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心理咨询_成都心理咨询培训_成都心理医生_成都那家心理咨询所好_成都婚姻咨询_成都青少年咨询-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8|回复: 0

想起一个名叫俞心焦的诗人(转载)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11-14 10:21:19 |显示全部楼层
标签:俞心焦 诗歌 杂谈

分类:文艺小品

   前些天上课时偶然跟学生提过一嘴俞心焦这个人,没有一个学生知道他,我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我的大学时代(1989-1993),北京艺术院校的学生很少有人不知道这个人。他是诗人,中国有新诗以来最好的诗人之一。

   到目前为止,我亲眼见过的人中,我认为可以称为天才的有三个人:一个是我过去在海南岛工作时的同事,45岁左右的三亚本地人老杜,黑高胖子,公司专职司 机,小学文化,但学习能力极强,学什么东西都很快,是一个学习的天才;一个是导演姜文,他是拍电影的天才;还有一个就是俞心焦,他是语言的天才。我判断天 才的依据是:他在不合情理的情况下获得了某种能力,这能力不是由环境、经验和教育造就的,纯粹是上天平白无故地给他的。就是说,天才只是一个结果,没有原 因。

   “百度百科”里对他的介绍是这么写的:

   “俞心焦,原名俞心樵,1968年出生于福建,祖籍浙江绍兴,是当代中国优秀的思想家和代表性诗人之一,广为流传的诗歌有一代名诗《最后的抒情》、成名作 《渴望英雄》、《墓志铭》等,多部对当代中国具有精神前瞻性的长诗,以及小说、剧本、理论著作。1993年,著名诗人俞心焦在上海和杭州的大学里讲学时, 正式提出并致力于推动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他认为这是一场人的全面复兴的运动,是为中华民族肩负起社会正义与文化重建双重使命的运动。

    同年7月,俞心焦在《星光》月刊上发表了《掀起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一文,引起王蒙等许多著名社会人士的回响。同时也收到了许多建议。俞心焦接受许多参与者 和支持者的建议,把中国文艺复兴运动的提法正式改定为“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在以后的几年里,几十位作家、诗人、学者在“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旗帜下,为 推进不受政治意识形态束缚的文化、思想和宗教的自由而发出呐喊。之后,引发了2006年海内外对中国文艺复兴、中国文化复兴的高端大范围讨论。

   俞心焦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绘画创作,是圆明园艺术村不可或缺的成员,俞心焦的绘画作品正如其人,以思想性超越于通常意义上的画家、画作。海外有专业人士预测,俞心焦的作品正逐渐体现出难以估量的艺术价值和艺术市场的空间潜力。”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介绍里的一些说法有点言过其实。说他是“优秀的思想家”,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因为我不了解。我上大学的时候跟俞心焦有很多来往,常在 一起玩,聊天。我大学毕业离开北京后他才搞“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我不了解他的主张。1998年我回北京读研时已经跟他失去联系,听说他在搞政治活动,要 组建一个团体。1999年他就被关起来了,罪名是强奸,当然,稍有智力的人都能一眼看出这纯属扯鸡巴蛋。2007年心焦出狱,开始画画,我的一个学生陈舒 在杭州见过他,还跟他提起我,心焦跟陈舒说要我请他吃饭。但我一直没再见过他,也没见过他的画。——顺便说一句,我相信俞心焦能画出与众不同的画,但不是 特别相信他的画能有“难以估量的艺术价值”。

    在我眼里,俞心焦只是一位诗人。那时我也写诗,也发过一点。但是,跟他相比,我的诗歌天赋差得太远。这不是什么瑜亮之分,而是天才与庸才的天壤之别。我几 次亲眼见过他怎么写诗。比如有一个夏天的夜晚,我和几个人到俞心焦在清华附近租住的小平房玩,我们提出想去铁道上走走,他说他不去了,想写点东西。于是我 们几个人(我记得其中有后来做了戏剧导演的张广天)沿着铁路线走,边走边聊天。天亮时我们返回他的住处时,他已经写好了几首诗(大概3首?),我看了一 下,都不错。当时我就想,我也别想着当什么诗人了,老老实实读读人家写的诗得了,还是干点别的什么吧。

    我印象中俞心焦没上过什么学,可能在初中就辍学当养路工了,但他读过不少书。他从少年时代开始过流浪生活,主要在北京和杭州的“边缘艺术青年”圈子里混, 完全没工作没收入,全靠朋友接济过日子。他在大学里颇受追捧(当然,也有少数讨厌他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人带他去食堂吃饭,所以也一直没饿死。——想起一 个细节,有一次我和俞心焦在张广天家吃饭,广天亲自做菜,俞心焦吃饱了,心满意足地说了一句:“吃着吃着就饿死了。”——俞心焦这样的人,完全是80年代 文化狂飙突进的产物,放在今天,绝对会被认为是个疯子,但那时,中国遍地都是疯子。那时我也有点疯,后来慢慢变得平庸起来,对太多的事物做了妥协。我不后 悔这些妥协,因为一个时代必有一个时代的命数,一个人也必有一个人的命数。对于我来说,我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我能做的也就是守住底线了。

    一代人的花朵还没真正结出果实,就被雨打风吹去,留下的只是遍地落英。俞心焦的诗歌,毫无疑问是这落英中最美的花朵之一。他的诗歌有一种在非常日常的生活 情景里采撷意象的能力,有种“火中取栗”般的迅捷和机敏。语言口语化,富于节奏感,适合朗读,因此也适合传诵。最重要的是,他的诗歌有趣,好玩,善于用不 正经的方式说正经的话。这一点跟海子诗歌有明显区别。海子是庄重的,沉郁的,超越性的。他们都有张扬之处,但海子的张扬是在天上,仿佛神谕,是在离地很远 的地方建构起一个完整的精神世界,而俞心焦的张扬是在地上,是人间宣言,是在世俗生活的基础上做拔高和提升。

    贴几首心焦的诗在这里。转帖时有些分段我觉得不对,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分了段,不知道是否完全对。他的作品很多,但只是零散地见于过去的一些非正式出版的诗 歌印刷品和现在的一些网站,甚至在当时都没有出版社愿意为他出版一本正式的诗集。俞心焦到处瞎混的时候还没有网络这个东西,他主要靠油印稿来传播诗歌,我 曾经有过他的一些油印诗集,其中还包括他的长诗。后来在无数次搬家过程中,我留下的那些油印诗集全部都弄丢了。下面的短诗是他的几首代表作,转帖于别的网 站,但长诗却再也找不到了,说起来是有些遗憾的。希望他还保留着自己的长诗。

    在2009年的某天夜晚我想起一位诗人,这事听起来似乎确实有点古怪。我还真不是缅怀什么或者纪念什么,我早就过了动不动就缅怀的年龄了。我只是再次读到 了几首有意思的诗歌,觉得这些诗歌实在有些流传下去的价值,就贴在了自己的博客里。至于跟80年代有关的种种那一切,我不想做更多的评价,说起来太复杂, 虽然在客观上,那些东西构造了六十和七十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精神的底色。——此刻我听到的,只不过是大火熄灭后余烬的噼啪作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

Powered by Discuz! X2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