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爱在错觉里

作者:熊玲 时间:2010-12-12浏览次数:4229




(1)怨情何时了

     


我老公的父母,一对善良、朴实的老人,均80有余。他们的过去可谓历尽风霜、含辛茹苦,如今他们身体健康,尽享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可他们似有难解的怨情,时常吵架。父亲,一辈子对外人态度好,对家人脾气怪,尤其是对母亲,一上火说话就难听,用他的话说“我说话毒得死鱼”,但说过就算了。可留给母亲的是经久的心痛,用她的话说“我的怨就因长期忍受他的毒舌”。

    


随着时间的流逝,儿女的说服劝导,父亲说他的毛病改多了。的确父亲的怪毛病也改了不少。昨晚,我和老公去父母家,老两口刚吵过架的气势,母亲闷坐在沙发上,一脸怨怒和委屈,父亲坐在一旁不吭声,搓揉着他有痛风的手。我们自然要问候,老两口即刻又吵起来,带着各自的怨怒攻击对方,听起来全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其中我也听到了父亲很毒的话:这辈子找到你咋这么冤孽哦!母亲眼都气直了,包含泪水,冲出一句:你就是想把我气死,去找个不冤孽的?接下来又是以毒攻毒的对话。他们终于消停了些,父亲极力解释:我现在是尽量照顾老太婆的心情,去哪里,怎么玩,都要先征求她的意见,可她总是不足意,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她,就嘴脸不是,几天不理我。母亲哭诉:你们听,他说话就这么难听,又不实事求是,我哪里几天不理你啦?你什么时候照顾过我的感受?我经常当做儿女的面,也私下跟你说过,你对我不要那么蛊逞(凶狠的意思),我年轻时受你的父母蛊逞,后来受你的蛊逞,现在土都围脖子了,还在受你的蛊逞,我咋高兴呢?!

    


父母的吵架尽管从程度上减轻减少了很多,但每次的吵还是很伤二老的心啊。父亲每吵之后,认错态度诚恳,但犯病也快,简直就没心没肺的犯病-认错的循环。不过他这次很感到委屈,因为他的确用心地在体贴母亲,可母亲不领他的情。



我跟老公曾交流过,父亲的德性缘由他过去经济和政治双重压力的家境:穷困,受欺,忍辱负重,几十年已习惯于压抑难受情绪,在外平易近人,只有在家才可“放肆”他积压的怨情,在无意识层面他以攻击方式满足了他大男人的尊严地位。过去同样忍辱负重的母亲,面对父亲这一德性必然饱受委屈。面对二老,我们只能采取的策略:劝导父亲“改脾气”,劝导母亲“别当真”。实际上,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很善解人意,她用她的理解尽量让着父亲的脾气;父亲也以最大的努力改着他对母亲的态度。



可昨晚我有着从未有过的心酸,二老以他们爱的方式——忍、让、改,相互理解、包容着对方,感觉他们相伴得好沉重。他们是那样爱恨不离,精神炯烁地牵手到白发苍苍的现在,不知要多大的能量和动力啊。我在思考,那份动力的来源,是他们对生活本身的向往,还是对生命的热爱,还是对儿孙满堂的成就感或亲情的眷恋,还是其他什么?而那份引发吵架的脾气、怨情又真能化解吗?

 

    




(2)情被投射掉了

    


当晚父母吵过,终于该我们说话了。老公以调侃的口气教导着父亲,通常情况我们都在保护母亲心情的前提下劝导二老。我说:爸,我给你讲个蛋清蛋黄的故事吧,有一对相亲相爱的老夫妻,男的呢很喜欢吃鸡蛋的蛋清不喜欢吃蛋黄,女的呢恰相反。在他们年轻时,男的就把他最喜欢的蛋清给妻子吃,把蛋黄留给自己;女的把她最喜欢的蛋黄让给丈夫吃而把蛋清留给自己。几十年过去了,有一天他们很意外、很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们让给对方的竟是对方最不喜欢吃的。

    


讲完后,父亲没反应,似懂非懂的样子。

    


然后我问母亲:妈,你对爸爸重要的需要是什么?她说:要他温和一点,不蛊逞我。再问父亲:爸,你最想要妈的是什么?父亲只是笑,好像不知道想要什么,然后他说:希望要她,我们说过就撩开,别记在心上。父亲并不清楚,这是个谬误式的需要,无法实现,只能使问题陷入负循环;他也不明白,母亲不开心的正是他老说难听的话。我重新问他:妈为什么撩不开你说过的呢?他说:她太小气了。我说:爸,你想想,是否是你带毒的话渗在妈的心里作痛呢?只要你的话带毒,她再大气,心也要被毒痛啊。爸沉默无语,我知道这表明他在反思。我接着问他:妈说了她最需要的是你的温和,但你没说清楚你最想要她的什么?爸说:想要她开心。我说:对呀,我们再看看,你们双方给了对方最想要的吗?而且,你们双方的需要好像是有序的。就是说,首先是爸爸给予了妈最想要的——态度温和(不蛊逞),那么,妈就开心啦,有了这份开心,爸也就能得到你最想要的——妈的开心。爸,你说是这个道理吧?爸呵呵地直笑:对对对,今天我真正懂了,原来我以为改了很多,但没改到要点,以为我很体贴你妈,但我没体贴到你妈最重要的,还埋怨她太小气了。你讲的鸡蛋故事,我也记住了,不以自己的喜好看别人,不给对方不想要的。不过呢,说好听的话我有些困难,但至少,我不会再对你妈说带毒的话了。

    




父亲的这番话,无疑令人兴奋不已。

 

    

我感慨,人间的温情是这般脆弱,一不小心就被投射掉了。温和之情,原本是人天然所需,也天生就有的,可不知为啥,人们越来越难以获得那天然基本的需要。

    


父母的吵架,和鸡蛋的故事,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他们不是无情,不是没爱,他们相伴到老都在给予对方我的“最爱”。

    


生活中太多痛苦的婚姻、冲突的家庭又何尝不是这样,爱在自己的错觉里?

    


纠结在爱恨关系的人,谁都认为自己很有情有爱有良心,而对方是无情无爱丧良心。但其实,每个人本都是有情有爱的,若没体会到亲情、温情和爱情,那一定是他们自己给投射掉了。比如我的公公婆婆,他们的确是好人,的确是善意的,可他们的善意好心,在他们无意识的投射性给予中,伤了对方的心。试想,被伤的一方,自然无以舒心回馈对方,久之,或猜疑或冷漠或攻击的交流模式便形成了。

    


感情这东西很小气的,它容不得忽视和误解,当你执意主观地要为他人好时,那份自然、柔美之情已在悄然消逝。

    


凡纠结的两情关系无一不是:以己所需要求于人,以己所感揣度于人,以己所志强加于人。和谐美满的关系恰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己所需理解人,按人所需给与人。若要爱在理解中,我们惟有明白对方真正的所需是什么,以及不能接受的是什么。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