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情这个东西

作者:熊玲 时间:2010-12-06浏览次数:3461





若问情为何物,谁也说不太清楚。人类对自然、人文、社会、科技的研究可谓情有独钟,满世界都有这些研究机构,唯独没有情为何物的研究机构。无数反应人类情感的文学、艺术、影视,也只是或真实或夸张地再现了情感生活本身,而无以道清情为何物。

    


往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是一种感觉。单说“情”不够,它须跟“感”相连,即情感,或感情。这样便可理解,情,应该是人的心去感觉,而不能作为对象研究的东西。

    


说感觉,你又会发现,情是一种既复杂又单纯的感觉。复杂如汉语言,深透它很难,单纯如溪水,清澈见底。

    


用感性理解汉字,汉字不是字,是字的哲学艺术。因你从汉字的框架里能感知其深藏的情感元素。

    


如情,它透出人、心、月、出土的十、出士的王、王出头的超越等因子。我理解,王就是人自我,能超越人自我之主宰力的,惟有情这个东西。尽管情字,可任由人去解读出它任意的因子元素。

    


情字,是所有汉字中最使人产生感觉联想的字,比如,当你注视或聆听到“情”字,你浮想联翩的自然是温暖、柔情、浪漫、亲情、情爱、情人等情调的东西,而绝非是股市、利润、抢劫、荣誉、晋级等幻象。

    


所以,情与理是分裂的,人不能用理性解读情字。

 


情,是人的血液,有它才有人生命的趣味。

    


围绕这血液——情字,可以话说或书写人间所有逸闻趣事。

    

    

可情这玩意,像云像风又像雨,说有就有说没就没了。所以,情只能被感觉,而无法用理智把控的东西。但,情必须是有对象的,离开对象,人无法体会情的滋味。比如有几种主要的情:

    

 




爱情,一种男女之间美妙的情怀。爱的激情性,使人感觉它可浓到天地融合,可淡到无影无踪;它具有的不确定感,致使人渴望爱又不信任爱,更不相信有永恒的爱。感觉爱情既令人销魂也令人消志,既使人迷恋也使人迷失。从上帝造出人开始,爱情就成为人最深层的追求,深刻到“对象是一个可以代替主体生命的全部,而失去这个对象就失去主体的全部”。古往,许多战争是因夺爱而发生,许多英雄是为爱而殉情。今来,许多国与国之间的矛盾是因仇而生,许多家与家,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是因情被伤,许多个人为了爱情而舍弃其他,或因为爱情而唤起了生命的所有力量……

    


所以,爱情本是一个悖论,它既可拯救人也可摧毁人。爱情是上帝给人类的最高贵礼物,也是对人性构成杀伤的利剑。

    


生活告诉我们,人的生命价值和意义都集中在爱情里,她似乎掌握了人性的秘密,成为支撑人实践命运的原动力。但,爱情的悖论警示,人必须发展一种理性力量,以驾驭激情爱的悖论。

    


那么,理性力量也是一种情,由爱的悖论所产生的不让爱受伤的爱护之情。在此基础上,爱情发展出了具有超越性的魅力:理解,宽容,接纳,奉献,创造等力量。人类发展到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今天,爱情少了原有的激情和浪漫,多了理性的超越,人们对爱情(悖论)的驾驭,试图建立在对对象优美的敬重、欣赏,对对象缺陷的尊重、接纳的基础之上。

    


可这一理性的超越,理论上成立,现实中罕见。客观说,只有极少数人能达到,多数人做不到。现实告诉我们,在两性配对中,大多是从“婚姻成为爱情的坟墓”到“婚姻成全了互相攻击的战场”之现状。人类在经营和驾驭事业的能力上,远远超过了经营和驾驭情爱的能力。你能见各领域的世界几百强,并不断刷新记录的排行榜,却不见有感情强者的排行榜;倒是听说为情所困的比为钱所愁的人更多,看到婚姻破裂的比企业倒闭的人更多。

    


经营情爱的低能,只说明情爱这东西太高深莫测,它几乎超越了人的理性能力所掌控的范围。

 





亲情,一种血肉关系之间的情感。这份情是滋养人成为有感情之人的源泉,缺乏她,轻者会是一个不近情理者,重者会是偏执狂或孤独症者。精神分析家强•鲍比对人的心理发育研究认为:“人类的发展,被视为一种创造和维系那迈向原初依附人物以及其他重要人物以便依附的过程”,并强调,人是否正常成长,取决于生命早期两个关键期:0-3岁的铭记期,和4-8岁的身份认同期,是否获得过亲爱的亲情。从演化和功能观点,对动物行为做生物学的研究发现,猴子的分离试验显示,那些剥夺了父母形象者是无法交配和抚养幼猴的。临床心理学也认为,自闭症患儿的病根源自0-3岁内缺乏肌肤接触或亲情的爱抚。

    


因此说,亲情是客体关系的原型,也是个体可与人建立关系的原初动力。如果把个人视为河流中远行的小舟,那么亲情便是推动它前行的河流,无论你飘得再远败得多惨,亲情永远是你安宁的港湾。人的成就感只能在外寻找,人的归宿感却只有滑向亲情。人这一生无论你荣耀还是落魄,亲情都是你背后那柔软坚实的靠山。

    


可是,天有阴晴月有圆缺,亲情她也会嬗变,就如同家是我们栖息的地方,可家也是会伤害人的(武志红就著有《家会伤人》)。历史的演绎告诉,亲情的嬗变来自爱和权的抢夺,哪里有情爱或权力之争,哪里就有骨肉相残、亲情加害。从这一现象看出,人类是比动物动更残暴的生物,这一嬗变性,使得人对亲情也变得不那么亲爱和信任。从象征的角度看,血肉之躯是脆弱的,血肉之亲情亦是软弱的,可谓血肉之躯有患病时,亲情亦有绝情时。

    


所以,人要越发聪明起来,懂得既可依恋亲情,也能够分离亲情。

 


友情,一种朋友之间肝胆相照的情感。友情应包括伙伴情、同学情、师生情、同事情、朋友情。他们是,并非亲人但胜似亲人的关系。

    


友情是一种怪情,她看似平凡实际深邃。品味友情,好像惟有她才是与你如影随形,是你永远可依靠的情感。你仔细感受会发现,令人放松的是友情,你不用为她小心翼翼;令人两肋插刀的是友情,你不需要为此有负担;令人分忧解难的是友情,你不需要对此有亏欠;令人分享喜悦和激动的是友情,你不用压抑兴奋之情;令人总念想的还是友情,你也不用为她担惊受怕、绞尽脑海……这些感觉,并非说友情比爱情或亲情重要,而或许正是她不如爱情和亲情重要。往往不那么重要的,恰是令人有承受之轻松的快感。

    


你随时可以看到,驱策人频繁地、长时地、不厌其烦地聚在一起(吃喝,闲聊,恳谈,做事,创造,出游,探险等活动)的动力,并非是亲情和爱情,而是友情!

    


人一生的情感生活,如果用百岁计算,那么有一半精力是投注在友情中的,或说人的黄金生命阶段是献给了友情的。 

    


在感情的世界,友情跟爱情亲情一样,也会有裂痕。否则,就不会有“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之说,也不会有“出卖你,暗伤你的都是朋友”之现象。生活中,当人得不到友情,会感觉自己渺小、孤立,当感受到友情被欺骗或背叛,会深陷一种愤怒、嫉恨之情感。人啊,总是为着友情而活动而高尚着,也总是因为绝情而怨怒而仇恨着。

    


人可以没有伴侣,但不可以没有朋友;人可以没爱情,但不能没友情;人也可以接受没了亲人和亲情,但不可以忍受没了朋友和友情。   

 


人间的是非恩怨、爱恨情仇,都是一个“情”字的衍生。因为,有情才有爱,才能体验那种种依恋与陶醉;也因为,没情没爱,或情爱被伤害才有恨和仇,才有了复仇的种种厮杀与犯罪。

    


但,依恋与陶醉仍是情,一种无法割舍的迷情;厮杀与犯罪亦是情,一种泄愤解恨的怨情。如果说人是感情动物,那么人的宿命就是爱恨情仇的轮回。

    


说到底,任何感情都是那么具有魔力和磁性,又是那样的魔幻而靠不住。

    


情这个东西,本质上就是魔鬼天使。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