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熊玲专栏 > 熊玲专栏

熊玲:觉知我-你关系

作者:熊玲 时间:2009-06-12浏览次数:1045

 
 

 
 
 
精神分析治疗神经症技能培训
 
第三课:精神分析与神经症的关系位置
                          
      1 在关系中的身份位置
      2 在关系中的治疗位置
      3 在关系中的流程位置
      4 在关系中的移情与反移情 (体验、表达)
 
    人作为自然人是生物性的,是与谁也不相干的个体。人作为社会人是精神性的,本质上是关系人,是与外界人和事息息相关的关系个体。
 
    精神分析是一种我-你的关系结构。精神分析情景,是治疗师与来访者一起共谋上演的“精神话剧”。在如连续剧一样的短程或长程的精神分析情景中,他们双方赋予了精神分析情景怎样的风情与景点呢?剧情发展中,或许温和-缄默-尴尬-愤怒-惊喜-恐惧-神奇-开放或舒展,它是缺乏导演的,完全没有预设(彩排)地自由也不自由地上演着。
 
    治疗师在关系中的位置觉知力,是掌控关系和建构关系的关键,是使咨访关系良性循环的基质。
 
    位置觉知,指的是治疗师需要时刻觉察自己和来访者,分别所处的——主导情绪、内心感受、主观观念、治疗愿望与目标等,是什么?在哪个范围?处于那种程度?
 
    治疗师怎样“望、闻、听、切”(中医学的基本技术,犹如心理学的观察、感觉、倾听、感受和体验),决定着“精神话剧”的展开与否,深入与否,圆满与否。
 
 
 

 
   
 
 
    1 在关系中的身份位置:
 
    现实身份——
 
    相对分析师,你的现实身份是刚上路的咨询师,还是资深治疗师,是权威,还是朋友,是救助者,还是志愿者,是培训教练,还是存在人本主义者,是灵修大师,还是后现代专家,等。你在来访者面前感觉自己像是什么?借着来访者,你能知多少你的自我?
 
    相对来访者,通过他的语言和非语言会凸现出一个什么样的他。即在你眼里他是病人,神经症患者,人格障碍者,控制者,迫害者,受难者,失落者,还是其他什么?你感觉对方像是谁,凭借你的感知觉,能闻、听、看、触到多少个他的自我?
 
    分析师的所有身份都是隐性的,来访者的所有身份是凸显的。分析师需要明察自己和来访者时刻处于的身份位置。
 
    象征身份——
 
    相对分析师,犹如观察者(忠实的看客、听众);像个侦探(痴情于剥笋似的探秘);像游走在黑白两道的侠客(饱受着直面、对峙、阻抗、排险的艰辛,也享受着雾里看花,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浪漫)。
 
    对应来访者,犹如演员,或真实或虚假的地表演;犹如肇事者,或破坏性或防御性;犹如申诉者,或控诉或懊悔。
 
 
 

 
   
 
    2 在关系中的治疗位置:
 
    分析师:作为接纳者,你的接纳度有多大?作为容器,你是否有足够的容力,又是否有扩容与收紧的伸缩性?
 
    容器的好坏不在它的容量大小,而在它的质地是否让人感觉亲柔、坚韧、真实、可靠。
 
    假如你总是一个接纳者或容器——无原则的父母位置,来访者就总会处于退行的婴儿状。假如你总是一个分析者或评判者——施虐的权威位置,来访者就总会处于被控的受虐位置。
 
    当来访者处于“冒犯者”或“纠缠者”或“操控者”或“刁难者”或“依赖者”时,你能做到多少接纳?你如何面对来访者对你的不接纳?如何应对来访者让你的不舒服?
 
 
 

 
   
 
    3 在关系中的治疗流程位置
 
    初始阶段——
 
    来访者涌现的是“急诊患者”的气势。你的“怠慢”可能造成来访者脱落。
 
    来访者呈现的是着急,审视与怀疑。
 
    分析师的心境犹如“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有点彷徨的孤傲、审视,有点跃跃欲试的轻躁狂,有无所不能感,也有上阵前的正常焦虑。
 
    分析师的“术前”准备:放慢下来,清洁心境,清理情绪,不萎不亢。
 
    深入阶段——
 
    象征性理解:
 
    来访者呈现出更多的症候(如急惹-忍耐,愤懑-压抑,麻木-冲动,依赖-焦虑),分析师的治疗位置:疗程门诊。其任务是倾听、观察、初始诊断,或清洗、抚慰创口。你的来访者,是一手牵着痛苦,一手抱着希望与疑惑的无助者。
 
    分析师的情绪或许陷入复杂万千,觉知你情绪的性质、情绪来源是核心工作。通过你的反移情,觉察来访者复杂的内心世界。
 
    分析师犹如漫步在荆棘丛林的探险中(饱受着直面、对峙、阻抗、排险的艰辛),你的策略是不带伤害的触摸每一个险情点。你使用的药物,是有关可接纳和通过险情的技术。其中心术(人格魅力)是主药。
 
    来访者与你的关系中,犹如学摔跤的运动员,在悟与痛之间轮回,又因痛的轮回而更痛。你能否使来访者接受痛定思痛?
 
    分析师会遭遇怎样的险情,如何处理来访者使你的不安?
 
    这一阶段是发现和揭示事实,是对真实的投入阶段,总是辛苦的。
 
    你始终处在与来访者心灵碰撞的“一线”。你的心理经验和技术功底同等重要。
 
    随着治疗的深入,分析师体验着雾里看花,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浪漫。
 
    分析师的心境处在“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痛并快乐。
 
    整合阶段——
 
    来访者或许是:青春梦方醒的失落者;受难者之后的振奋者;恋恋不舍的依赖者;跃跃欲试的彷徨者……
 
    分析师的心境是另一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体验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轻快和完满。
 
    其实,你与你的来访者共处在这一心境。
 
    4(一对一咨询体验,角色互动:感受移情与反移情)。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商业转载,请先联系)

 

 

 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    熊玲  2009.6.10

 
     

   熊玲相关文章:

    希望的陷阱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蜀ICP备028268521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