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婚姻与情感

熊玲:再谈婚姻关系

作者:熊玲 时间:2020-03-29 浏览次数:6



爱情和婚姻,于人来说,像我们小时候,离不开的一对父母,长大后,依然离不开她们,但又未必真离不开。不过,爱情与婚姻之间的关系,非常混沌而暧昧。到底是“不以婚姻为目的的爱情是耍流氓”,还是“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还是“爱情进入婚姻后被演变成了亲情”?一直是扯不清的谜题。


好像爱情,很讨厌婚姻。婚姻,倒是很喜欢,也很欢迎爱情,只是往往没有福分迎娶,迎娶了,又没福气留住。这多因婚姻暗藏错觉,男人一般很笃定是娶了他眼中的西施,并误以为是爱情,女人更相信她嫁了自己心中的王子,也误以为是爱情。当现实的无情,和时间还原了对方的真相以后,双方都说,再也不信有什么爱情。难怪钱钟书的《围城》,把婚姻比作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内的人想出来。


若把婚姻比作学堂,有人进校后不久,便辍学,有人坚持了几年,熬不过还是辍了学。一直呆在学堂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成长着、幸福着的人;一类是纠缠着、受着苦的人。那么请问,辍学和受苦者在说明什么?是学堂的课太深奥、苛刻?还是学员太愚笨,或心情欠佳不想学?显然问题在学员。如此,我们可把婚姻看作有透视力的容器,它能映照一个人的心智水平,是滞留在口欲期,还是俄狄浦斯期,还是发育到了有一定的独立性、责任感的成熟期。


很多不幸的婚姻,反映的正是人格的不成熟。很多年轻人热情洋溢地结了婚、做了父母,但心理上依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们婚姻的命运,令人堪忧。






国内一直很火的《中国式相亲》电视节目,很能说明婚姻作为容器的多层映射。节目有一奇观:相亲正式开场前,有四组家庭别坐骑在特制的相亲摆船里,蓄势待发,准备驶向前来被选的相亲对象的区域。每一组的结构:中间坐的相亲男孩/女孩,两边分别坐的父亲母亲,或替代父母的其他亲人。全场下来,四组一轮相亲,连续四轮,每一轮有精彩绝伦的“面考”。主持人说,父母参与相亲是为了给孩子的择偶保驾护航。然后你能见识,父母们为了这一保驾护航,是多么煞费苦心、不遗余力地争抢“意中人”。我们不得而知,抢到手的究竟是儿女的心仪对象,还是父母眼中的婿媳。尽管最终是儿女自己做的抉择,也无需预判他们牵手成功之后会怎样。但这一奇观,使我们不难看出隐喻了中国式亲密关系的怪象:首先,粘连的亲子关系,是其他关系的核心。其次,婚姻关系不是两个人,而是一大家人的关系。再其次,婚后的小两口,依然是原生家庭的中心。






可以预测的是,心智未成熟的人,在亲密关系的角色总是“吃奶的小孩”,即使迈入了婚姻,他/她在婚姻里将继续寻找的要么是妈妈,要么是爸爸。试想,若两个都是吃奶的小孩,婚姻中的男/女谁能供给对方?又能供给多久?因此说,婚姻是心智成熟的人的殿堂。


爱情是供人享受的,婚姻是供人经营的。想要有和美婚姻的男女,是需要有与之相匹的经营能力。经营能力包括很多,其中最起码的是责任能力、容差异能力。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