏地,之后可能成为永远填不满的情感黑洞,导致性格上的极端。

       


路锋内心的情感黑洞,积攒了很深的愤怒与毁灭欲,这驱使他活在各种恨的关系,以至跟张乐美之间,亦充斥着恐惧的暴虐。路锋对乐美的爱,硬生生被他的偏执,弄成了一对施受虐关系。

      


相比下,张乐美对路锋的爱,显得更深刻而纯粹,代表了一种真正的爱:没有因为路锋的身份、偏执、仇恨等而放弃对他的爱,即使张乐美后来选择离开路锋,她也依然不弃对路锋病态之举的挽救,这仍是基于爱的作为。真爱的意涵就应是这样:对爱人的爱,是爱他的全部,而非他的某部分。所以她才是一个在恨的关系里坚守爱的人。现实虽罕见这样的爱,但该剧对张乐美形象的塑造,映射了什么叫真爱。  

    

     

偏执的爱,也是一种掠夺性的爱。比如路锋,利用了各种情感关系,如兄弟、养父母、合作伙伴等,企图把他曾经遭受的被掠夺、被抛弃的爱,以十倍的努力,以疯狂的形式夺回来。



体现掠夺式的爱,此剧较深刻的还有两人物:楚振华、宋天成,这两个老板之间的博弈,道出了何为亲密的敌人,并从另一角度呈现了本文想揭示的主题:什么导致了亲密的互害?解读两老板:楚振华,他争夺资源并非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踩死对方的自尊为最终目的,他从一个人性有点恶的普通人,逐渐变成为了冷酷无情的魔鬼,深层的原因是他人格里的偏执,驱策他必须拽住与他匹配的对手,才能满足他破坏性的攻击欲。所以,当宋天成不陪他玩“你死我活”的竞争时,他气急败坏地怒斥宋是懦夫,是孬种。

   


而宋天成,却从商场上的枭雄,蜕变为了一个温暖的父亲。这个点,反映了“爱在恨关系里”的特性:人性对虚荣的追求,被裹进了带有敌意的合谋关系;残酷的利益之争,抹杀的是双方的亲情和爱情。当宋天成体会到自己的尊严、亲情、爱情被铜钱洗劫一空时,他人性中的爱——理解、宽容、责任才重现出来,包括他诚实的忏悔,也是爱的表达。一对商场的亲密敌人,最终一个是被爱唤醒的慈父,一个是被偏执毁了自己的怨男。

 


对爱的思考



爱到底是在恨的关系里,还是恨在爱的关系里?通过《爱的阶梯》三兄弟的爱情故事透视,当爱被扭曲后,亲密关系质变成了敌视关系。关键的,那份恨关系要经历很长的痛苦阶段,这阶段可谓“恨在爱的关系里”胡搅蛮缠,而人心深藏的、未实现的爱,却在伤痕累累的仇恨中,或委屈或坚强的等待着,等待被修复被善待的那一天。

    


爱是很玄奥的东西,既厚重到不可计量,也轻薄如空气;爱亦像人的生命,既弥足珍贵,又脆弱不堪。人们对爱这个字,也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世俗,对爱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混乱、功利。

    

    

每一种爱的背后都有滋生它的土壤。然而,现实生活中的虐情、自恋、剥夺式的爱,远远多于成熟的爱。这似乎在警示我们考虑,如何能做到爱一个真实的人,而非一个人身上的“自我投影”?终究是每一个渴望爱、渴望亲密关系的人,最应该用心研究的学问。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