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心理咨询_成都心理咨询培训_成都心理医生_成都那家心理咨询所好_成都婚姻咨询_成都青少年咨询-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96|回复: 0

弗洛伊德关于强迫症的研究(转帖)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10-28 19:06:48 |显示全部楼层
PS :正在参加谷老师的关于强迫症的讨论小组,对拉康派的精神分析开始接触,学习中。存档学习。

 
谷建岭 译

译者按:《强迫症研究摘要》是译者在《弗洛伊德标准版摘要》一书中选出有关强迫性神经症的章节翻译而成。标题为译者拟加。

一、1950A 1/272
第79封信。《手淫、嗜好和强迫性神经症》(1897)

手淫是唯一的比较重要的习性、“原初的嗜好”,并且它作为对酒精、吗啡、烟草等其他嗜好的存在的代替和替换而言是唯一的。这一嗜好在癔症中所起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并且可能就是在那里,显著的障碍将被发现。关于强迫性神经症,被压抑之物突破的位置是词表象,而不是附着于它的概念的这一事实被证实。因此,最迥然不同的事物在有多个意义的单一词语之中作为一个强迫性观念而毫无困难地被连接起来。为了允许多重的应用,强迫性观念经常被覆以异常的字义的模糊。

二、1950A 1/347
《科学心理学大纲》。心理病理学——第二部分:1-2章节(1895)

癔症的每一位观察者被癔症患者受制于由极度强烈的观念所实施的强迫的事实所触动。癔症性强迫是无法理解的、通过思想活动是无法被解决的、并且在它的结构中是不协调的。存在导致癔症性压抑并且,同它一起,导致癔症性强迫的被投注的自我的防御过程。在那一范围中/程度上,这一过程与不可渗透的神经细胞系统的原初过程区分开来。

三、1.1895C 3/71
《强迫症与恐怖症:它们的精神机制及其病原学》(1895)

强迫症和恐怖症不能被包括在狭义的神经衰弱之中。因为被这些症状所困扰的患者是神经衰弱患者与不是神经衰弱患者同样多。强迫症和恐怖症是与众不同的神经症,有特殊的机制和病原学。创伤性强迫症和恐怖症被结合成癔症的症状。在每一例强迫症中,两个部分被发现:1)将自己强加于患者的观念;和2)被联结的情感状态。在许多真正的强迫症中,显然情感状态是最重要的事物,因为当与之相联结的观念变化的时候,那种状态坚持不变。正是情感状态与相联系的观念之间的不真实的联结来解释强迫症的如此典型的荒谬性。强迫症与恐怖症之间的巨大的不同是:在后者中,情感总是焦虑、害怕的情感。在恐怖症中,根据害怕对象的性质,两组可以被区分开来:1)普通恐怖症,对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憎恶或者害怕的事物的夸大的恐惧;和2)偶发性(contingent)恐怖症,对没有激起常人害怕的特殊情景的害怕。恐怖症的机制与强迫症的机制是完全不同的——除了滋养适于成为恐怖症的主体的所有观念的焦虑的情感状态之外,没有什么曾经被发现。因此,恐怖症是有性根源的焦虑性神经症的一部分。

2.3/83
《强迫症与恐怖症:它们的精神机制及其病原学》(1895)
附录:弗洛伊德的关于恐怖症的观点

弗洛伊德处理恐怖症问题的最早的方法出现在他的关于防御性心理神经症的第一篇论文中。在他最早的论文中,他把相同的机制归于绝大部分的恐怖症和强迫症,同时把完全地癔症性强迫症和一组以广场恐怖症为典范的典型的恐怖症排除在外。这一后者的是极其重要的区分,因为它暗示着在有精神基础的和那些没有(精神基础)的恐怖症之间的区分。这一区分与后来被命名为心理神经症和真正的神经症的相联结。在关于强迫症和恐怖症的论文中,区分好像不是在两组不同的恐怖症之间而是在强迫症与恐怖症之间做出,后者被宣告是焦虑性神经症的一部分。在关于焦虑性神经症的论文中,主要的区分不是在强迫症与恐怖症之间而是在属于强迫症神经症的恐怖症与那些属于焦虑性神经症的恐怖症之间。在恐怖症、癔症、强迫症与焦虑性神经症之间存在着不稳定的连接。

四.1896B 3/168
《关于防御性心理神经症的进一步评论》(1896)
第二部分:强迫性神经症的性质和机制

早年儿童期的性经验在强迫性神经症的病原学中有它们在癔症的病原学中所拥有的同样的重要意义。在所有的强迫性神经症的案例中,弗洛伊德发现了能够回溯到先于快乐行为的性被动场景的癔症症状的基础。强迫性观念被转换成已经从压抑中再现的并且与在儿童期伴随快乐而实施的某一性行为相关联的自责。在第一个时期,包含着后来的神经症的根源的的儿童期的不道德的事件发生了。这一时期随着性成熟的到来而结束。现在,自责被粘着在这些快乐行为的记忆上。第二个时期,疾病,是以被压抑的记忆的返回为特征的。根据打开通道进入意识的是否只是涉及自责的行为的记忆内容,或者与行为相联结的自责情感是否也如此,存在两种强迫性神经症的形式。第一种形式包括典型的强迫性观念,在其中,内容引起患者的注意并且,他只感到无限的/模糊的不快乐,可是将适合强迫性观念的唯一情感将是自责的情感。强迫性神经症的另一种形式发生,如果已经打开通向在意识的精神生活中的代表的道路的不是被压抑的记忆内容,而是被压抑的自责。

五、1907B 9/115
《强迫行为与宗教实践》(1907)

《强迫行为与宗教实践》写于1907年2月。这是弗洛伊德对宗教心理学的引导性的侵犯。弗洛伊德被在神经紊乱患者中的强迫行为与信徒借以表达他们的虔诚的仪式之间的相似所触动。实现/执行强迫性行为或者仪式的人们属于经受强迫性思维、强迫性观念、强迫性冲动和类似之事物的那些人的同类。神经症患者的仪式在于对总是以同样的或者以有条不紊地各种各样的形式不得不被实现的特定的日常行为做稍微的调整、细微的增加或者限制或者协调。任何活动都可以成为强迫性行为,如果它们是通过细小的增加物被详尽地说明或者被给予有规律的特征。在强迫性行为中,每件事情都有它的意义并且能够被解释。狭义上的仪式事实上是相同的。仪式最初是作为防御或者保障的行为、保护性措施。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罪恶感在他们在内心知道他们是可耻的罪人的虔诚的人们的声明中找到它的对应部分;并且这样的人们用以开始日常活动的虔诚的(宗教)仪式似乎有防御性或者保护性措施的价值。强迫性神经症被认为是宗教的形成的病理学的相应因素。神经症被视为个体的宗教,而宗教被视为全体的强迫症。

六、1. 1909D 10/153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
编者的注释(1955)与导言(1909)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是关于其治疗始于1907年10月1日的一个案例。通过它的长度、它的效果的有害性和患者自己对它的看法来评判的这一案例应被认为是一个不太严重的案例。持续了大约一年的治疗导致患者人格的完全恢复,并且导致他的心理障碍的排除。遭受严重程度的强迫性神经症的人们远不及癔症性患者那样普遍地把他们自己提交给分析性治疗。强迫性神经症不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情。因为我们对强迫性神经症并不熟悉,所以我们不能拥有关于它的预期。

2. 1909D 10/158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A)治疗的开始,(B)婴幼儿的性欲

一例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用这样的陈述来介绍自己:甚至从他的儿童期直到现在,他为强迫症所困扰,只是最近4年尤为强烈。他的紊乱的主要特征是对某事可能发生在他非常喜爱的两个人,他父亲和他赞赏的恋人,身上的恐惧。除此之外,他意识到难以抑制的冲动,例如用刮胡刀割他喉咙的冲动;另外,他产生了有时是与极为不重要的事物相联系的禁止。治疗的开始是患者方面保证会说来到他脑海的所有事情,甚至它是使他不高兴的,或者看起来不重要的或者不相关的,的结果。作为他陈述的结果,弗洛伊德发现:患者处于性本能的部分,看的欲望(窥阴癖),的支配之下,因为它,才有一个与他喜欢的女性有关的十分强烈的愿望,看她们裸体的愿望,在她之中不断地重现。这一愿望对应着后来的强迫性的或者难以抑制的观念。与强迫性愿望紧密并排的,并且最终与它相联结的,是强迫性恐惧:每次他有这类愿望时,他就禁不住害怕: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强迫性神经症比癔症使它更加地明显:形成精神神经症的因素将会在患者的婴幼儿性生活中而不是在他的当下的性生活中被发现。

3. 1909D 10/165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C)巨大的强迫性恐惧

一例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患者透露了他的巨大的强迫性恐惧:一些老鼠将会钻进他所赞赏的恋人的肛门并且也会钻进他父亲的肛门。因为他父亲许多年以前就已经去世了,所以这一强迫性恐惧是比第一种恐惧更加荒谬,于是关于他父亲的恐惧没有得到稍微较长时间的承认。他已经安排了一个移置,通过邮件寄给他的夹鼻眼镜。他认为:除非把邮费直接付给一个特定的人(军官A),否则老鼠将会真地对恋人采取行动。他发誓直接把钱付给那个特定的人。他以这样一种方式,做到真实的偿付是非常困难的,来陈述这一发誓。事实上,除了邮局的职员之外,他没有欠任何人的钱。已经告诉他欠军官A钱的上尉犯了一个患者一定已经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错误。尽管这样,患者做出了基于这一错误之上的他还钱的誓言。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抑制了关于另一个上尉(B)的插曲和这位邮局里的表示信任的年轻女士。他决定去看医生并且认为:医生将会给他一个证明,大意是为了恢复他的健康,实施他的特定的强迫性动作是必须的。

4. 1909D 10/173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D)治疗开始

一例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在九年以前的一个晚上,当患者不在那儿的时候,患者的父亲去世了。从那时起,这个儿子一直感到内疚。弗洛伊德帮助他得出结论:他事实上希望他父亲的死亡。患者承认,从7岁开始,他已经有一种他父母猜到他的想法的恐惧,并且这一恐惧在他一生中持续存在。当他12岁的时候,他认为,如果他父亲去世了,他的去世可以使他足够地富有来娶他所爱的女孩。在第七次中,他说,他不能相信他曾经抱着一个这样反对他父亲的愿望。他继续叙述道,自从他父亲去世起,他的病已经变得极为严重;而弗洛伊德说,在他把他对父亲的去世的忧伤作为他的病的严重的主要原因的范围中,他同意他。他的忧伤已经在他的疾病中找到病理的表达。因为悲伤的正常时间将会持续1至2年,所以像这样的病理性悲伤将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5. 1909D 10/186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E)一些强迫性观念及其解释

一例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强迫性观念拥有要么没有动机要么没有意思的外表,正如梦一样。最疯狂的和最古怪的强迫性观念能够被消除,如果它们被调查的足够深入的话。解决是通过开始强迫性观念与患者的经历的时间联系,也就是说,通过询问一个特定的强迫性观念什么时候第一次出现并且它在什么样的外部环境中易于再次发生,实现的。在患者身上经常出现的自杀的冲动之一被解释。他与他的恋人的缺席有关,因为她正在照顾她母亲。因为夺去了他的恋人,他想杀死她母亲,自杀是因为这些想法而惩罚他自己的方式。他的保护性强迫已经只能是对相反物,那是他一定已经感到的对他的恋人的敌视的冲动,的反应,如自责和悔恨的表达。他的在雷雨中数数的强迫能够被解释为已经是一个反抗有人处于死亡的危险之中的恐惧的防御性措施。

6. 1909D 10/195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F)疾病的诱发原因

一例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并且疾病的诱发原因被讨论。强迫性神经症的婴幼的先决条件可以遇到突然的健忘症,虽然这经常是一个不完全的,但是疾病当下的诱因,相反地,是被保留在记忆之中。压抑使用另一个,并且事实上一个比较简单的,机制。创伤,不是被遗忘,被剥夺了它的情感的投注以至于保留在意识中的只不过是完全索然无味的和被评判为不重要的它的观念的内容。在癔症中所发生的和在强迫性神经症中所发生的之间的区别在于我们在现象的后面能够重构的心理过程。他的疾病的主要后果是顽固的不能做事,这允许他把他的教育的结束延期数年。一个关于他是否应该保持对他所爱的恋人的忠诚,尽管她贫穷,或者他是否应该沿着他父亲的足迹而娶已经指定给他的、可爱的、富有的并且广结豪门的女孩的冲突被置入他的心中。通过疾病,他逃避了解决现实生活中冲突的任务。

7. 1909D 10/200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一部分:个案史摘要:(G)父亲情节与老鼠观念的解决

一例关于老鼠的强迫性神经症的个案史摘要被提交。患者发现他自己处于一个类似于,正如他所知或者所怀疑的一样,他父亲在结婚之前所处的情形之中;而患者因此能够使他自己认同他父亲。在其疾病的根源处的冲突是处于他父亲的愿望的持久的影响与他自己的爱情的偏好之间的挣扎。弗洛伊德提出了一种解释:当患者是一个小于6岁的孩子的时候,他已经是有与手淫相关联的一些性的不正当行为并且已经因为它而被他的父亲严厉地惩罚过。这一惩罚使他的手淫得以结束,但是在它之后留下了对他父亲的怨恨并且已经将他稳稳安置在他的干涉患者性享受的角色之中。患者的母亲说,他被惩罚是因为他咬了某人。老鼠惩罚(钻进他恋人和他父亲的肛门中的老鼠)的故事引起了所有的他的被抑制的痛苦的、自我中心的和性的冲动。老鼠惩罚唤起了在他的儿童期起着重要作用并且通过由于蠕虫而引起的持续的愤怒被保持在活动中许多年的肛门的性欲。这样,老鼠逐渐有金钱的意味(Rattus是老鼠的属,而Rate是分期付款的德文)。儿童的某些性理论与这一强迫症的关系被提出。

8. 1909D 10/221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二部分:理论部分,(A)强迫性结构的某些一般特征
   
强迫性结构的某些一般特征被讨论。强迫性结构能够被认为是愿望、诱惑、冲动、反思、疑惑、命令或者禁止。在患者继续用以反对已经突破其道路进入他意识中的强迫性观念的次级防御性斗争中,应该被给予一个特殊名称的精神结构出现了。它们并不仅仅在对抗强迫性思想中呈现的理性的思考,而且,可以说,是这两类思考之间的混血儿。它们接受它们正在抵抗的强迫症的某些前提,并且因此,同时使用理性的武器,被建立在病理思想的基础之上。患者他们自己不知道他们自己的强迫性观念的措辞。强迫性思想已经经历了类似于梦的思想在它们成为梦的明显的内容之前所经历的歪曲。借助省略的歪曲的技巧似乎是强迫性神经症的特征。

9. 1909D 10/229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二部分:理论部分,(B)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一些心理的不同寻常之处:他们对现实、迷信和死亡的态度

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一些心理的不同寻常之处,尤其他们对现实、迷信和死亡的态度,被讨论。患者是高度迷信的,虽然他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和有见识的十分聪明的人,并且虽然他有时能使弗洛伊德确信关于所有这一胡说八道他一句话都不相信。他的迷信是一位受过教育的人的迷信,并且他避开了诸如害怕星期五或者数字13等等之类的偏见。但是,他相信预感和预言般的梦。他总是将会遇到他恰好已经正在想的那个人,因为某一无法解释的原因。由强迫性神经症患者所拥有的另一个内心需要是不确定的或者在他们的生活中的疑惑的需要。处于每一精神神经症紊乱的对象之中的不确定的创立是为了把患者从现实中拉走并且把他从世界中孤立出来而由神经症运用的方法之一。在强迫性神经症中,记忆的不确定作为症状形成的协助而被最充分地使用。患者对死亡问题有一个十分特别的态度。无论任何人去世的时候,他显示出最深切的怜惜。在他的想象中,他一直在杀死人们以便向他们的失去亲人的亲属表达他衷心的同情。在进入他们生活的每一个冲突之中,他们在寻找对他们很重要的某人的死亡。

10. 1909D 10/237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二部分:理论部分,(C)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本能生活和强迫行为与疑惑的根源

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本能生活和强迫行为与疑惑的根源被讨论。当他20多岁,面临要娶另一位女性而不是他已经爱了如此之久的女性的诱惑的时候,患者病了,并且通过搁置所有的必须的预先的行为他回避了对这一冲突做出决定。这样做的方法是由他的神经症提供给他的。如果我们考虑一定数量的对强迫性神经症患者的分析,我们将会发现逃脱这一印象是不可能的:例如我们在我们现在的患者身上已经发现的爱和恨之间的关系是强迫性神经症的最常见的、最显著的并且因此可能是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正是疑惑导致患者对他的保护性措施的不确定并且导致他为了消除那一不确定而不断地重复他们。也正是这一疑惑最终使它得以产生:患者的保护性动作自身如他的与其情人有关的最初的被阻止的决定一样不可能被实现。强迫行为是试图对疑惑的补偿并且是试图对疑惑所证明的(心理上)受抑制的无法容忍的状况的修正。通过一类退行,预备性动作逐渐被用于代替最终的决定,思考取代了表演,并且,代替替代性动作,在它之前的某一想法用所有的强迫行为力量来显示它自身的存在。强迫性或者难以抑制的思想是退行地象征行为是其功能的思想。

11. 1955A 10/251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二部分:理论部分,附录:案例的原始记录:编者的注释(1955)

在他的著作之一已经被印出来之后,销毁所有的出版物所基于的材料是弗洛伊德终其一生的习惯。因此,事实是非常少的他的著作的原始手稿已经存留下来,它们被得于其中的原初的笔记和记录就更加少了。在他去世之后在伦敦的弗洛伊德的记录稿之中被发现的现在的记录,《一个强迫性神经症案例》,对这一常规提供了一个无法解释的例外。大概原始记录的三分之一被弗洛伊德几乎逐字地复制在刊印的版本中。这由1907年10月1日的初步的面谈,和最初的7次组成。弗洛伊德的记录的剩余的三分之二被全部翻译。它包含被弗洛伊德填充到刊印的个案史中的一些资料,但是大部分是新材料。

12. 1955A 10/259
《对一例强迫性神经症个案的注解》(1909)
第二部分:理论部分,案例的原始记录

“鼠人”案例的原始记录被展示。在10月1日,患者宣布他想谈论他的强迫性观念的开始。访问的描述进行到1月20日,当手稿结束的时候。患者的抵抗被讨论了并且他的许多的梦被解释给他/为他。他的手淫和他的手淫的缺失被讨论并且他父亲在这一情形中所拥有的作用被讨论。老鼠、蠕虫与阴茎之间的联结被解释。患者已经与他的朋友们有大量的有关金钱问题的烦恼并且不喜欢它,如果分析被转向金钱问题。老鼠与金钱有一个特殊的联结。

七、1913I 12/311
《强迫性神经症的气质:对神经症的选择问题的贡献》(1913)

《强迫性神经症的气质》在第四界国际精神分析大会之前由弗洛伊德所宣读。决定神经症的选择的基础是在气质的性质之中并且是独立于促使发病的经历的。气质是发展中的抑制。精神神经病的主要形式通常被列举的顺序:癔症、强迫性神经症、偏执狂、精神分裂症(早发痴呆)对应于(虽然不精确地)这些紊乱的开始出现的年龄的顺序。疾病的癔症形式甚至在最早的儿童期能够被观察到;强迫性神经症通常在儿童期的第二个时期(在6至8岁之间)显示它的初次症状;而其他的两种精神神经症直到青春期之后和成人生活期间才出现。一旦含有强迫性神经症的气质的性构成/组织被确立/建立,自此以后,它从来没有被完全克服过。憎恨的和肛欲的冲动在强迫性神经症的症状学中起着强大的作用。精神分析伴随对性成分的本能、性欲区和因此相对于狭义的生殖功能而对性功能的概念所可能做的扩展的认识而起伏。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对立在前生殖器的对象选择阶段没有出现。性格的形成过程比神经症的形成过程更加不清楚并且更加不便于分析。神经症的发展性气质是唯一完整的,如果固着发生的自我发展的阶段和力比多的发展阶段被考虑。对癔症而言,存在与力比多发展的最后阶段的密切关系,它以生殖器的首要和生殖功能的引入为特征的。

八、1912X 13/26
《图腾与禁忌》(1913)
第二部分:图腾与情感矛盾,(2)图腾与强迫性神经症之间的对比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思考图腾问题的任何人将会认识到:图腾现象是十分熟悉的。神经症患者的强迫性禁止与图腾之间最明显的和引人注目的之处是这些禁止是同样地缺乏动机和同样地对它们的根源感到迷惑。正如在图腾的例子中,最重要的禁止,神经症的核心,是反对触摸;因此,有时被称为触摸恐怖症。强迫性禁止是非常易于移置的。强迫性禁止正如图腾禁止所做的那样在受制于它们的那些人的生活中涉及到大量的放弃和限制;但是它们中的一些能够被取消,如果某些行为被执行的话。此后,这些行为必须被执行:它们成为冲动性或者强迫性动作,并且能够毫无疑问的是:它们具有赎罪、忏悔、防御性措施和净化的性质。禁止与要做某事的本能之间的持续的冲突被称为精神固着。这一心理丛的最重要的特征被认为是主体对单一对象或者与那个对象相联结的行为的矛盾态度。图腾的可传递性是对神经症中的无意识本能固定不变地沿用联想方式转移到新对象上的倾向的反映。如果对图腾的亵渎能够通过包括一些权利或者一些自由的放弃在内的补偿或者赎罪而得以弥补,这证明:对图腾禁忌的服从意味着在它自身中对引起占有欲的某物的放弃。结论是图腾是从外部强有力地强加的、并且指向人类所屈从的最强有力的渴望的原始的禁止。亵渎它的欲望在它们的无意识中固执着;遵从图腾的那些人对图腾禁止的东西持有矛盾的态度。
九、1916B 14/337
《视觉强迫的神话学的对应物》(1916)

视觉强迫的神话学的对应物被提出。在一位大约21岁的患者身上,无意识的心灵活动的产物不仅在强迫性思想中而且在强迫性意象中成为意识的。两者能够相互伴随出现或者独立地出现。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每当他看到父亲进入房间的时候,强迫性词语和强迫性意象紧密相连地进入他的心里。词语是父亲-臀部;伴随的意象把父亲描绘成有手和脚、却没有头或者上半身的裸露的下半身。生殖器没有被明白表示,并且脸部的特征被绘画在腹部。父亲-臀部不仅被解释为主教的尊称的头衔的诙谐的日耳曼化。强迫性意向是明显的歪曲的模仿。它唤起了带着计划好的贬损的目的用他的器官之一来代替整个人的其他的代表物;它也使我们想起导致对带着整个人的生殖器的、并且也对言词,如“我聚精会神地听”,的开玩笑的人物的认同。根据一个希腊传说,[希神] 得墨忒耳(掌农业,结婚,丰饶之女神)来到Eleusis找她女儿,在她已经被绑架,并且Dysaules由和他的妻子Baubo提供住宿之后;但是在她巨大的悲痛中,她拒绝吃少量的食物和喝少量的水。因此,她的女房东Baubo 通过突然掀起她的连衣裙并暴露她的身体来使她笑。在小亚细亚的Priene的挖掘中,一些代表Baubo的陶器被发现。它们展示着一个没有头部或者胸部而有一张被绘画在腹部的脸的妇女的身体:被掀起的连衣裙像头发的冠状饰物一样衬托着脸。

十、1918B 17/61
《从一个幼儿的神经症病史开始》(1918)
第六部分:强迫性神经症

强迫性儿童神经症被讨论。当患者四又二分之一岁的时候,并且他的状态或者易感性和忧惧性还没有进一步改善时,他母亲在转移并提高他的希望中决定迫使他熟悉圣经故事。他对宗教的皈依使前一阶段结束,但是它同时导致了正在被强迫症状取代的焦虑性症状。到那时,他已经不能轻易入睡,因为他已经对作恶梦感到害怕;现在,在他上床睡觉之前,他被迫去亲吻房间里的所有的上帝的画像、背诵祷文、并且在他自己身上和他的床上划无数的十字架的符号。他的儿童期分为以下的时期:
1)直至其三又四分之一岁时的诱奸为止的、在期间原始场景得以发生的最早时期;
2)直至焦虑性梦(四岁)为止的其性格转变时期;
3)直至其皈依宗教(四又二分之一岁)为止的动物性恐怖症时期;和
4)直至其十岁之后的一段时间为止的强迫性神经症时期。在来自他的Nanya的回绝和性活动的开始的结果性压制之后,他的性生活在施虐狂和受虐狂的指引下发展。他对宗教故事的了解给予他升华他对他父亲的最显著的受虐狂态度的机会。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

Powered by Discuz! X2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