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受伤者

作者:熊玲 时间:2011-01-13浏览次数:5037





对受伤者的印象:帅男(林),现就读某名大学三年级。他跟同学(萌)热恋了一年后分手。他表示只想找人倾诉倾诉。林一副坦然、阳光的情绪,看不出有任何失落,可是话刚出口,眼泪也夺眶而出。整个对话中那止不住的泪水抒写着:他是一个何等的受伤者。

 

    

受伤者:我们分手快一年了,我以为这事已过去,我走出来了。可不是这样,我仍感觉好纠结好难过(眼泪汩汩而流)…

    


笔 者: 嗯,能说说什么使你好难过?

    


受伤者:我跟萌彼此很爱,很温馨幸福。可好景不长,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要分手,说我做得不够好,我不是她想要的那种类型。我如五雷轰顶、木然、绝望。好不容易我调整着自己,还算平静地过了快一年,期间她有过主动联系,我也做到了没回应。前两天我喝醉了,给她短信说我想她,她回复说也想我。之后,我感觉自己心情很糟,越来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感性上认定她是我爱的恋人,理性上认定那绝不可能,而把她视为陌路人。

    


笔 者: 感觉你的纠结了,让你伤心的是什么呢?

    


受伤者:我也不知道,就是伤感,想流泪。

    


笔  者:眼泪或许想表达什么?

    


受伤者:表达我有委屈,我受到过伤害。

     


一个多变的女孩,她说分手就分手。她说我做的不够好,可我没觉得哪里做的不好啊,我问她是否是喜欢别人了,她说没有。我不明白也想不通。

    


笔  者:如果她分手是对你的受伤,那么她分手的理由对你重要吗?

    


想想,你的想不通,是分手本身,还是分手的某种理由呢?比如像她说的,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你感觉如何?

    


受伤者:我是不能接受分手。不管哪种理由她跟我分手,我都很受伤,都想不通。

  




  


笔  者:也就是分手的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该跟你分手?

    


受伤者:是的,之前我们很好,凭什么她忽然分手?

    


笔  者:好像还是理由重要,你气的是她没有道理跟你分手?

    


受伤者:是呵,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她凭什么这样?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笔  者:她这样,你感受到了什么呢?

    


受伤者:感到挫败,深深的委屈,被否定和遗弃的滋味。至今这份感受很复杂,既怀念依恋,又心酸怨恨。

    


笔  者:分手这一年,她有过与你联系你却不理她,说明什么?

    


受伤者:我不想破镜重圆,出现了裂痕的感情是无法复原,总有痕迹,我不接受有痕迹。

    


笔  者:她主动跟你联系是破镜重圆的意思?

    


受伤者:不清楚,但我要忍住不回应。

    


笔  者:不回应她,你感觉怎样?

    


受伤者:没啥,有点解恨。

    


笔  者:是在还击她对你的伤害?

    


如果她真有想跟你和好的意思,你感觉怎样,会怎样?

    


受伤者:感觉很好,但我也不会接受的。

    


笔  者:你想她依恋她,若有机会你却拒绝她,这意味着什么?

    


受伤者:是想报复她?就是吧。

    


因为我受过伤,也不敢轻易再碰触那段感情。

    


笔  者:你说你又没做错啥,她为何要伤害你?

    


受伤者:其实,她也不是有意的,她本是个好女孩,的确没有理由伤害我呵。      

    


笔  者:可你一直认定是她伤害了你。

    


受伤者:感觉是这样。

    


笔  者:既然她没伤你,为何要报复她呢,又既然她没理由害你,也说不上“她不是有意”的伤害你,对吧?

    


受伤者:的确她不是要伤害我,但我确实感到了伤害,而且心伤得很痛。

    


笔  者:再体会体会,这份心痛,是源自你失去了她对你的爱,还是她对你的否定、抛弃,还是其他什么?

    


受伤者:说不清,很复杂。好像更多是来自被抛弃,自尊受伤的伤感。

    


笔  者:刚才分析说,她没理由,也不是她要伤你。

    


是否是你自身的什么,使你容易感受到伤害?或使你容易陷入受害者的位置?

    


受伤者:我的确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从小自尊心就强,敏感,受不得委屈,看问题也很悲观。

    


笔  者:具体讲讲,你是怎么个看问题悲观,小时候的你怎样?

    


受伤者:(省略过去的故事……)我非常自负,尤其在情感问题上。我一旦接受感情就非常执着用心,一旦被否定,我就像崩溃了一样,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感觉自己很受伤,自尊心很难恢复。

    


笔  者:这样看来,是你的自负、自恋在伤你,是你的悲观、脆弱自尊把你放到了受害者的位置?

    


受伤者:(有些沉甸甸的思索、沉默)嗯...是吧。

    


笔  者:如果伤害来自自己,你会怎样处理自己的感情?比如,是否会考虑收回对萌的怨恨?

    


受伤者:理性上我能做到,但感觉上还是有怨恨,有伤痛的。

    


我承认,根本上是我个人的自负在伤害我的自尊。但却不知,我在感情上是否真的会成熟起来……

 

    

虽然,受伤者(林)抛出的仍是他那——悲观、怀疑的自我。但我感觉他在朝自我内部看了,这是会走出受害者位置的关键所在。

    


失恋,本是男孩成长的机遇。如果你能从失恋中看清自己的欠缺和所需。

    





大多数的情伤,表象看是来自他人的恶劣,如欺骗、抛弃等,实际是来自本人的不成熟自恋。不成熟自恋,指一种“不能通过内在的价值标准理性而恒定地调节自尊的状态”,也就是自己的价值感,完全依赖于别人给予的认同与接纳、爱怜与赞赏。换一种理解,自恋者的内心,有个超强的理想自我,她总幻想并力求自己完美,总是害怕自己不够好而遭打击,所以,一旦敏感到被忽视被否定,哪怕莫须有的忽视或否定,他会即刻感觉挫败,感觉很没面子,甚至会气急败坏地自恨自虐,或攻击忌恨他人。



像林一样的受伤者,失恋何以使他那么受伤,看起来是女孩萌的突然分手。其实这个突然分手,暗藏在林认为的他们很相爱过程的底下,只是林因沉侵在被爱中,无法看清是因为什么而致他们的分手。对萌突然分手的理由“你做得不够好,你不是我想要的类型”,我们予简单解读:如果她说的是事实,那就肯定不是她对林“不好”的突然发现,那么林的不好(如自负、依赖,或悲观、多疑等)是处于暴露中的,只是林本人无意识;如果这不是事实,那么就是萌出自私欲而想分手的托辞,即,并不是林做得不好,而是萌以这样的托辞可达到分手的彻底。但重要的是,林不能觉知到事实的真相。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哪种真相,如果林是足够自信,那么分手是伤不到他的,至少不会伤他到现在。



像林一样的受伤者,真正伤到自己的是自己的脆弱自尊,真正把自己放于受害位置的,是他那过分依赖他者认同与接纳的自恋。

    


对于情感伤害,可能受伤害的来路各异,要么是伤害方的诸多缺陷,要么是被伤害方的诸多缺陷。但不管创伤源自何处,有一点是一样:不做受伤者,不沉溺于悲伤,绝对是取决于受伤害者,而非伤害者一方。

    


我们用“矛”比喻为刺伤人的恶器:比如他人的攻击、背叛、否定等,自我的负罪感、怨恨、自卑等。若情伤是来自他者恶劣的矛,那么必须是你有足够的清醒,你便会很快抵挡或分离投射来的“矛”;如果是源自内部的恶势力,那么是需要你有足够的勇气,以直面自己和修缮自己。

    


情感受伤,实际是一种自恋受伤。这与我们对自己或对他人的赞赏并理想化是密切相关的。一个人越缺乏自我肯定的信念与价值感,就越会把嫉羡目光投向他理想自我的对象。当这个理想对象(有理由)离他而去时,他可能陷入彻底的崩溃,而产生很多恶的内容——如自恨或恨人,攻击或报复。修复受伤的自恋,是在肯定自我的基础上建立起,如宽容、悦纳自己,宽容、悦纳别人等善的内容。

    


用克尔凯戈尔的话说,恶是“处于变的模式中”的善,它变成了对生命循环的彻底瓦解;善与恶之间的不同,涉及在纯粹形式上从“变”的模式向“是”的模式的转化。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只有刺伤你的那只矛 才能治愈你的伤”的原因:当用“善”的内容填充恶之位置时,伤口治愈了。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