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心理咨询_成都心理咨询培训_成都心理医生_成都那家心理咨询所好_成都婚姻咨询_成都青少年咨询-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21|回复: 0

《充满激情的婚姻》摘译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7-11 15:01:1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这里本来是为了解决我们之间性问题的,但你却帮助我们意识到更大方面的问题。” 凯伦和她的先生在结束[url=http://yhanpsy1.blog.sohu.com/psych/action-tag-tagname-%D0%C4%C0%ED.html]心理治疗[/url]后准备离开我的办公室时对我这样说。她微笑着,充满感激之情。她说这话的时候,象是一个人跌倒在地,却突然发现了新的机会,而并非心怀羞愧发现问题之严重。

   凯伦和她的先生乘飞机来到我居住的城市做为期三天的强化心理治疗。第一次治疗时,是57岁的凯伦的先生——凯恩先开口的:“我们的
关系不错,我们不过想让他更好!凯伦一直要求我和她一起来学习解决我们之间的性方面的问题,但我让他等了二十四年!”

   53岁的凯伦,将在我们既后的治疗中不断显示出她的勇气。“采取主动现在成了我的责任。五年来我们间性关系让我很不快乐,非常非常不快乐,所以我研究遍了但是一流的性治疗专家。我和凯恩后来找了其中一位,我们做感官集中练习……我的治疗师觉得我们在性方面简直是模范夫妻——我们总是看起来要比我们实际感觉要好得多。”凯恩在边上静静的点着头让凯伦当主角。

   “我们的性生活已成公式化了”。凯恩补充说。“我知道我应该更勇猛一些,但是实际上我没有做到,我对凯伦有些内疚。我在性方面的动机大多是生理上的。近几年,我的性冲动大降了不少。”

   “我的缺乏性欲一直是个问题。我从不想要性直到我们开始做爱。我喜欢抚摸的快感和高潮,但一路问题多多。去年年底我试着用服用雌性激素,它帮我变得润滑了一些,但对我的欲望于事无补。我甚至试了六个月的雄性激素,但没有任何效果。”凯伦说。

   好像突然意识到他们一下子暴露了这么多,他们陷入一阵沉默。沉默了几分钟后,我问:“还有什么其它的我需要知道?”

   凯伦缓慢的说:“我还有个很难启口的问题。我挺烦我自己的性幻想的。凯恩知道这,因为我们做爱时我经常迷失在我自己的性幻想中,凯恩能够看出来我心不在焉。在我们做爱时,我一点也不兴奋,我只好开始幻想,我知道这不好。”

   “你有多少时候在与凯恩做爱时会迷失在自己的性幻想中?”我问。

   “再做过一些性治疗后,我现在少多了,但还是有。但我现在想和凯恩实实在在在一起啊!”

   “是啊,是我们的进步。我现在有些时候能够拥有她。过去,她大约一半时间都`走掉了'现在只有25%吧。”凯恩说。

   “从95%到50%。”凯伦温柔的说。她注意着他的反应,小心翼翼不伤着他。“我真得很羡慕凯恩那么快就能冲动起来。他是一个出色的爱人。他总那么耐心,总等着我。如果我兴奋一点,他就会更冲动。我真希望自己快快冲动起来,甚至在凯恩没碰我以前就冲动起来。”

   “还有些其他的什么吗?”我接着问。

   “两个月之前,我告诉凯恩,我觉得他穿的衣服不性感。我说:`我会被性感的男人所吸引,我很想对你有这种感觉。'”房间中突然开始有了一点
焦虑的气氛。

   “我并不是一个性感的男人,我并不想装作我很性感。”凯恩说。

   “我是在另外一边,装着不性感,我通常不敢把我心中的开关打开。”

“哦,多奇怪啊!你一边没有欲望,一边隐藏你的性感。我的欲望却在消失,我希望我也有些什么可以藏起来的。”

   凯伦伸出手来要安抚一下凯恩,但看着凯恩一直板着的面孔,她缩回手来,脸上一种受伤的表情。

   我试着将话题向前推进:

   “看来, 你们两人在和你们的欲望玩躲迷藏游戏。你们做爱有多频繁呢? ”

   “过去5到10年,一周一次吧。” 凯恩尽管显出一种不在乎的神情,语调中却有些不安,“哦, 如果我欲望来时, 天天晚都想做。”

   凯伦试图表达出两层意思: 一层显示她的倾向性,另一层是在安抚凯恩:“次数不是关键的, 主要在于质量,我希望在我们做爱时那种情感被解放的感觉。现在大多是在星期六早上。”

   “那是因为你们在那时都更放松更有活力,还是因为你们反正都在床上, 不需要任何人采取太多主动?”

   凯伦迅速回答:“因为那不需要什么主动和创造性。”

   我注意到凯伦并不都需要强迫性地支持凯恩-或防卫自己。她可以只是坦诚地表达自己。

   凯恩同意道:“如果那天做的感觉不错, 我们通常就不会再来一次,因为我们有些担心下次会失望。”

   凯伦说: “对我恰好相反, 如果好的话, 我想再来一次。”

   “你要?”我补充说:“并非你应该做啊。”

   “我不知道, 有时凯恩没回家时我会想着做这事,但他一回来我就不想了。”

   “等一下,” 我插进来, “ 你的意思是: 你有很多性幻想的形象,因此你很冲动,但一开始做爱就没了?这和我原来理解你说的很不一样啊!”

   “是的。”

   听到以上这样的对话,你不觉的很好奇吗?乍听起来凯伦有很强的性幻想。分析这样矛盾的性行为会给他们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对凯伦而言,缺乏性冲动和性幻想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我却在想这两者之间也许有些关联。

   后来凯伦告诉我说她几乎每次性接触都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达到高潮。对于凯恩,达到高潮从来不成问题,尽管在他们结婚的头几年,凯伦很少碰他的阴茎。凯恩却正好相反,他常常抚摸凯伦的胸部和生殖器,希望她可以兴奋起来。他在每次射精之前都会保证凯伦已经达到高潮。凯伦一半嫉妒一半抱怨的说:“他的勃起从来不成问题。”

   凯伦还告诉我说她近几年在性方面更主动了,并且大胆尝试新的东西。她经常抚摩他的阴茎并时不时地趴到他身上做爱。她说:“今年我尝试了两次口交,这可是我以前从没做过的。”

   “但她还是不太喜欢那种方式。” 凯恩补充到。

   凯伦有些防备地说,“我在那时感到不妥当,特别是他在我里边的时候。”

   “为什么会这样呢?”

   “舔尝自己的阴道让我很不舒服。尽管读过很多妇女解放的书,我还是觉得这样做是不洁净的。”

   突然间,另一扇感情的窗户被打开了。“舔尝你丈夫的阴茎不会让你难受吗?”
“现在不会了。”

   “这可是很有趣的一种
自我拒绝的方式。你认为你伴侣的生殖器比你的干净。”

   凯伦一下子睁大了她的眼睛。虽然她已经认识到一些自己的特点,现在这些东西却以她从没预料到的口交的方式呈现出来。

   她不太开心地说道:“我一直都在拒绝我自己。我也不喜欢这样。”
      她的沉默意味着她已到达了个转折点。我不想逼她在还没准备好之前说更多的东西,于是补充性的说道:“你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告诉了我很多的东西。还有什么别的东西我应该知道的吗?”

      凯伦和凯恩相视了很久。凯伦最后转向我说:“我担心我性幻想的内容。”

      “怎样的幻想?”我意识到我们在进入一个全新的层面。

      “一个或几个男的用痛苦卑劣的方式强迫我做爱—自虐和被虐的幻想困绕着我,因为它们会让我兴奋。尽管现在好些了,但我还是会受它们的搅扰。”

      “怎么好些了?”

      “还是会有一个或几个有权威感的男人让我做这做那,但现在是另外的物体让我兴奋。有的时候我让他们教我如何做爱。这些幻想更像是两厢情愿的。但我还是感到内疚,特别是在和凯恩做爱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你的冲动方式和性幻想是很常见的?”

      “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吗?是什么造成这些的呢?”

      “以后我会很乐意讨论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不想谈
理论。让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在你的体验上吧。”

      “对于这点我没什么可说的了。” 凯伦有些失望,等了等看我是否会告诉她想听的东西。我没有这样做,于是她转移了话题。

      “事实上我现在不采取主动是因为我不想被怜悯、被欺骗。体形偏胖一直是我的一个问题。” 凯伦注意到我在看她,于是说:“我现在没那么胖了,但在我年轻的时候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有时我会幻想脱掉所有的衣服,只戴一条项链上床,但我没那勇气。”

      我停了一会儿,然后小声问道:“是缺少勇气,还是缺乏统一性(integrity)?”

      “统一性?”

      “要透过你的性行为分析你自身。当你面对只戴根项链的你微笑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凯伦对刚才关于口交的分析还记忆犹新。“我是自惭形秽,对自己说自己不漂亮,只有漂亮的女人才可以那样做。但这和整合性有什么关系?”

      “从你的描述中可以看出,你真实的自我和期望的自我之间缺乏统一
人格。事实上,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在我们讨论口交的话题中你说到‘我不喜欢我那样’。那时候你就已经触及到了整合性的问题,和不仅仅是生殖器的问题。”

      “太正确了!我这辈子都觉得自己不够好。”

      “对谁不够好?在哪些方面?”

      “我曾经认为是对凯恩不够好,甚至是对其他任何人!我不能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表现出色。”

      “你认为这是整合性的问题吗?”

      “我想是的。”

      “那在体验你自己的阴道时是否有同样的问题?”

      “什么?”

      “你认为凯恩的阴茎是干净的而你自己的却是脏的。你不是在做爱时自惭形秽吗?你从来不觉得凯恩从你身上得到了比你更多的满足?”

      “你已经不是在谈论性的话题了!这涉及到我一生的故事。每个人都从我身上得到比我更多的快乐。这使我很生气。与其说我是属于我自己的,不如说我是属于别人的。我都惊讶我可以这么长时间地回避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透过性行为看到真实的自我。”

      我们的谈话已经开始谈到凯伦的人生经历了。凯恩认为这回轮到他讲了。“您可以与我一道,透过我们的性行为来分析我们自身吗?”

      “当然可以。尽管这听起来会有些奇怪,但性似乎对于你们俩都不够亲切。凯伦是迷失在性幻想中,而你的性冲动则来自于荷尔蒙的驱使。你想缓和你们性关系中的紧张状态,但这却并非是因为你渴望得到凯伦。你认为问题在于你的荷尔蒙在随着你的年龄而减少。但是如果你想让你的性生活保持活力,你就不得不学会成长—我们都得这样。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从好色的驱使转到对凯伦的渴求上,即是想与她分享什么东西的渴望。这便是从男孩一般没有感情的性,到男人成熟的性的转变。”

      凯恩虽然说得不多,却听得很专心。“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你的性行为。你并不知道凯伦什么时候心不在焉,这要么是她演得太好,要么就是你根本没有多少走近你爱人的体验。就像你童年的家庭一样。”

      凯恩抑制住他的惊讶。“我们彼此相爱,”他说:“但我和我家倒是有些疏远。我们交流思想,却不彼此拥抱,也不交流情感。大多数时间我会在自己房里看书。”在回忆了一下童年之后,他转到了另一个话题。“凯伦喜欢为了做爱打扮一番,即使是根项链。她希望我也盛装起来。我却从来都怕引人注意,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在外边。那样就不是我自己了。我真的需要那样做吗?”

      “我不能替你回答。听起来你想保持你成长过程中的形象,尽管你现在已不愿意再在那个房子里呆了。还是你自己决定你想不想继续那样的生活吧。”

      “我在这些方面不如凯伦。”

       “你也许是不如凯伦,但你们有着相同的问题:你也想摆脱自我形象的束缚—穿得好些、做个性交对象。一旦你不用在乎衣着,你便不用面对自尊的不足。”

      凯恩点点头,与其说是表示赞同,不如说是为了让我继续说下去。他需要时间思考,我也就不逼他了。

      于是我转向他们俩说:“你们上床的时候应该做一回你们认识的自己、或者是你们期望当中的自己。这并不意味着你们现在就不是你们自己了。转变的过程甚至可以让你们的行为超越自我形象。在我们朝着我们期望的方向努力的时候,我们才会成为我想做的人。但是你们必须作出这个决定。”

      我向凯恩点了点头。“拒绝穿得漂亮些是为了抵制来自与凯伦的压力,还是对你的焦虑和不安的反应?如果你真的觉得穿上那样的衣服就不是你了,那我希望你还是别买它们的好。我从不鼓励任何人背叛自己。” 凯恩似乎是在琢磨我是否是他站在他那边说这话的。

      凯伦开玩笑的说:“他觉得穿好一点就是像憨豆先生那样。”

      “不管怎样,”我回答道,“那是他的身体。如果你看重打扮,那为什么不去找找新款的项链呢?有个客户曾经对我说:‘医生,我终于明白了。新的生活并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在生活中活出新的想法来。”

       凯伦和凯恩再次相视良久。他们静静地、满怀希望地离开了我的办公室,彼此牵着手,陷入在沉思当中。

      第二天,凯伦和凯恩微笑着走进我们第二期的心理辅导。他们坐在沙发上比前天距离更近。“昨夜的性生活非常的不同!”他们两个都主动地说。凯伦自豪地说: “我只带着一条项链走进了卧室!凯恩不敢相信所看到的,眼睛都快蹦出来了。当我们开始时,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那对我来说非常的不寻常 – 没有性幻想。”凯恩微笑得表示同意。

       “你尝试了一下自我肯定 (self-validated) 的亲密方式。这是热烈的性与亲昵行为的关键。”

凯恩看上去有一点不解,随后又豁然开朗起来。“ 我记得你在配偶修养会(Couples Retreat)中讨论过自我肯定的性关系。即你不期待你的性伴侣接受你所表现的自己,而是你展示给性伴侣你真实的自己。但是这个说法跟我们所作的有什麽关系呢?”
“当你只带一条项链的时候,你不就是在这样做吗?当你分享你的想法时,你没有集中想性伴侣可能会做出的反应。这不是更好的例子吗?”

      “现在我明白了!”凯伦觉悟地露出笑容。

      “我想我比凯伦慢一点。我采取了与平常一样的动作:我问凯伦想让我做什麽,没有提出我想要做什麽。”

      凯伦接着说:“我认为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自我肯定的性关系。我们做爱的时候我脑袋里想的是凯恩。我告诉他我的幻想。我想象我正在去一个性俱乐部,那里男性照顾女性,并给她们性的高峰体验。凯恩听了几分钟,然后我说,要不你先离开一下再回来,看看会有什么事发生?他离开了,这引起我联想到更多的画面。我都告诉了他,并照着我想到的去做。这真是不可思议。”

      “我从不怀疑行为需要跟着内部协调而动。” 凯恩有些不明白,于是我说:“分享幻想就是你们内部协调的结果。你们没有靠抚摸对方来达到情感上的协调。你以前想用抚摩生殖器等方式沟通情感,这样行不通你便认为是技术上的问题。如今你也许才明白自己以前瞄错了目标。”

      凯恩想了想说:“等等。这不是和你上次讲到的行为带来自尊相抵触吗?我们谈到上床时我要穿好看的衣服,而凯伦只要戴条项链就好。你说我们可以通过做一些超越自我意识的事来提高自尊。”

      “我很高兴你如此思考,可是我并不认为我自相矛盾。如果你想拓展你们之间的性关系,你就必须做一些超越自我的事。与此同时,你必须和伴侣有一个基本的协调,让它来指引你们的性行为。你这样想就会明白了:你用身体的哪个部位触摸她呢?是用你自我感觉最好的部位,还是你自认为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是后者,你们就会失去感情上的接触,于是借助触摸生殖器来解决问题。

       凯伦意味深长地看着凯恩:“我意识到我们在一起时我并没有和‘你’做爱。我把你我排除在外,没能享受我们可以实现东西。”

      “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如此!/我也是!you are not the only one!”

      “这可是个重大的发现呀!”我强调了一下发生在他们之间的变化。

      “还有呢,” 凯伦骄傲地说。“今天早上五点钟时我就把凯恩叫起来做爱。这又是个第一次—我从没这样干过。我躺在床上产生了性幻想,并告诉了凯恩。幻想里凯恩到酒吧接我。具体的讲,是我先去那里等他。”

      “听起来这不仅是场幻想。你想让它成为现实吗?”我问。

      “当然!但在今天早上的幻想里,另一个男人坐在我身边并想把我接走。他说:‘你和丈夫约在这里见面吗?’我说,‘不是的,他只是来这儿接我,跟你一样。’他有些嫉妒。我便告诉他可以观看,但是得站到一旁去。他在一旁观看的想法让我兴奋起来。凯恩随后出现了,穿着性感的真丝衬衫。我们接了会儿吻,便开始做起爱来。”

       凯恩说,“我们昨晚做爱的时候,凯伦教我如何挑逗她。她说话的方式让我很兴奋,就像抚摸我一样。”

       “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你不只是把挑逗当作一种抚摸的方式。你说的是一种态度。如果没有情感上的投入,挑逗也没什么用。”

      “还有呢!” 凯伦有点脸红:“我舔尝了我自己!这是我性幻想的一部分。我上次给你讲的时候,觉得那是很尴尬的体验—就像体检一样。而这次我告诉凯恩说,‘我想舔你的阴茎,但要在你插入之后。我觉得同时舔尝我们俩会比只尝到你的要好。’这次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没有一点的恐惧或反感之情。”

      “那晚最后,凯伦都落泪了。” 凯恩不敢完全肯定这是否是件好事。

凯伦说:“我感到那么爱他。这刺痛了我— 是种苦中带甜的滋味。我意识到我们不能永远在一起。我的性幻想并没有排斥他,而是把我们结合在了一起。突然间,虚幻与现实结合得那么紧密。于是我哭了好久。”

      “听起来这显然不是自闭的性行为!你们挑战自我,因此做爱极其热烈。”

       凯恩点了点头。“当这一切发生之时,我都怀疑是凯伦在扮演一个角色呢,还是她有我从没见过的另一面?我像是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我现在57岁,她53岁,我们在一起都26年了,我真的难以相信我们还可以做到这样!”

      “你们所指的信念是相信自己吧?我说得对不对?”

      “是的!” 凯伦回答道:“正是如此!好象里外翻了个个儿。那感觉太好了!我对我的幻想有了新的认识—现在它成了我们做爱的资源。总之,这才是‘做’爱。我可以感觉到不同!”

      “那么如今透过你的性行为,你看到了什么?”

       凯伦停了停说道:“一个女人。我再也不会因为我的性幻想而犯窘了……事实上,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不知道我是否能跟得上这位全新的女性的步伐。” 凯恩在赞赏凯伦的同时也在告诉我他的不安。

      “你不能,如果你用那种自我打击的方式接近她的话。”

       “我认为他可以!我喜欢看到他小男孩般的兴奋和顽皮—特别是因为这与他成为小男孩无关。是他里边的‘男人’气质在加紧地迎合我。事实上,凯恩在我的幻想里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变化着声音和习气。他以前从会不那样做!”

       凯恩有点经不住如此地恭维或揭露。他转换到另一个重要的话题:“我现在老了,可以在性交是持续更长的时间。我曾经以为这可以让我们尝试更多的体位。现在我不那样看了。我们可以休息。我不应让她像我以前一样推迟她的高潮。” 凯恩长长地看了凯伦一眼
。“我意识到我之前是多么地以高潮为中心。如果你一个星期之前问我,我还会否认这一点。我意识到我总是让凯伦先达到高潮,因为我害怕在我达到高潮之后就不会勃起了。这只是另外一种以高潮为中心的形式,不是吗?”

       凯恩并非真正想得到答复。我们又谈了几分钟。凯恩有些颤抖地走出去,而凯伦看起来有些为难。

       第三天,也是最后的一个疗程,凯恩一来就充满活力地说道:“我们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但却没来得及好好看一下您居住的美丽小镇。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做爱上。”

      “我有个交换角色的想法,” 凯伦说道,“我让他瞧了瞧勾引我的方式。”

       “我们从没做过这样的事,” 凯恩补充道,“我开始习惯了这个新的凯伦。我们把话题带到了床上来。”

       他们解释道,前个晚上,他们成功地讨论了一场困扰他们婚姻生活15年之久的经历。

       他们的传统是,要轮流在结婚纪念日的晚餐给对方一个惊喜。十五年前,凯伦把凯恩带到一个度假胜地,可以在温浴里做爱。凯恩像是受了恐吓一样达不到高潮。他的反应是让凯伦放弃来羞辱她。这一反应伤害了凯伦,并开始让她怀疑自己。几年后她在性方面的表现都不积极。

       “昨天晚上我们讨论到了这件事,” 凯伦说。“并且我采取了主动。我把他的手拴在床上。”

        凯恩的脸红了。“总是从凯伦身上得到好处让我觉得自己很自私。”

      “你喜欢每次出去吃饭总是别人付钱吗?”我问道。

      “不是的。” 凯恩意识到这个问题针对的是他。“你是指我对凯伦的付出可能是自私的?”

      “这由你决定。听起来让她带给你性欢娱是对你的个性与自我价值的挑战。”

       “太谢谢了!” 凯恩抢着说,“继续吧,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了!”

       “你喜欢把你的太太送入‘轨道’,然后听她呻吟。为何不让她感觉一下自己的性能力,听你呻吟呢?如果你自己觉得很感慨的话,为何不把自己交给她呢?”

       “真希望我们更早就能那样。”

       “是什么让你认为你们可以提早办到?你们昨晚那样是你们一步步努力的结果。你们现在开始经历的性生活不是孩子或者不成熟的大人办得到的。你不该指责和拒绝自己。”

       “我只是希望我们早些分享这些就好了。”

       “人达到性成熟是要花时间的。”

      “至少我们上路了。我以为我们的蜜月会是如此。昨晚我们还做了件很久没做的事。在我们结合的时候,I did her。”

       “是的他做到了!” 凯伦微笑着说,“
但我认为这真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性。这关系到我们曾经如何,从那里来,以及会变成怎样的人。”

       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表达了。

原文地址:http://yhanpsy1.blog.sohu.com/168222133.html
译者:韩岩 摘自:<充满激情的婚姻--在一个长期的承偌的关系中>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

Powered by Discuz! X2

Copyright since 2006, 成都市金牛区蓝色天空心理咨询工作室

回顶部