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 媒体报道

无烟日:艺术家戒烟要灵感还是要健康?

作者:李明思 时间:2009-11-04 浏览次数:993

来源:艺周刊|时间:2009-06-02

     最新研究:每年的5月31日都是世界无烟日,研究人员最近发表研究报告指出,被动吸烟即俗称的 “吸二手烟”比原先外界所知道的还要危险,一些与吸烟者共同生活的女性,患肺癌的机率比常人多出6倍。
    这项研究是在检查密苏里州106名与吸烟者共同生活的妇女的组织后发现,被称为“GSTMI”的基因发生突变或是缺少此基因的妇女,其患肺癌的机率为一般人的2.6--6倍,“GSTMI”基因目前已被认为会使烟草中致癌物失去活性。

  
    当荷兰画家Vincent Van Gogh在1887年至1889年间写给法国年轻艺术家Emile Bernard信中说:“你要食好、住好,时常做爱,静静地抽烟和喝咖啡。”我们得以窥见一代大师的内心世界,抽烟,成为Vincent Van Gogh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调剂品,艺术与烟草的暧昧原来早已建立,但不幸的是,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还是在1890年自杀身亡。
 

     烟草与艺术微妙的发酵
    119年过去了,2009年5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起的第22个世界无烟日已经到来,今年主题换成了“拒绝二手烟,让肺自由呼吸”,自从全球艺术中心——法国实施公共场合的全面禁烟后,当地人引以为傲的空间——小咖啡馆也在此列,准艺术家和哲学家开始抱怨不知道该如何交流,没有一口烟来填塞双方陷入思维后形成的谈话空隙,很多人无所适从,交流的节奏被破坏,香榭丽舍大道、塞纳河边每一家咖啡馆里,都挂上了“禁止吸烟”的标志,法国《先驱者论坛报》还曾载文指出:“禁烟让一个国家正在慢慢褪去其传统文化的肌理,这当中不无痛苦。” 不过,民调显示,依然有66%的普通民众支持该法律出台。
    国内,陈丹青也在抱怨,在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由于现场不能抽烟,他开玩笑地说智商下降了很多,今年沪城又有50位人大代表提出控烟立法,据称,“无烟世博”的主题实践在世界无烟日掀起了高潮。
    有消息称,北京也有望修订公共场所吸烟罚款额度规定,将原来的罚款额度由原来的10元提高至50-100元,是否如法国一样,将控烟的范围从原本的医院、学校、办公室扩大到了酒吧、餐馆、酒店、夜总会,甚至画廊,艺术家们同样在议论纷纷,自从画家马文典叼烟广告涉嫌违法后,随着控烟举措的进一步实施,这个话题再度火热,吸烟与艺术之间就这样,酝酿着微妙的发酵……

 

    我只有放鞭炮的时候才抽烟
    高惠君 1966年生于河北保定。1986年毕业于河北轻工业学校。199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1994年定居宋庄小堡。


    2003年的宋庄,高惠君在自家的院子前铲除杂草,他发现从事这样的事情后,手在洗过三遍以后和抽了几十年烟的农民手指类似,脏,而且显现绿黄的颜色,俩手指甲缝里十个月牙型乌金边,直陈自己看见都害怕,还拿的起笔来写诗?谁信?
    高惠君笑了起来,连说记得当时的情景,他不喜欢病态的东西,包括抽烟,他热爱美好,喜欢看人微笑,一切表现残酷的主题的都不喜欢,他认为现实世界比所有艺术都残酷,艺术家黄扉说他的画,表面看上去,清似远山,静若止水,其实内心怀念在中国历史上的鼎盛时期,宋、元、明、清什么的……他怀念那时的气韵和清远,陆虹说他坐在灰砖青瓦的小园中画画,想的都是 “明河有影微云外,清露无声万木中”明沈周的意境,高惠君这样的的思想,不抽烟是正常的。
    高惠君在创作的时候,不会出现不少人心目中的典型的艺术家扮相:乱蓬蓬的头发,瘦削的脸颊,很差的气色,手里拿着一枝烟,晚上在灯下创作,白天睡觉,他偶尔会泡点咖啡,大多的时候会喝点矿泉水,对于有些艺术家靠吸烟来获得灵感,他并不认同,表示灵感如同锻铁时候的敲打起的火花,他不会采取催化的方式,脑袋里首先出现的是一个情景设定,是一种感情需要,无所谓灵感,他喜欢清新的空气,找人聊天都去露天的场所,不过,他笑说宋庄工作室的屋子顶都很高,烟味散去比较快,不然,简直无法忍受。
    朱自清有散文《谈抽烟》,主要是写抽烟是一个人生活中的一种嗜好,习惯,“抽烟其实是个玩意儿。就说抽烟吧,你打开匣子或罐子,抽出烟来,在桌子上顿几下,衔上,擦洋火,点上。这其间每一个动作都有股劲儿,像作戏一般。” 高惠君并不否认这是种习惯,玩笑说只有在放鞭炮的时候,自己才会忍受烟的味道,但对于抽烟者来说,自己一包接着一包,你不提醒他的时候,他并无意识,其实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包括开车的时候都不放过,这是很危险的行为。
    5月31日无烟日的到来,高惠君作为艺术家,直称应该有社会责任感,虽然无法阻止别人的习惯,但应该恪己,尤其是艺术家在进行个人创作的同时,家人的健康不可忽视,面对怀孕的妇女,或者青少年,都应该礼貌的控烟,他甚至认为,所有的公共场所都应该控烟,二手烟已为最大危害。

 

画水墨的抽烟更厉害

梁建平,水墨艺术家,宋庄东区水墨同盟发起人之一,现为北京“茗墨塘画廊”艺术总监、学术策展人。

    梁建平不抽烟,有人说,每次去拜访他的时候,他都会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喝茶,跟他交谈的时候,他永远都保持着特定的语速,他会告诉你,宋庄的水墨画家不少,还有很多新来的水墨画家,水墨不同于油画,水墨艺术家的成长期相对比较漫长,成熟期比较晚,还有一突出特点就是他们更爱抽烟。对于抽烟,国画大师齐白石,原来烟瘾很大。每当作画写诗之前,总要先猛吸几口烟。后来他决心戒烟,当众把烟盒抛到水中,并口吟一联:“烟从水中去,诗由腹中来。”也有人问黄永玉,你抽烟每口都会吸进去吗?黄永玉非常戏谑的讲起了苏东坡的故事,说苏的胡子很长,有人问他,晚上睡觉的时候胡子放在被窝里面还是外面?这下麻烦了,苏东坡这一晚上,胡子放在外面也不好,放里面也不好,放来放去一个晚上没睡着。哈哈,不经意的东西你问到它反而奇怪了。

 

 

梁建平听完,也笑了起来,坦陈这是一种习惯,不自知的习惯,已经形成身体固定一个步骤,以前总有人给我递烟,自己并不喜欢,但不忍拂去人家的好意,后来人家一根一根的递,就会很违自己的心意,所以现在,我一开始就拒绝人家的香烟,直到人家都知道我不抽烟为止。

1993年,梁建平在徒步沿黄河全程考察黄土文化后,拜师皈依佛门,从此他成为一名佛徒,在这里面,佛门中的“贪、嗔、痴、恨”里并没有排斥吸烟,但是他肯定这是不好的习惯,他说自己很宽容,家里也会准备香烟,以备亲戚朋友的吸食,尤其是抽烟在社交上的地位很高,在生活中,尤其是初次见面,递烟成了常规,转眼就有共同语言,还互相借火,缓解了紧张。

 531无烟日,梁建平号召大家都来停止抽烟一天,对于香烟,站在艺术家健康的角度来说,它破坏人的身体,让艺术家的创作中断,对烟的依赖,会腐蚀一些思维,提倡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尤其是二手烟,它妨碍了别人的正常生活,未来控烟的应加大在这方面。

 

 吸烟也是种蚕食

孙芙蓉 1961 出生于中国河北省邯郸市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宋庄小堡村

孙芙蓉说,四十多年来一种无奈的活法,使她产生了这样的直觉,一颗鲜活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已被蚕食的体无完肤,而残留给我的只是一种说不清楚的阵阵隐痛,蚕食就是一种软暴力,是伴随欲念的攀升而不断增长的、无休止的、贪婪的私欲横溢的行为过程,就这样,她创作了《蚕食》系列。

她说吸烟也是一种欲念,一种蚕食,它腐蚀人的肌体,副作用很大,使你不由得回望自己,如同艺术的人生,三十岁时她用剪刀作剪纸,用衣服造梦。四十多岁时,它同样用剪刀把自己做的衣服毁掉,是一个从美好到零落的断片,如同人抽烟后人的身体,破坏了给你看,触目惊心。

孙芙蓉是不会抽烟的,在女艺术家里面显得比较正统,由于爸爸是小知识分子,喜欢文静的女孩,她的出落就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下的女孩剪影,《蚕食》系列的创作跟人性格反差太大,她认为个人经历,生存状况,生存经历会改变性格,影响成长的过程。“当你内心不满,我不会以暴制暴,但会把暴力用在作品里,一切心态都在作品里”她笑着说。

作为女性,她认为女艺术家总会当母亲,采取吸烟的方式,让身体的痛苦大于心理的痛苦来减轻心理负担,以求灵感来获得好的作品,是不可取的,为了给未来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戒烟刻不容缓,她还认为有关部分在控烟的方面,应该普及吸烟危害,潜移默化长期推行,特别是教育青少年,让其培养好的习惯。

 

艺术家戒烟需有强大欲望

熊玲: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首席咨询师,副主医师,心理测验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心理治疗专家,资深神经症治疗专家。

 

 

      艺术家作为其中的特殊人群,他们在创作过程中总是在自虐中寻找灵感,一个没有丰富经历的人很难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这里所谓的“丰富经历”通常是指痛苦的经历,包括在家庭的不幸和社会上经受的痛苦。童年时代过度缺爱、得不到关注就会导致成年之后有自虐倾向,以此来换取注意和关爱。有的人在社会上经受了痛苦,心理上产生了极强的攻击倾向,又由于各种原因不能把怨气发向外部,就只能通过折磨自己来发泄。

要吸烟者戒掉一个习惯很难,艺术家戒掉更难,就像热恋的恋人般,香烟是被爱的那方,你断掉这个情感的纽带,会陷入分离的焦虑当中,艺术家借助吸烟来达到孤独,吸烟并不是单调的孤独,而是丰富的孤独,烟能使他充满快感,烟能使他亢奋,吸烟还是男性的象征,艺术家的心里情结是很复杂的,对于这个职业来说,它的效果确实有强大的诱惑力,你内心必须要有强大的欲望,告诉自己要戒烟。

抽烟实际上是一种物质依赖,要戒掉可以通过心理分析的疗法,譬如说厌恶疗法,或者认识到身体的健康的重要性,想到吸烟后果,是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范围,设置希望危险,一思考就图像化,仿佛看到自己肺部的阴影,可以增加艺术家戒烟的信心。  (文/李明思)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